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43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一】

黎莘歪在美人榻上,望著面前喋喋不休的男人。

這個眯縫眼兒,咧嘴唇兒的男人,是莞南里出了名的皮條客,名喚馬三的,真名就不可考究了。

她從桌上的果盤里剝了一枚荔枝吃,一邊聽著馬三喋喋不休,一邊卻想著最近這叫人熱的生燥的天氣。

「哎呀,夫人若是見了那小子,定不會讓您吃了虧的,」

馬三說的唾沫橫飛,

「您要是怕貨不正,提前受用受用,也是可行的。」

他說到這裡,眯縫眼兒笑的就更細,跟一個白胖饅頭上用刀剌了兩下似的。

黎莘撇撇嘴,暗想女媧捏他的時候可真夠敷衍的。

她揮揮手招了管家上來,纖指一戳馬三的方向:

「去驗驗貨。」

她自己是懶的做這些的。

在這南三省,誰人不知她的脾氣,馬三但凡敢摻了一絲假,明日就能讓人丟進臭水溝裡去。

「多謝夫人,多謝夫人。」

馬三喜不自勝,接了管家遞來的一袋子銀元,小心翼翼的摸出一塊,在耳邊聽了個響。

嗬。

黎莘可不愛見他這副尊榮,說白了他不過是個二道販子,接手一些「貨」來買賣,平時無事就幫人「牽牽線」。

馬三和管家走後,黎莘用手掩唇打了個哈欠,一副困頓的模樣。

傭人便湊到她耳邊,輕聲道:

「夫人,小五爺又在園裡鬧呢,您看……?」

黎莘蹙眉斜她一眼:

「園裡那麼些個人,偏他事兒多,怎麼,我還得聽他指使了。」

她生的貌美,若濃桃艷李,一對雙燕眉,眉弓一挑,只覺得風流嬌麗,偏又多一絲鋒銳。

眼下一粒美人痣,秋波流轉,甚是動人。

傭人卻不敢惹她著惱:

「夫人,是園裡使人來說的,那小五爺,不見夫人便不肯出台呢。」

小五爺又喚作蕭雲和,在園裡行五,被捧出了幾分名氣,便稱他做個小五爺。

黎莘只笑一聲,眉眼卻不動:

「稱他一聲爺,真當自己是個頂頭的了?」

傭人不敢答。

園子是原身買來玩玩的,裡頭的那些個,按照原身的想法,不過是個「玩意」,興致來了就寵上一寵,從不曾真心喜愛過。

黎莘為了不讓人懷疑,自然要兢兢業業的扮演好這種「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浪女角色。

這個世界雖然類似近代的民國,然而黎莘發現,這裡的男女地位有些微妙的不同。

倒不是說女尊男卑,但和近代男尊女卑的地位相差甚遠,甚至於,女子的地位比現代更高一些。

男人能玩女人,養小婦。

女人同樣能玩男人,養小爺。

還不是那種遮遮掩掩的,是光明正大的,沒人覺著奇怪。

甚至於軍閥之中,同樣是男女各據半壁江山,黎莘沒記錯的話,原身的「姐姐」,就是這南三省的頭頭。

所以她大可以隨心所欲,丈夫死了,無所謂,她想再嫁也可,不想嫁了,就養著男人玩玩。

偏原身也不是二世祖,藉著姐姐的名頭橫行霸道,她們姐妹之間,是利益和親情的結合體。

她出錢幫她養兵,她給她權勢,就這麼簡單粗暴。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