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44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二】

黎莘以手為扇,在頰邊揮了兩下,露出幾分不耐:

「叫備車來,我倒要看看,他又想作什麼妖。」

傭人忙不迭的應下了。

暑悶難耐,黎莘著了身輕便的旗袍,發絲一籠,便由傭人打著扇撐著傘送上了車。

園子離的不大遠,約莫十幾分鐘的光景,司機就說到了。

她買的園子,自然沒人不識得她的車,黎莘不過理了理裙擺的工夫,外頭伺候的就點頭哈腰的迎上來,將她車門打開:

「夫人。」

格外恭敬。

黎莘撫了撫鬢發,眼眸斜里往下一瞥,作出冷淡神情:

「人呢?」

迎客的最擅的,便是察言觀色,更別提面前是實打實的東家主子,她眉毛挑一挑,他都得說個所以然出來。

當下立刻將黎莘口中的人和小五爺對上了,一抹額頭的汗,諂笑道:

「在呢在呢,在屋子里等夫人呢。」

黎莘冷哼一聲,抬了下頜便往里走。

園子前頭搭著戲台,後頭設著廂房,不管來者想聽聽戲,捧捧角,還是尋個快活,沒有做不到的。

蕭雲和得寵了一陣,住的屋子也不敢差了。

起碼單獨還辟了個院子,陳設的頗見風雅,古董金銀應有盡有。

黎莘方到屋外,就聽裡頭在摔杯砸碟的鬧脾氣:

「你去喚夫人來,夫人不來,我便不出這台了!」

雖是個男子嗓音,卻柔婉綿密的,尾音還搭點軟,像是個嬌嬌糯糯的小姑娘。

黎莘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沒想到原身好這口……口味不是一般的重。

雖然知曉這是半女尊世界不可避免的,黎莘作為現代人,依舊有些接受不了。

好在她表面功夫絕佳,面上一點都看不出來。

聽完裡頭的「大戲」,她適應完畢了,就使人上去開門。

敲門?不存在的。

她沒直接踹開都很給面子了。

主事的可顧不上蕭雲和怎麼想,往日他驕縱跋扈那是有黎莘捧著,如今東家都惱了,一個小戲子又作的什麼數。

門一開,裡頭哭的梨花帶雨的蕭雲和就愣住了。

黎莘往他面上轉了一圈,見他當真是男生女相,桃心臉,水彎眉,杏眼明仁的,確實惹人憐惜。

……前提是,如果他不是個男人。

她完全不介意男人比女人貌美,但對於比她還像女人的男人,她實在是,下不了嘴。

更別提他這身稚嫩氣兒,一看估摸著都未成年。

黎莘暗罵原身一句:

「禽獸。」

蕭雲和自幼就跟了師傅入了這大染缸,看著是單純,實際上還有幾分精明。

這不,背著黎莘哭哭鬧鬧,一見她真人,就委委屈屈的垂下眼眸,長睫上沾了一滴珠淚,欲墜未墜。

原身還真就吃這套。

黎莘背過手,搓了搓胳膊上的疙瘩,暗自深呼吸。

萬事忍為上。

稟退了左右,她撫著裙擺坐下來,白皙修長的小腿斜斜一疊,打開手包,從中拿出一根細細的煙,夾在指間。

蕭雲和擦了擦淚,忙擦了洋火,半跪著給她點上。

那雙紅唇一抿,眉眼一眯,吞雲吐霧間將她面容朦朧,透出蝕骨的媚色:

「說吧,哭天喊地的把我鬧來,又看上什麼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