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51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九】

她頭疼的撫了撫額,等雲松雪在傭人懷裡哭夠了,這才道:

「你若是不想待在這兒,我放你出去便是。」

本以為雲松雪既然如此不情願,應當會欣然接受這個提議才是,不想黎莘才說完,他就又劈頭蓋臉的罵過來:

「我知你在想什麼,你定是要將我趕出去,再好讓人折辱我,告訴你,做夢!」

「我就是死,也要死在這宅子里,日日夜夜讓你不得安眠!!」

黎莘無語凝噎。

這都什麼跟什麼?她看起來很閒嗎,還要特別雇人侮辱他?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在替原身還債,她已經暴躁的叫人把他丟出去了,屁話真多。

忍了又忍,黎莘才道:

「愛走不走,真把自己當個主子了?」

音落,她不耐煩的剜他一眼,轉身就走,乾脆利落,遠遠的就把雲松雪拋在了身後。

一大群人跟著她一同離開,這僻靜的小院立時冷清了下來,只余他小小的啜泣聲。

另一邊,管家追上了黎莘,跟在她身後三步的位置,不遠不近:

「夫人,那雲小爺可要……?」

她試探問道。

自家夫人在男人方面,素來是如魚得水的,爭著搶著得到她垂青的不計其數,就是先頭不願意的,夫人一笑,立時什麼反抗的念頭都沒了。

這雲松雪還是第一個硬茬子。

黎莘把手包丟到管家懷裡:

「不管他,我沒的那許多閒情逸致,他要死就讓他死,要走就讓他走,要留下,宅子里也不缺他一口飯吃。」

她追人,那前提是這人得對她胃口,雲松雪又不是攻略目標又不是她的菜,她上趕著乾嘛,犯賤呢?

管家喏喏應了。

黎莘出了一身汗,趕著傍晚洗了身子,坐在涼絲絲的床榻上,吹著古董型的「華生牌」電風扇。

傭人還備好了開胃的小菜,黎莘吃了一些,把肚子填了個半飽。

晚上時辰差不多了,老鐘鐺鐺的響,她就往榻上一倒,睡了。

不想夜半,又活活渴醒過來。

此渴非彼渴。

黎莘今天才擁有這身體,也是頭一回睡覺,不成想,原身這體質,依稀有些古怪之處。

她渾身都燥熱,電風扇吹著冰,風都涼爽的很,夜裡又本就溫度低,她不該如此才是。

難道是中藥了?

黎莘細細的感受了一番,覺得下藥不大可能。

其一,藥效起的太晚,況且屋子里也沒出現可疑人員,如果真是下藥,他圖什麼?

其二,那感覺來的無比微妙,彷彿身體已經熟悉但難以抗拒,迫不及待的想……

找個男人解渴。

黎莘在床上翻來覆去一陣,身下浸的濕透了,只得雙腿夾著手,暫且安慰了自己一番。

待極樂過去,才算松快一些。

她累極就睡了,渾然不覺被褥都被濡濕了一大塊。

次日一早,她又神清氣爽的醒來。

昨晚那感覺混似沒出現過,還沒等黎莘想好要怎麼處理床單,發個呆的工夫,傭人就抱著新的床單進來:

「夫人起了?」

她身後的傭人端來了更換的衣物,她則是極熟練的將弄臟的床單一卷,又換了新的上去,面色平靜的很。

看樣子,似乎習以為常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