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36章
特別篇•123,不許動【三十七】

直到現在,黎莘還有種荒謬感。

溫堯的死,實在是太突然了,突然的讓她覺得自己只是在做一個冗長的噩夢。

他肩畔的蝴蝶紋身,和那晚的男人……

黎莘下意識的轉頭去看溫旭。

他坐立難安,一手捂著脖頸,伸進衣領中用力抓撓著。

黎莘注意到他脖頸的肌膚紅了一片。

她沈默片刻,走到他身邊,輕聲道:

「別抓了,越抓越癢。」

溫旭抬眸,神色晦暗不明:

「我沒事……」

不知是不是怕黎莘對他有所不滿,他躲避了她的目光,抓緊手裡的獵槍站了起來。

黎莘拉住他:

「過敏還沒好的話,塗點藥。」

說著就去拉他的衣領。

溫旭一時阻攔不及,還真被她將毛衣扯了半邊下來,露出布滿了紅疹的肩膀。

怵目驚心,卻讓黎莘怔忪了。

沒有,沒有紋身。

溫旭以為她是被自己嚇著了,連忙拉好了衣服:

「我最近總是過敏,沒事的,待一陣子就好了。」

音落,他不知該說什麼,索性轉過身:

「我去上面看看,你們別隨便走動。」

黎莘含糊的應了一聲,雙目失焦。

好亂……真的好亂。

溫旭的離開沒有被阻攔,路元舒只是交待了他一句小心,柯正佐縮在角落里,壓根不想理會他。

黎莘坐到了芮之柔身邊,拍了拍她的臉頰。

總讓她這麼昏著也不是個辦法。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呼喚,芮之柔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第一眼,就對上了半邊臉頰沾著血跡的黎莘。

她遲疑道:

「學,學姐?」

「我在做夢嗎?」

黎莘張了張口,複雜難言。

芮之柔卻已經撲到她懷裡哭起來,抽噎道:

「我,我做了個好可怕的夢,夢見溫堯學長死了……是被溫旭學長……」

不等她說完,角落的柯正佐忽而橫插了一句:

「他死了。」

冷漠的近乎可怕。

黎莘和芮之柔同時抬頭,黎莘是不解,芮之柔則是不可置信:

「你說什麼?!」

她的嗓音猶帶哭腔。

柯正佐沒再看她,也沒再搭話。

不過他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可算是捅了大簍子了,芮之柔哭的險些沒喘上氣,把黎莘的衣服都浸濕了一大片。

她只能手忙腳亂的安慰她,半是勸告半是警示:

「你再這樣,會引來那東西的,別哭了,活著出去再說,聽話。」

芮之柔停不下來,只能用手捂著嘴巴,淚珠止不住的往下落。

黎莘頭疼。

又折騰了大半個小時,芮之柔才算冷靜。

其實是哭累了,嗓子的啞了。

黎莘忽然想起,溫旭還沒回來。

她皺起眉頭,打開手機,發現這裡壓根沒了信號。

她只得看向路元舒:

「溫旭還沒回來,要不要——」

路元舒搖了搖頭:

「現在不能隨意行動,再等等吧。」

說完又繼續看溫旭留下來的那些冊子,越看,神情越緊張。

黎莘無法,只得仔細注意著周圍的動靜。

其實現在她並不想追究誰對誰錯,說難聽點,能活一個是一個,人多一點,總能有個應對的方法。

「等等,」

看冊子的路元舒忽然發現了什麼,叫住黎莘:

「你看這裡……」

「砰!」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