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45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三】

蕭雲和仰著小臉瞧她,眼眶鼻尖紅通通的:

「夫人。」

他喚的纏綿悱惻,該說不愧是吃這碗飯的,那嗓音就是男人聽了,都能酥到心底子里去。

黎莘卻只是將手指一探。

蕭雲和極瞭解她的脾性,見狀趕緊伸出手,接住了她撣下來的煙灰。

再鬧,他刻在骨子的奴性依舊改不了。

黎莘不知是該惋惜他,還是該唾罵造就了這一切的社會了。

她沒了抽煙的興致,在桌上的盤里順手掐滅了:

「說吧,不必與我吞吞吐吐的,我不耐的看。」

她眉尾向上揚。

蕭雲和知道這的確是她不耐煩的表現,雖不明白往常待他愛護容忍的夫人為何有些異常,他還是沒有多想,將心裡的苦悶倒了出來。

「夫人還不知麼,那商竹衣脾氣大的很,時常於我甩臉子,前幾日我不過小憩了片刻,方醒來,便知他頂了我出台去了。」

蕭雲和說的一本委屈,在他口中,商竹衣就是個飛揚跋扈,目中無人的落難公子哥。

然而事實如何,黎莘一清二楚。

商竹衣,本名商晏華,原是商家的三少爺,家境優渥,衣食無憂。

偏商家遭了難,牽扯了些事端,商家的當家人並其夫人姨娘,統統挨了槍子。

還是她姐姐下的令。

當然了,這事本同她黎家人無關,商家是不是被陷害的無人在意,他洩露了軍情,且拿不出被陷害的證據,自然活不下去。

至於商晏華是如何落到園子里,又是如何學會了這些,黎莘就不清楚了。

那可是十年前的老黃曆了。

商竹衣受捧她是知曉的,他比蕭雲和年長,卻來的晚,紅的晚,排在他之下,行七。

園子里前有四個台柱子,下頭的多是小打小鬧,似蕭雲和,颱風尚可,也能留些客人,卻不是做個名伶的料。

原身寵他幾分,不過是見他機靈,模樣好,留著做個解悶逗樂子的。

至於商晏華,原身還沒怎麼見過他就換了黎莘來了,要說瞭解程度,可能不如園子里主事的。

她拖著下頜思索一陣。

蕭雲和見她不言不語的,以為自己上好了眼藥,就想給點甜頭,挨著黎莘蹭上去:

「夫人……」

說著將手按在她腿上。

平生第一次被男人勾引,黎莘猛然從沈思中回過頭,牙根一陣酸。

她揮開他的手,冷著面:

「今兒沒興致。」

原身不是葷素不忌的,當初蕭雲和是她開了苞不假,可她渣的挺真實,就喜歡雛。

一個男人,她只玩一次。

更別提蕭雲和之後與客人胡鬧,男男女女的都有,莫說原身,再大方的黎莘也承受不起這等「美人恩」。

蕭雲和氣嘟嘟的哼了一聲:

「夫人又見了哪家的小爺,魂都讓勾走了。」

黎莘將嘴角扯了扯,伸手捏住他下頜,譏笑道:

「我樂的見誰,要誰,也是你能管的?」

蕭雲和一噎,眼眶立時紅了:

「夫人……」

拖著尾音同她撒嬌。

黎莘受不住,把他一推,才發覺手指膩膩的。

竟然還塗著粉。

她更頭疼了,用帕子胡亂揩了揩手,丟在他懷裡:

「安分點。」

說罷便出門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