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76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三十四】(H)

她腰肢不堪一握,輕輕款擺,像春日里細幼的楊柳,又軟又嬌。

咕啾咕啾,嘖嘖水聲作響。

一柱昂揚勢如破竹,在她體內來回反復,肉壁收縮,如同凝固的海浪,綿綿的包裹著他,偏又欲拒還迎似的,要將他推出去。

趴在他身上的動作有些困難,黎莘胸口蹭的又癢又疼,索性一用力坐起來,一手扶在床邊。

發絲打著卷,貼著她的頰,跟著她的起伏一跳一跳,頑皮又勾人。

她身子向後那麼一彎,腰肢勾勒出刁鑽的弧度,只兩條白嫩嫩的腿推進到眼前,噗嗤噗嗤的吃著圓柱,蜜水兒淌的四處都是。

商晏華胸臆壓著一股勁兒。

她的動作太過柔緩,雖讓人舒爽卻不夠暢快,倒像是鈍刀子割肉,一下一下的撞在他心上。

但他現在,該乖乖的「聽教」,不能胡亂動彈。

是以沒過多久,黎莘就覺得腰間卡的那只手越來越緊,隱隱的倒像是開始用力,控著她往下坐。

一次重過一次。

她暗暗的要放慢速度,一時半會兒竟停不下來,撞在花心軟肉上,被那上翹的圓頭撥的心肝顫。

她眯起眼,將他手腕揪住:

「誰許你動了?」

商晏華腰腹緊繃,連帶著那塊塊肌肉都分明瞭許多,他顧不上擦拭鬢邊的汗珠,下頜微揚,汗珠子就順著那俊逸輪廓淌落。

別說,挺性感的。

黎莘悄咪咪的在心裡誇他一句。

「是,竹衣不動了。」

他壓抑著話語中的情緒,呼吸卻瞞不住人,又粗又重,凌亂的如同他此刻的心情。

那只手果然不再干擾,卻像木頭似的僵著。

黎莘有心挑戰他的底線,見狀起了不懷好意的念頭,按著他肩膀,小幅度的上下起伏。

媚肉緊緊的咬著碩物,嫩生生的兩瓣,每動一次就擠出一股汁液,生生濕濘出一大團痕跡。

而被春蜜塗抹的或許滑膩的玉柱也時不時的出個「意外」,一不小心,就從她體內滑出來,硬梆梆的貼在臀縫間。

然後再被她握著按回去。

時間一久,商晏華就有些支撐不住,幾次想反身上去,被黎莘一瞪,只得安穩作罷。

被動的感覺並不怎麼好。

他呼吸急促了幾分,黎莘也香汗淋灕,兩個人如今扛著,左不過是在拼意志力罷了。

這當口,就需要個契機。

不知是不是老天爺的惡作劇,他們正當「對峙」之時,原本安靜的門口忽然傳來一陣清脆的敲門聲。

與此同時:

「夫人,夫人?!」

竟是蕭雲和掐的細細的嗓音。

黎莘被嚇了一跳,身下自然而然的用力一縮……

商晏華:「唔。」

他悶哼一聲,來不及將那物抽出來,就控制不住的留在了她身子里。

黎莘見狀,眉頭一皺,心情不悅,直衝外頭道:

「滾!」

吼的蕭雲和瑟縮了身子。

待外頭安靜了,黎莘從他身上起來,就有一股白濁摻著蜜汁兒從微張的口中蜿蜒淌落。

她頭疼的揉了揉腦袋。

商晏華尚未從極樂中緩過來,兩枚烏墨似的眼珠空茫茫的,透著幾分呆氣。

黎莘嘆道:

「真是壞人興致。」

該死的蕭雲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