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77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三十五】

半刻鐘後,黎莘才神情鬱鬱的將門打開。

她身後跟著收拾妥當的商晏華,眉眼低垂,瞧著是極聽話的。

主事的身後其實已沁出一層冷汗,只得咬著牙關賠笑:

「夫人……元帥回來了,正差人喚您去呢。」

若不是這個原因,誰敢打攪夫人的好事,偏蕭雲和那個沒頭腦的,嚷嚷著要過來,惹了夫人。

主事的想到這裡,就對蕭雲和恨的咬牙切齒。

黎莘一聽「元帥」,眉頭就緊蹙在一起:

「知曉了。」

原身的便宜姐姐回來了,她還真是必須得過去。

她回頭瞥了商晏華一眼,本想說賞他點東西,話到嘴邊,又堪堪的停住了,把頭轉了回去。

「備車。」

————

夜半三更,宅子里還是一片忙碌。

黎禾抿了口茶,端著杯盞放在桌上,指尖輕點了點:

「丫頭還不回來?」

這算是姐妹間的暱稱,只是黎禾素來不在,黎莘也許久不曾聽見了。

管家躬身站著,聞言便笑道:

「夫人在路上呢,許是一會兒……」

正說著,外頭就傳來傭人們喚夫人的聲音。

「夫人到了。」

管家一邊說一邊走過去,把黎莘從門口迎了進來。

「阿姐,怎麼突然家來了?」

黎莘面上帶了三分笑,言語之間頗多親暱。

說起來,她是頭一回見黎禾本人,與記憶中的模糊不同,現實的黎禾如出鞘寶劍,氣勢凌然。

她和黎莘面目有七分相似,只是膚色微黑,眉濃唇淡,不比她精緻艷麗,倒是有些雌雄莫辨的美。

黎莘也知道,自家阿姐同是男女不忌的。

不過她更愛江山,美人不過是用來洩欲的工具罷了。

黎禾在她脖子上一瞟,就知曉她方才做什麼去了,冷哼道:

「成日里與那些戲子廝混,我先頭與你說的事,都忘的一乾二淨了?」

黎莘咳了兩聲,乖巧笑著:

「自然不會,都置辦好了。」

說著就對管家使了個眼色,讓她將準備好的箱子抬出來。

足足十幾箱,一掀開,面前就金燦燦的一片。

黎禾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

「尚可。」

黎莘擺擺手,自有人將箱子送到黎禾的府上。

「阿姐這回留多久?」

她親自為她斟了一杯茶。

黎禾給面子的喝了,神色淡淡的,瞧不出端倪:

「後日就走。」

黎莘一挑眉:

「這般快?」

黎禾就冷笑著道:

「扈彪那老兒賊的很,我若不看著,沒多久就能讓他把江平吃下去。」

江平是個地名,算是個銜接南三省和北邊的要道,黎禾對江平動手,就說明她已經打算將版圖向北擴展了。

嘖,霸氣側漏。

如果黎禾不是女子,她願意趕緊抱住金大腿。

不過現在也挺好,血緣姐妹更親一些,再者怎麼說她也是黎禾的後備軍餉庫,她得好好保著她。

心念百轉間,身前的黎禾又開口了:

「宣家最近如何?」

黎莘眨眨眼,不知她為何突然問起宣家,便回道:

「還是那半死不活的樣子,宣易到底老了,扶不起下頭那幫廢物蛋子。」

尤其是宣婧,竟還膽大包天鬧到自己頭上了。

「你查查宣家,他們有些動靜。」

黎禾冷聲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