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97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五十五】

是以等繞了一圈回到院子,商晏華就看見了面帶笑容的黎莘,身側還跟著小雛鳥似的六娃,耳根子都泛著紅暈。

他攥了攥手,上前一步:

「夫人。」

黎莘聽到聲音,正與他對上視線:

「你回來了?方才去哪兒了,害我白跑一趟。」

她笑盈盈的說著,絲毫不在意這些話對身旁的六娃造成了多大的影響。

他幾乎要把頭低到地縫里去了。

商晏華眸色幽深的看了六娃一眼,見他雙肩縮起,輕顫不已的模樣,嘴角幾不可見的扯了扯:

「溫書去了。」

黎莘轉了轉眼珠,只當瞧不見兩人的異狀:

「嗯,我有事同你說,進院吧。」

商晏華應了聲是,把身位讓開,示意黎莘先行。

她欣然入門,臨進院子前不忘回頭吩咐一句:

「你去廚房看著,一會兒把我的湯盅拿來。」

說是如此,不過是要支使六娃離開罷了。

商晏華沒說破,六娃心頭是松了口氣的,但聽到兩人要獨處,他就又提心弔膽起來。

若是他背著自己同夫人說怎麼辦?

六娃心焦不已,卻也無可奈何,只能抱著這一腦袋的愁緒,幽幽的離開了。

商晏華反手落上了院門。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初時誰都沒聲響,待進了屋,黎莘坐下略歇了歇,方開了口:

「年紀不大,心思倒不小。」

說的雲淡風輕的。

商晏華心口一緊,聽出了黎莘的言外之意:

「夫人,是我沒教好他規矩。」

黎莘指尖輕點桌面:

「你打算如何處置他,就這麼放著?」

不等商晏華回答,她又玩笑似的接了一句,

「那說不定哪日我醒過來,就能在榻邊見著他了。」

商晏華呼吸微滯,眼底翻湧著波瀾,深不見底:

「自然不會讓他再繼續胡鬧,原也是想著,日後放他出去的。」

黎莘唔了一聲:

「你心裡有成算就好,旁的我也不提了。」

六娃的事告一段落,黎莘才想起正事:

「今兒宣婧來尋我了,讓我幫她一把。」

說著,她頓了頓,細看商晏華的表情。

很好,很平靜。

滿意之余,她繼續道:

「我先前就說過,讓你做一件事,在這事之前,我還得問問你。」

黎莘說著,指了指身邊,讓他坐近一些。

等商晏華坐好了,她就開門見山:

「我也不瞞你,如今要清查宣家,他往日做的一樁樁一件件都是要揪出來的,你且告訴我,雲松雪究竟是怎麼回事?」

她拿出雲松雪的賣身契:

「他和宣家,和你,有什麼關係?」

雲松雪本名宣樺,這可不是什麼爛大街的姓氏,滿城也沒有幾個。

偏偏商晏華對他積怨已深的模樣,一提到他,整個人就像是陷入了某種痛苦的情境之中,實在讓人不得不懷疑。

她能查到宣樺是宣家的旁支,但是他和商晏華的恩怨,她查不到。

只能靠他自己開口。

「……」

商晏華沈默良久,面色一直處在鬱鬱的狀態,不過比起之前的瞬間變臉,已經好了許多了。

「當初,是他將書信放在父親桌上的。」

商晏華緩緩道出十年前的舊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