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98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五十六】

宣樺是宣家旁支不假,可當初商宣兩家是實打實的交好,宣樺又是被接過來養的,與商晏華也有幾分交情。

卻沒想到那般小的人就有這等心機,被宣易指使著放了偽造的書信進去,恰好查個正著。

一開始,商晏華還能說他是年幼無知,聽命行事。

後來到了宣家才知曉,分明就是蓄意的。

「……不過,父親的確不冤枉。」

說到這裡,商晏華譏笑了一聲。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他雖然是被人陷害,本身也並不乾淨,否則不會在一夜之間讓人揪出去。

黎莘聽的歪了樓:

「所以,雲松雪和你一般大?」

商晏華聞言怔愣,顯然沒想到她的關注點怎麼落到了這上頭。

不過他還是認真的回了她:

「他小我一歲。」

黎莘:「……」

第一眼見到雲松雪,她是真以為他未成年的。

「這又奇了怪了,既然他幫了宣易,為何被賣進了園子里?」

黎莘不大明白,按理說,他難道不該是大功臣嗎?

商晏華這時搖搖頭:

「這個,我也不清楚。」

當初他見到雲松雪,自然是驚怒不定的,但事後冷靜下來,不是沒有懷疑過他的目的。

直至雲松雪被黎莘挑走,那時他還未見過黎莘這號人物,只聽說他讓貴人瞧中了,享福去了。

一時恨的不行。

黎莘把商晏華說的來回琢磨了幾遍,心裡有了大致的輪廓,就揭過這事不提。

「我再給你半年時間,」

黎莘道,

「半年之後,你就得去做事了。」

商晏華這事,黎禾也是知曉的,一開始她只當自家妹妹想出了什麼新把戲,並沒放在心上。

後來黎莘發現他的能力,再同黎禾說起後,她就有了主意。

既是要送去留洋的,倒不如留在那裡,替她做事。

這對商晏華來說再好不過,能把身份洗乾淨了不提,即便過幾年回來了,也早沒人記得這茬了。

但黎莘看著進度條,還是要了半年的時間。

一方面,她的病還未痊癒,總不能再像昨晚那樣胡鬧,循序漸進才是。

另一方面,突然沒了個看的順眼的男人,她多難過呢。

索性等任務完成了再送走他,這樣她也能同時離開,不必太負累。

商晏華聽了,微微訝異:

「半年?」

黎莘頜首,反問他:

「怎麼,嫌短了?」

商晏華連忙否認:

「不是……只是……」

他猶豫著抬眸望了她一眼,見她神色如常,面帶笑意,本欲出口的話就跟堵在喉嚨里似的。

良久,他還是咽了下去:

「我明白了。」

黎莘不是沒瞧見他的掙扎,但這份掙扎對她來說有些莫名其妙,商晏華與她之間不過一場交易,他有什麼好遲疑的?

莫非是不願幫黎家這殺父仇人做事?

可他方才看著並沒有怨憤,反而如釋重負似的。

總不能——是不捨得吧?

她腦子里忽然冒出這個念頭,很快的,就被她自己打消了。

百分之二的感情進度絲毫不動,比起直覺,還是進度條可靠一些。

「接下來的日子可不能懈怠。」

黎莘都覺著自己化身成嘮叨的老母親,正在望子成龍。

「兒子」低下頭,緊抿了唇角:

「是,夫人。」

某亙:

阿莘:莫得感情。

商老闆(微笑):不想說話謝謝。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