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590章
黑白通吃寡婦X嘴硬驕矜戲子【四十八】

從商晏華的院子里竄逃回來,黎莘很是憂鬱了一刻鐘的時間。

如今看來學的多了也有壞處,商晏華本就不是小綿羊的性格,如今愈發不聽話了。

但是還挺帶感的。

黎莘托著下巴,把那幾句詞翻來覆去的想,越想越覺著他的嗓音近在耳畔,撓的耳根子酥麻。

禍害!

她狠狠灌了一杯涼水下肚,甩了甩腦袋,勉強把他清了出去。

好在下午又是一陣忙碌,她沒了閒工夫,自然不會再想起,而是專心料理手上的事務。

本以為這麼連軸轉到晚上會累的睡過去,不想真的等黎莘梳洗好上了床,翻來覆去愣是精神的很。

她平躺一床上,雙眼睜的大大的,呆滯的望著床幔。

失!眠!了!

窗外的彎月又被薄雲遮蓋,屋子里原還有些光線,這會兒已漆黑一片。

黎莘捂著眼睛,努力想沈入夢境。

結果——

……房中之術……九淺一深……

……乍急乍徐……釵垂髻亂……

黎莘嗷的一聲翻過去,用懷裡的枕頭死死的捂住臉。

白日的場景此刻清晰無比,彷彿有個小人兒在腦子里跳來跳去,不停的念著那幾句。

身上是燙的,腿間是濕的,總感覺下一秒商晏華會俯身上來,與她共赴極樂。

又發病了。

————

夜半三更,月黑風高。

商晏華的小院前偷摸的探出個腦袋,躡手躡腳的鑽進去。

傭人們都睡下了,屋子也是滅了燈,顯然沒人還醒著。

黎莘被涼風一吹,腦袋是清醒了,身上的熱度可是絲毫未減,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她的理智告訴她,這麼來真的好丟人。

但是她的身體誠實的告訴她,不來你甭想睡。

於是她還是糾結著跑來了,由於正處在搖擺不定的狀態,她沒有大張旗鼓,反而像做賊似的。

黎莘在屋子外徘徊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咬咬牙,小心的推了推門。

沒拴上。

她松了一口氣。

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書墨香,隱約能聽到人綿長均勻的呼吸聲。

黎莘想,現在出去還來得及。

不過身體比腦子更快一步反應,她隨手就闔上了門,慢慢的,試探的往床榻邊走。

她可沒打算摸黑強上,而是要叫醒他「商量商量」。

呼吸聲越來越近。

因著不大瞭解商晏華屋子的構造,黎莘還未到床邊就不小心磕了一腳,身子向前一傾,險些倒在軟榻上。

好在她及時穩住了身形,用手撐住了。

……欸?

她感受了下手中的觸感,有些軟,有些細,依稀是人的腳踝。

放著好好的床不睡睡什麼榻,還有,商晏華這樣的身高,腳踝竟有這麼細嗎?

當她滿心狐疑的時候,一道黑影卻在她看不見的位置,從後背靠近了她。

「商——唔!」

正當黎莘打算叫醒榻上之人時,腰肢突兀的一緊,一隻手從斜里探出,捂住了她的口鼻。

她只來得及發出短促的驚呼。

那人顯然也有些驚訝,見她不停掙扎,辨認片刻,用一把她熟悉無比的嗓音道:

「夫人?」

黎莘扭動的身子立刻僵硬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瞠大雙眸,卻什麼都看不清。

被,被抓包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