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82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三十九】

黎莘抿緊了唇:

「你究竟是誰?」

她本就不相信所謂「樂師」說,如今這般,愈加荒謬了。

面具人輕輕推了她一把,她也就順勢掙脫了他,警惕著與他對峙:

「有何目的,不妨直說。」

面具人勾著唇笑:

「你女扮男裝,又有何目的?」

他說的直白,即便黎莘已有心理準備,知曉他多半是得知了自己的身份,真正聽見時,心中依然驚惶了一瞬。

她努力維持住平靜神色:

「休要胡言亂語!」

死不承認雖然賴皮了些,在某些時刻,倒不失為一種方法。

面具人笑著搖了搖頭,似有幾分無奈:

「且不說你這嗓子,那木箱子里的東西,我一應瞧過了。」

他抬起頭,雖看不清表情,黎莘卻能感受到幾分若有似無的輕嘲,

她咬緊牙關:

「那又如何?」

面具人也不曾打算憑借這些就讓她認下來,倒沒打算逼問她,只是好奇問道:

「日日女作男,你竟不覺著煩麼?」

黎莘沈默不語。

面具人哂然一笑,撂下她躍出窗去,不多時,便提著箱子置在地上,自己半倚在窗台間,並不打算再進了:

「本就萍水相逢,你說與不說與我無關,只我瞧著你有趣,日後再來找你,可不許像往常那般,又踢又打又罵的。」

黎莘聞言,用力瞪他一眼:

「你若要我好好待你,便好好說話,動手動腳的,活該挨幾下打。」

面具人一愣,半晌才笑開了:

「是極,小宮女教訓的也有幾分道理,罷了罷了,你早些歇息,擇日再見。」

黎莘啐他:

「誰要同你再見!」

話未說完,那人身形一如鬼魅,消失不見,只留下一連串笑音,在這暮暮夜色中,瘮人的緊。

確定他不見了,黎莘緊繃的神經才松快下來。

她抱著木箱子,頹然坐在床榻上,心間一片迷茫。

也不知他是敵是友,如此被人發現了身份,她如何不膽戰心驚?

看來,還是得早日找到那位「女主」,早日脫身才是。

————

黎莘如今是已婚身份,再和旁人打聽哪家的姑娘自然不妥當,再者身份特殊,難免不被有心人鑽了空子。

因此她想到了個人選。

寧姝窈。

這位便宜老婆雖然不會說話,心思卻靈巧,加之她知曉自己是女兒身,黎莘作小女兒情態問她一些話,無傷大雅,也不會惹人懷疑。

因此接下來的日子,她和寧姝窈走的愈加近了。

越與她接觸,便越覺著她蘭心蕙質,溫柔端莊,不免讓黎莘可惜起來,日後她走了,這位豈不是還得落在那風流的「三皇子」頭上?

那可真是鮮花插上了牛糞。

二人愈親近,外頭就愈傳他們伉儷情深,恩愛不移,就是何姑姑都來多問了幾句,生怕黎莘身份暴露。

俱是被黎莘敷衍過去了。

她的兩房妾室,不知是不是識相,見狀都不敢再往黎莘身前湊。

英娘倒是有些想法,不過被柳氏攔下來。

這一日,黎莘又同寧姝窈一起用飯:

「明日便要入府,姐姐東西可拾掇好了?」

因這身子的確比寧姝窈要小,黎莘奈不過她,就同她姐妹相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