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我在無限遊戲裡封神(我在驚悚遊戲裡封神)》番外 入職(下)
白柳被謝塔掀翻在沙發上的時候,有兩三秒鐘是沒有反應過來的。

當謝塔把手從衣服的下擺伸進他的腰裡,白柳被冰得腰顫了一下,剛要開口,肩膀上的衣服也被扯開,謝塔在白柳的鎖骨上面咬了一下,留下了一圈牙印。

但謝塔似乎因為自己咬了白柳而愧疚,他又停頓下來,在上面很輕地吻:“痛嗎?”

白柳呼吸都快了,心想謝塔這又是從哪裡學的什麼花招,一邊下嘴狠咬一邊問他痛不痛,末了還吻兩下,他不太受得住啊,音色都有點啞了:“……痛倒是不痛。”

……

白柳渾身疲軟,雙目渙散,平躺在床上。

謝塔還在一下一下地吻白柳的眼皮,語氣平穩:“難受嗎?我抱你起來沖個澡?”

白柳閉了閉眼,側過頭縮進謝塔懷裡:“……你來吧。”

謝塔摁住白柳親吻一會兒,親到白柳向外推拒他,謝塔才伸手向下把他抱起來,

他們家的浴缸謝塔雖然裝了,但白柳很少用,他不太喜歡躺浴缸裡,但謝塔可能是還殘留了一些人魚的習性,倒是常常用這個浴缸,還有不少次邀請白柳一起洗,都被白柳拒絕了。

但這次白柳終於如謝塔所願和他一起泡澡了,因為他沒力氣站著洗了。

謝塔因為個子高,買的浴缸也是偏大的,泡兩個人足夠了,謝塔躺在下面,白柳眼眸半闔地靠在謝塔的肩膀上,雙手搭在浴缸的兩邊,溫熱的水流緩慢地沖刷。

浴室裡都是繚繞的霧氣,謝塔微微撐起身體,他垂眸伸出手和白柳搭在浴缸邊的手十指交握,雙腿向內壓住白柳,不讓白柳動彈,然後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玩白柳的手,摁壓白柳的指甲,摁到發白再鬆手,看白柳的指甲回血變粉。

白柳仍由謝塔玩手指,他感受到了謝塔現在心情不錯,沒睜眼,笑了一下,語氣懶洋洋的:

“剛剛在生我的氣嗎?動作那麼狠。”

“這樣和你躺在浴缸裡,讓我想起福利院那些日子。”謝塔答非所問,“你也會這樣來教堂找我,和我躺在一起,我很喜歡那樣的日子。”

謝塔眼睫上掛著的水珠掉落,順著滴到了白柳的後頸上,他用大拇指很輕地撫去,語氣也隨之變輕:“但我現在才知道,人類睡在浴缸裡是不正常的。”

他伸出手,從背後向前撫摸白柳的肩胛,謝塔撫摸得很緩慢,眼眸垂落著,手貼在白柳的心口上,然後如願以償地感受到了白柳加速的心跳聲,謝塔的呼吸變得緩慢又清淺,就像是他此刻的聲音:

“我可能沒有辦法做一個很好的人類,或許只能像個怪物一樣愛你。”

“原來是因為這個生氣啊。”白柳握住了謝塔的手,他輕笑了起來,“但你現在為我苦惱的樣子,可一點都不像個怪物。”

“怪物給予和索取愛的時候,可不會考慮對方的感受,說不定對方為他難受,它還會為此感到愉快。”

白柳垂下眼簾,眼珠的邊緣泛出一層很淺的銀藍色,他握住謝塔的手,親吻謝塔的指節:“從這點來看,你已經比我像個人類了,謝塔。”

謝塔的胸膛起伏了兩下,他向前傾身將白柳壓在浴缸裡,握住白柳的雙手將他抬起向後挪動:“白柳,你會為此感到愉快,所以對你喜歡這樣嗎?”

他的聲音開始上揚:“我一直以為你討厭我這樣。”

“???”開始察覺不對的白柳冷靜制止謝塔的動作,“我不是這個意思,今天不能再……嗯…”

“我一直很想和你在浴缸裡試試。”謝塔將頭埋進開始喘息的白柳的肩膀裡,“但你一直不願意過來,好不容易終於……”

“你和之前一樣,在浴缸裡只能到我肩膀,好可愛,我能完全抱住你……”

“像小時候一樣縮在我懷裡,白柳,我喜歡這樣。”

謝塔捧起白柳的臉深吻他,當白柳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刻,他非常遲疑地想——他是不是被謝塔反向套路了……

次日,白柳正式入職報導了。

陸驛站看著白柳的臉色給嚇了一跳:“你是熬夜打遊戲了嗎一副精氣被抽幹的樣子?”

白柳詭異地沉默了一會兒,將手裡的欲望數值檢測徽章給遞了過去:“差不多吧。”

陸驛站接過徽章,將數值匯出又嚇了一跳,驚恐地轉頭看向白柳:“你玩了什麼遊戲?!一天之內欲望數值變得這麼低了?!”

這麼低的欲望數值,簡直堪稱清心寡欲了!

白柳一臉深沉:“我和一個很厲害的怪物在一個出租屋裡搏鬥了一整天,進行了好幾次追逐戰,有好幾次都差點能跑掉了,又被拖回去了,最後差點在浴室裡被殺死,最後是好不容易才從浴缸裡爬出來的,身上全是血了。”

“……這不就是個普通的恐怖遊戲嗎,能把你的精力消耗成這樣?”陸驛站又是無語又是好笑。

“主要是怪物太強太給力了。”白柳煞有介事地搖頭歎氣,撐著扶手慢慢地坐在了椅子上,“而且我年紀也大了嘛,怪物血氣方剛的,感覺追我非常有精神,我本來也想讓他多追一會兒,和他慢慢玩玩,但精力跟不太上。”

白柳似笑非笑地一抬頭,望著陸驛站,攤手:“就只能讓他抓到,狠狠地把我給辦了。”

“……”總覺得哪裡不對但感覺不出來的陸驛站楞了一下,然後笑起來,“難得看到有遊戲能把你消耗成這樣,以後欲望值要超標了,就玩玩這款遊戲吧。”

“短期能玩不動了。”白柳搖頭,他有些狡黠地笑了笑,“起碼要等半個月了。”

“我把遊戲鎖抽屜裡了。”

謝塔面無表情地看著抽屜裡白柳留下的紙條——

——【因透支身體過度,本人抱恙,半個月內沒有性生活。】

【ps.浴缸不錯,下次再試試,我來動(笑)】

謝塔攥緊紙條,閉了閉眼,胸膛起伏。

太壞了白柳這個人,半個月就半個月,還偏要給根胡蘿蔔吊著他,非要勾到他難受。

他頓悟了。

白柳,一個惡趣味十足的伴侶,就是喜歡看他難受。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