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科幻未來 > 殘血玩家
《殘血玩家》四百二十五 住在城堡裡的那個人
“殘血玩家 ()”查找最新章節!

“你瘋了?”

邢凱當即給出一個客觀且真實的答案。

李諾非但沒被話語激起情緒千層浪,反倒嘴角上翹,露出的詭異笑容,捏爆了手中的技能圓球,好吧,其實是他花了金幣學習技能,在圓球消失之前做出一個捏的動作來配合了一下。

【技能:結實】

【類型:技能】

【學習條件:力量30、洞察30、靈力30】

【效果:被動觸發,受到致命攻擊會留下1%的體力值】

【說明: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擊殺領主能得到的技能,還有什麽?”李諾怕自己因為暈倒所以有些消息遺漏掉沒有聽到。

邢凱說道:“你是把我當系統了嗎?”

“差不多。”

“……”邢凱把剛才盛藥的湯鍋重新放在火上,拿出別在腰間的水壺,把水灌入鍋裡,同時說道:“擊殺領主,得到能克制被擊殺領主的技能或是物品裝備,在退出魔境的時候會獎勵金幣和經驗值,數額不等,腦袋上的魂量也會增加,比如你現在,個十百……152000魂。”

嗵~

他把幾片蘑菇切片放進鍋裡,用樹枝攪拌。

李諾一陣狂喜,他看不到自己腦袋頂的魂量,哪知道已經有十五萬的魂了,這更加確定了他的計劃。

“有沒有好對付的領主?還有,領主是什麽玩意兒?”

邢凱從鍋裡撈出已經冒煙的蘑菇切片,笑道:“哈,這就是最好對付的領主。”

“呃……”

他把蘑菇片扔給李諾,然後自己端起鍋把滾燙的湯喝了。

邢凱見李諾發愣,便道:“怎麽了,快點吃,一會還得趕回去呢。”

“我就是感歎一下,你這張嘴是不是不鏽鋼做的,這是開水啊。”

“喝熱的有益健康。”

李諾吃下了半熟的蘑菇切片,他確實餓了,而且相比於奇怪的湯藥和“爽口”的煎藥,沒有味道的蘑菇反倒成了美味。

收拾好行囊,拿回三個空的煎藥瓶,兩人走出了綠洲。

沒有樹葉的遮擋,看清沼澤和遠方,夜晚時分,遠方霧氣消散,李諾環顧四周,出眾的視覺能力讓他看清遠方,天空沒有月亮,而是兩顆有圓環環繞的星體,它們灑下了適度的白光,讓李諾能看見錯亂的建築物中央往前延伸約幾公裡有一堵高大的城牆。

“我說,那裡是不是就是從外面進入魔境的地方?”

李諾沒有聽到邢凱的回話,便扭過了頭,見到邢凱單膝跪在瘋女人的屍骨旁,閉著雙目嘴中喃喃低語,似是禱告。

沒有多久,邢凱睜開了眼睛,用雙手在地上刨了一個不深的坑,把瘋女人的屍骨放進去,用土掩埋,在土壤上用手指寫下了瘋女人的名字——瑪納·裡維斯。

他撣去手上的塵土,起身對李諾展露笑顏,“謝了,多虧你讓她解脫。”

“……客氣。”

李諾自知瞞不了邢凱,瑪納被兔子吃掉這個謊言肯定會被識破,畢竟她是頭骨還存留被子彈打碎的痕跡。

“她是我以前的相識,瑪納,曾經是個很美麗的女人。”邢凱踏入泥沼,站在那裡悠然的講述起他的這位老友,一個女人遭到隊友背叛,受盡了折磨最終瘋掉的故事,邢凱說的很慢,講的也不長。

“我跟她說過,離那些兔子遠點,但瑪納當時已經瘋了。”邢凱笑了笑,“她以前有個召喚物,是一隻兔子,後來被吃了,我覺得可能就是因為這個緣故瑪納才會在瘋掉之後隻認識那些兔子,而且兔子們不去攻擊她可能也是她身上殘留了同類的氣味,

死亡對她是恩賜。”“嗯……”李諾不知道該說點什麽好,這種悲劇的故事他不喜歡聽因為不知道該用什麽語言去總結,憋了一會隻說道:“既然是老友,為什麽不在進入綠洲之前埋了她,萬一有怪物經過嘬了她的骨頭……”

“如果你被一拳蘑菇打死了,我不得再刨一次坑,不如等出來,比起挖坑,背著你的屍體走出綠洲反倒更輕松。”

“……”

這話挺不中聽,但說的沒錯,李諾無言以對,由瑪納的事情,他想到了另一件事,便問道:“玩家能長時間停留在魔境不回去?”

“三十級之後你就明白了,你明白的,有些規則我不能說,否則。”邢凱做出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示意著向低等級玩家透露消息將遭到抹殺的規矩。

“上路吧。”邢凱踏出了一步,突然回頭說道:“哦,對了,隱身魔法一天只能用兩次,咱們得摸黑回去,跟緊一點,千萬別被那些怪物吃了。”

看著邢凱的背影,李諾有點呆住了。

“玩家死在這裡之後去哪?”

他問出一個讓人聽著奇怪的問題。

邢凱側過頭,嘴角含著笑意,“那些在沼澤裡飄蕩的扭曲的人影,在魔境裡徘徊的魂魄,就是死了的玩家,他們還有一個有趣的名字,在《黑暗之魂》裡,被稱作人性。”

邢凱回過身擺了擺手,“跟上吧,再晚點有牛逼的怪物出來就回不去了。 ”

李諾環顧這片泥沼,陰暗中,依稀可見遠方徘徊的黑色人影,就像不知去處的孤魂遊蕩在名為地獄的迷宮,想要找到回去的那條路。

他不知道為什麽,心底升起了沮喪的情緒,就像一塊石頭掛在心口。

“……!”

就在此時,李諾突然感覺後方一股寒意襲來,有人在背後窺視自己,他立刻轉過頭,但空蕩蕩的什麽都沒有,可汗毛悚立的直覺久久不去,像極了那時在菲利普家門口被古神凝望。

“什麽東西?”

李諾瞳孔亂轉,直到停在了遠處,百余裡之外,有個模糊的光點。

“喂,怎麽還不走。”邢凱突然叫道。

李諾指著光點問道:“那兒,有什麽?”

邢凱皺了皺眉,“屁都沒有啊。”

他似乎看不到那個閃著的光點。

“不過那個方向,聽說是那個傳說的城堡所在的方向。”

“就是那個onepiece?”

“哈哈!”邢凱大笑兩聲,轉而眯起眼睛道:“走不走?”

李諾跟上離去,但還是不安的回頭看了看,這次,光點逐漸暗淡,消失在了視野裡。

……

城牆上,梳著長辮子的男人把望遠鏡貼在眼睛上,鏡片裡的兩個人越走越遠,他放下單筒望遠鏡,熄滅了點在石磚上的火燭。

從衣兜裡掏出一個草莓蛋糕一口塞進嘴裡,轉身走向了添置在星空下的餐桌。

他坐到了椅子上,翹起二郎腿,咽下蛋糕,拿起茶杯一湧而盡潤了潤喉嚨,喘了一口大氣後,他笑著自言一聲:

“李諾……通過考驗。”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