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科幻未來 > 殘血玩家
《殘血玩家》四百二十四 救濟者
“殘血玩家 ()”查找最新章節!

這裡是冷冽谷,征戰騎士的底盤,馬爾傑扛著【黑龍大劍】,玩命奔跑,身後是成群的野狗。

他從不死聚落出發,掉進了峽谷,就像小說裡不死光環加持的主角,他沒摔死,掉進了湖水撿了一條命,翻山越嶺出來後就來到了這個全是冷色調的區域。

前方是尖頂塔樓,他縱身跳躍踩在牆面上,用【電磁滑輪鞋】的磁力特效貼著牆滑行,從沒有玻璃欄杆的窗子進入了塔裡。

“呼……”

馬爾傑擦拭額頭的冷汗,向著窗外吐出一口痰。

“哼,該死的畜生,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與我為敵。”

突然,在空曠且寬闊的房間遠處傳來了怪音,一群扛著大劍的騎士從座子上站了起來。

馬爾傑垂下眼簾,目光閃出精芒之色。

“沒想到啊,深淵監視者大軍被隨機到了冷冽谷?”

“嘿嘿~”

他拿出了【電力屏蔽裝置】。

“老子,天國守望者。”

……

李諾睜開眼,繁星點點,已是夜晚。

邢凱正用樹枝捅著柴火架,破舊的銅鍋放在火上燒著,咕嚕咕嚕的冒著熱氣。

他見李諾睜眼也沒說什麽,把銅鍋從柴火上取下,放在李諾面前。

“喝了它。”

李諾看了看鍋裡綠油油的濃水,嘴角止不住抽了一下,“這年頭下毒都這麽明目張膽了?”

邢凱笑了笑,重新坐回篝火旁。

“除了含笑半步癲以外我想不出還有什麽毒藥能毒死你這個獵魔人。”

李諾指著湯鍋問道:“不給我一個碗嗎?”

“拿碗喝藥這麽娘們兒的事配不上這麽粗獷的荒野,趁熱喝效果好。”

李諾:“你所謂的熱必須是開水?”

邢凱:“我媽說過,水越熱喝下去好處越大。”

李諾:“你媽讓你穿秋褲了嗎?”

“哈哈,我連內褲都不穿!”

這一局,李諾輸。

他站起腳,想把掉在地上的那三個煎藥瓶子撿過來用來盛湯喝,但起身的時候突然胸口悶痛,吐出了一大口的血,哇啦哇啦的就跟扣嗓子眼扣過頭把血摳出來似的。

邢凱看的臉色發青,“你是不知道自己受了多重的傷嗎?”

“咳……咳……”李諾乾咳著,抹去嘴角的血絲,“我哪……嘔——”

邢凱沒轍,直接上去一手端起湯鍋,拿出一個塞子插進李諾嘴裡,騎在他身上整鍋倒了進去。

“我他娘的最煩你們這種不聽醫生勸的病人!”

“嗚!!!”

半響後李諾才算緩過來,胸口已經不再發疼。

“新人,我來給你普及一些知識。”邢凱拿出一把手術刀,走到了一拳蘑菇的屍體旁,把刀片插進了它的胳膊裡,轉頭說道:“魔境內不能使用血藥和任何補給品,除非用素材烹製的藥品,想在這活下去最好找個會做補給藥品的隊友,還有,我看你骨骼驚奇,不怕劇痛,應該是經歷過痛覺訓練吧,但是記住了,怕疼是保命的優勢,在你通過三十級之前最好改掉不怕死的毛病,以後的‘無盡回廊’不會再有優待。”

李諾躺在地上看著繁星,幽幽說道:“你說這麽多我也聽不懂。”

“別裝蒜了,你小子的腦子轉的很清楚。”邢凱按下刀柄,開始切割蘑菇的手臂,“哦,對了,還有一件事。”

“嗯?”

“你真的不到三十級?”

李諾緩緩起身,瞪著大小眼問道:“啥意思?”

“我三十級以前可不敢想象能乾掉一拳蘑菇這種怪物。”邢凱嘴角向上勾起,

“就算現在也不敢保證單挑能贏。”“我天賦異稟。”

“巧了,我也是。”邢凱頓了一刻,突然笑問:“殘血者?”

李諾目光閃過一瞬即逝的精芒。

“呵……你又是什麽者?”

“【救濟者】。”邢凱說道:“和你一樣,有【身份】的玩家。”

這本是一句玩笑,沒料到得來了意外的答案。

邢凱繼續說道:“不用驚訝,我見過和你一樣的玩家,血越少越強,而且增強的幅度匪夷所思,不過就算這樣,在低等級時能和一拳蘑菇乾的有來有回……我還是想問問,你到底有沒有三十級?”

李諾道:“人與人之間的誠信呢?光天化日的時候你可是說了半天誠信有多重要,天上星星來了,白晝被黑夜籠罩,連帶的信任這個詞也被黑暗遮住了?”

邢凱愣了,隨之忽然笑了出來,“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打自己的臉了。”

李諾亮出了自己的面板,“以示明身。”

“你叫李諾啊……”邢凱看到李諾的數值當即又愣住了,他從沒見過也沒聽說過有人的醫療值能到達1.51……

“你可真是驚人。”

“我也這麽覺得。”

“……”

李諾話風一轉,問道:“【救濟者】是怎麽回事?死不了?”

他想到了邢凱被打沒了半邊身子,但在最後突然出現,失去的身體再生,並且變成了和一拳蘑菇對拳五五開的銅鐵肉質。

“沒有死不了的玩家……只是不受一些空間規則約束而已。”邢凱已經切下了蘑菇粗壯的手臂,把斷臂放在地上,用腳一邊踢著一邊走過來,緩緩說道:“救的人越多對我的好處也越多,簡單的說就是這樣,如果再詳細一點,救一個人相當於積攢了一個氣格,嗯……氣格的作用有很多,比如細胞再生,像蟲子一樣每次脫殼之後都會短時間內增強肉質,一些沒用的BUFF增強。”

李諾點了點頭, 笑道:“你還真是知無不言。”

“將信任進行到底。”邢凱把手術刀收了起來,拿出一把戰斧,對著蘑菇的手臂劈了下去。

【身份】不像其他面板那樣可以亮出來給非隊友的玩家看,邢凱說得也足夠多了,李諾大體理解了【救濟者】的發動模式和收益效果。

“那我能不能理解為,你就我們也是為了積攢【救濟者】的好處?”李諾問道。

“嘿……怎麽想隨你。”邢凱把切下來的蘑菇片扔給李諾,“你不是一直在尋找著東西嗎。”

“謝了。”李諾撿起蘑菇片,看到其面板上顯示的【一拳蘑菇切片】後,心裡突然踏實,一件大事算是塵埃落定,這麽一來所有的進階材料就都攢齊了,等著回到空間完成進階,便能目睹【殘血者】升級之後的效果,他現在很需要【身份】進階,到了臨近三十級開始,【殘血者】的效果越來越微弱,相比於索倫的【探秘者】,邢凱的【救濟者】,以及茶白的【聚焦者】,【殘血者】的效果已經有點跟不上水平了。

李諾打開背包將蘑菇切片裝進格子,掃視背包空間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從未見過的事物,技能圓球。

他腦海懵懂的記起了暈倒前聽到過系統曾提示過一句話。

“擊殺綠洲領主,獎勵……”

這句話他沒有聽完就失去了意識,現在來看,獎勵物是這個技能圓球。

“感覺好像錯過了什麽……”

李諾掃視圓球的數據,眸子瞬間一亮,扭過頭直直的看著邢凱。

“藥劑師大人……問一下,這附近還有領主嗎?”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