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聯姻後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4章 nbsp; 老公!疼!
沈時驍打量著他緊張的模樣,拿近一些,眯著眼楮打量,“狼在哪?”

前幾天夏稚猶豫很久,才在某寶下單防狼噴霧,在豪門鬥智鬥勇免不了被壞人下毒啊,暗算啊,必要時需要拿出一些手段。

挺貴的呢。

不過看樣子沈時驍誤會了。

此刻的夏稚尬得頭皮發麻,面對傭人們奇怪的眼神,訕笑解釋︰“您沒聽說過,男孩子在外面要保護好自己這句話嗎?”

沈時驍撩起眼眸,等他接著編。

“像您這樣優秀的男孩子,需要常備一瓶防身。”

夏稚眼尾挑著笑意,從地上又撿起一瓶防狼噴霧,“您一瓶、我一瓶,生生世世的友情!”

啊這,好像應該說是愛情。

沈時驍饒有興趣地注視著他,目光落在地面上微微掃過,倏然一變。

他走向夏稚,徑直繞到他身後,彎腰撿起一副相框。

裡面的女人和夏稚眉眼相似,應該是他已故的媽媽。

接過相框,夏稚抱在懷裡︰“謝謝。”

來到二樓夏稚的房間,屋內是簡約的歐式風格,寬敞明亮,落地窗前的白『色』三角鋼琴一塵不染。

沈時驍知道自己會彈鋼琴?

應該是富豪的標配叭。

“衣櫃裡有乾淨的衣服,協議在桌子上,簽好給我就行。”

沈時驍離開後,夏稚拿起契約認真研讀。不得不說,對方誠意不錯,完全沒有虧待他。

尤其是看見離婚後財產分割一欄,夏稚驚呆了。

萬惡的資本家!

真香!

洗完澡,換上乾淨的白『色』睡衣,夏稚將母親的遺照安頓好後準備睡覺。

這時,走廊隱隱約約傳來談論聲。

“咱們沈先生脾氣這麼差,夏先生會不會很危險?”

“沈先生心中一直藏著白月光,也只有對白月光才會溫柔耐心。”

“喂,這是夏先生的房間,他會不會聽到!”

不緊不慢的腳步聲離開,夏稚撇嘴,演得真假,就差扒他門口告訴他,喂!沈時驍一點也不愛你!他很凶!

他們這種豪門,傭人怎麼可能智商情商這麼低?

蓄意為之罷了。

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

不過話說回來,沈時驍脾氣應該並不溫和,沒手段好說話的人在商海中,早就被吃得骨頭渣都不剩了。

白月光應該也是真的…

累了一天,夏稚陷在柔軟舒適的大床上,準備美美睡一覺,不浪費腦細胞。

沈時驍現在就相當於他的金主爸爸,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ok了。

自己也不能白佔人家便宜,能幫就幫。

他可真是個小天使。

第二天起床,夏稚頂著一頭『亂』『毛』被管家請去吃早飯。

已經是八點,沈時驍正在公司開早會。

早餐很豐盛,管家抱著本子像夏稚介紹家裡的情況。

“一層會客廳,三層是健身房,地下一層是遊戲廳和影廳,地下二層是酒窖。這些您都可以隨便進。”管家推了推眼鏡,意味深長地說︰“唯獨二層最裡側的當間您不能踏足,這是整個沈家的禁地。”

夏稚喝了口牛『奶』︰“沒問題。”

管家眉間微微皺了皺,似乎有些奇怪。

夏稚目光與他對視,笑著問︰“怎麼了?”

管家『露』出專業微小︰“我以為您會好奇,裡面有什麼?”

夏稚腦袋搖成撥浪鼓︰“不好奇。”

管家笑容僵了幾秒︰“好。沈先生晚上會讓司機帶您參加一場酒會,衣服已經準備好。”

“謝謝。”

下午的閑暇的時光過得很快,夏稚抱著精致的甜品美滋滋品嘗下午茶。

沈家的一層花圃設在室內外連接處,上空是玻璃窗覆蓋,智能控制溫度,外面酷暑嚴寒,裡面四季初春。

夏稚坐在搖椅上不禁感嘆。

資本家真會享受。

給影視城的小胖轉了一些錢,托付他們暫時照顧三隻小貓崽,近期他暫時不能回去。

小胖調侃,問他是不是榜上富婆了。

對哇!對哇!

不過不是富婆,是富商。

到了傍晚,夏稚換上白『色』西裝,等待司機的到來。

不得不說,純意大利設計師收工定製的西裝無論是質感還是手感,確實稱得上一絕。

西裝的比例和線條很襯夏稚的腰身,加之他模樣本就漂亮,眼角旁的一顆黑『色』小痣點綴得恰到好處,宛如深情款款的貴族少爺。

汽車在花園鳴笛,應該是司機來了。

夏稚步行在傍晚的夕陽中,好似披著一層溫柔濾鏡。

車上,沈時驍目光一驟。

“只是普通的酒席,夏淮山估計也會去。”

夏稚點頭︰“他最近有沒有煩你?”

自從兩人的聯姻拍板後,夏淮山經常鍥而不舍地給他打電話,電話拒接就發短信轟炸,屢次問他什麼時候帶著沈時驍回家吃飯。

他想著,夏淮山聯系不到自己,有沒有膽子去煩沈時驍。

沈時驍低『吟』︰“垃圾短信收不到。”

“噗嗤,乾得漂亮。”

夏稚笑出聲,舒服地靠在真皮質地的車椅上,揚著頭問︰“一會兒我需要做什麼,您直接吩咐便好。”

沈時驍︰“第一件事,先把‘您’換成‘你’。”

夏稚“哦”了一聲。

沈時驍是不是嫌棄自己把他叫老了,嘿嘿嘿。

“其實不用多做什麼,只是以我的伴侶名義參加酒會罷了。”

“用表現得很恩愛嗎?”

由於方才夏稚狂笑,兩人的距離不知不覺近了一些,沈時驍微微低頭,就能聞見夏稚身上淡淡的青檸味兒。

“隨意發揮。”

雖然這場酒會在沈時驍嘴裡只是尋常的宴會,但夏稚到了才知道,一般的富商是進不來的。

這場酒會由方錦地產的太子爺方庭羽『操』辦,為慶祝子公司正式進軍電子產業,不但有圈內富商名流過來捧場,還邀請許多明星大咖站台,聲勢浩大。

方庭羽是沈時驍的發小,兩人關系非常鐵。

大廳裡,夏茗軒嫌跟著夏淮山四處敬酒累,端著酒杯和秦莞茹抱怨。

這是秦莞茹第一次參加如此隆重的聚會,挑出最華麗的禮服,滿目春風。

夏淮山進場的名額是沈時驍助理幫他搞來的,見不到沈時驍,堵助理還不簡單?

不過夏淮山心裡也有氣,兩家再怎麼說也是親家,沈時驍未免不太近人情了。

夏茗軒目光四處巡視,但凡踫見對他事業有幫助的大佬,都會故作高貴冷艷的走過去,和他們交換名片。

平日裡參加娛樂圈的小酒會他還能眾星捧月,今時今地誰認得他?

酒會中央傳來一陣急切的腳步聲,夏茗軒聞聲扭頭,只見方氏太子爺方庭羽朝著宴會門口走去。

幾乎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那扇大門,猜測來的是何方人物。

“時驍,來了?”方庭羽拉住他的手,與他踫了踫肩膀,注意到夏稚,問︰“這是哪家的少爺?”

沈時驍︰“稚稚,我愛人。”

方庭羽閃過一絲錯愕︰“靠,你玩真的啊?”

兩人身邊漸漸湧來各式各樣的人物,免不了喝酒應酬。

沈時驍低頭問夏稚︰“吃飯了嗎?”

微微抬起頭,沈時驍的氣息正在咫尺。夏稚支支吾吾︰“不餓。”

陪人家參加酒宴,獨自去吃東西太不禮貌了。

肚子不合時宜咕咕叫起來。

嗚嗚,忍一下。

沈時驍用手輕輕扶了一下他的肩膀,指著遠處︰“那裡可以用餐,吃完陪我。”

這個“陪”字顯得黏黏糊糊,尤其是方庭羽,更是不可思議地看著夏稚。

“好,需要我的話喊我。”

夏稚得到允許後,撒歡來到用餐區域。

他可餓死了。

蛋糕真好吃。

遠處的夏茗軒目光帶著嘲弄︰“看見沒?沈時驍應酬都不願意帶著他。”

秦莞茹附和︰“對啊。”

慢條斯理地吃了些甜品和水果,夏稚坐在餐桌前,托著下巴環視宴會四周。

小時候,他就不喜歡參加這種宴會應酬,可偏偏夏淮山帶著他四處結交達官顯貴,後來高中畢業出國留學,才算徹底擺脫夏淮山。

可惜的是,那段回憶至今很模糊。

不巧,對面迎來一道不友善的目光,夏茗軒不屑地笑了笑。

夏稚舉起酒杯,滿面笑容地彎著嘴角。

你今天的西裝太醜了。

土。

這時,遠處似乎聽到了自己的名字,夏稚抬頭尋找,發現沈時驍正被一群五六十歲的老頭圍著,身邊不知何時多出一個漂亮男孩兒。

那眼楮水汪汪的,還挺乖。

沈時驍依舊是那副冷淡疏離的模樣,踫上夏稚探究的目光時,眼神才沾上一些溫度。

夏稚心領神會。

我懂~

沈時驍一定被董事會的老古董們塞小情人,想讓自己替他解圍!

妖艷賤貨還是綠茶小可愛?

夏稚準備好了。

“驍哥~”

大廳中,響起一道清亮乾淨的嗓音,其中摻雜著些許撒嬌。

負責演奏的樂隊恰好完成一曲,宴會中迎來短暫的沉默。

夏稚一步並做兩步,紅著眼眶飛奔而去,足足穿越了大半個宴會廳,像一小蝴蝶柔弱無助地撲過來。

演綠茶真爽。

綠不過三秒,也不知誰的紅酒倒在地上,夏稚右腳打滑一拐,徑直倒在冰涼硬邦邦的大理石地板上。

數百道目光聚集在兩人身上,簇擁著沈時驍的幾個老古董蹙著眉,驚訝地向後退了兩步。

戲不能停,夏稚柔弱無助,顫著哭腔︰“老公,疼!”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