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聯姻後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第5章 nbsp; 好甜的稚稚
廳中再次陷入沉寂,那聲脆聲聲的老公太過矚目,想不讓人注意都難。

夏淮山松散的皮膚微微抖動,疑『惑』地看著遠處。

夏稚和沈時驍關系居然這麼好嗎?

另一旁的夏茗軒臉『色』煞白,秦莞茹嘟嘟囔囔︰“大庭廣眾的,他不怕丟臉,我們夏家還怕丟臉呢。”

“砰”一聲,夏茗軒黑著臉將手裡的紅酒杯重重地放在旁邊侍從托盤上,帶著酸意看著夏稚。

一定是夏稚故意這麼喊,不然沈時驍才不搭理他。

這時沈時驍已經邁著長腿迅速蹲下,查看夏稚情況。

“哪裡疼?”

“不疼。”

確定他無大礙後,沈時驍勾著他的的腰將他慢慢扶起。

他的手掌心很寬,隔著西裝衣料傳遞著指尖的溫度,觸踫著夏稚的腰,癢癢的。

夏稚垂著眼,抵著頭,被自己蠢哭了。

可真丟臉。

方庭羽他們也圍過來,關切地問︰“沒事吧?”

夏稚咕噥一句︰“沒事。”

樂隊繼續演奏,悠揚的小提琴聲緩緩盤旋,酒會恢復成觥籌交錯、相談甚歡的場面。

方庭羽打趣︰“你們倆還挺恩愛。”

周圍的董事會老古董依然沒有離開,方才那個乖巧男孩兒專注地看著這邊。

他是父親特意帶來,想和沈時驍聯姻的。不過這個夏稚好像已經和沈時驍結婚了?

父親真不靠譜,幸虧剛才聯姻的提議沒有說出來,不然真丟臉。

夏稚從被扶起來,一直低著頭,從沈時驍的角度,低頭便能看見他頭頂的發旋。

很可愛。

“我剛才找不到你,有點著急。”夏稚捂著胸口,柔和的眉眼帶著幾分焦慮,“好怕你離開我。”

怎麼樣?白蓮不?

這都是他從小說裡學的!

沈時驍眼裡煥發著淡淡的神采,抬手覆在夏稚腦袋上,“不會離開你的。”

其他老古董也知道兩人的關系,恭賀了幾句,興致缺缺地離開。

方庭羽一直站在一旁,覺得兩人相處模式很有意思,於是主動伸手介紹︰“夏稚,你好,我是方庭羽,時驍的哥們。”

夏稚剛要和他握手,忽然被沈時驍攔住,反握在掌心。

“既然認識了,明天找個時間聚一下吧。”沈時驍低聲說。

方庭羽嗤笑一聲︰“小氣。”

這時,夏淮山湊過來,故作關心地問︰“稚稚,剛才摔疼沒?下次一定要小心。”

夏稚眨了眨眼︰“謝謝爸爸關心,我沒事的。比起被趕出家門,流落在外,獨自打工,這些算不了什麼的。”

夏淮山臉『色』僵硬幾分︰“那就好。”

“啊。”夏稚忽然捂住嘴,故作擔憂看著沈時驍,“你別誤會,我爸雖然把我趕出家門,但心裡還是愛我的。”

這句話一說出口,就連方庭羽看夏淮山的眼神都變得意味深長起來。

沈時驍帶著難得的笑意︰“好。”

夏淮山氣得吹胡子瞪眼,愣是一句話不敢反駁。

他本想邀請沈時驍和夏稚回家裡吃飯,可夏稚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

望著夏淮山踫了一鼻子灰悻悻離開,夏稚眯著眼楮笑了笑。

真爽!

他抬頭看了一眼,正巧與沈時驍對視。

意識到兩人還拉著手,輕輕抽出。

“我表現得如何?”

沈時驍溫聲道︰“嗯,很棒。”

宴會結束,夏稚隨著沈時驍回家,期間在紅毯上踫上夏淮山一家子,目光半分都沒有停留。

秦莞茹罵道︰“你看吧!這烏鴉剛飛上枝頭變鳳凰,就不認我們家了,我們還能指著他幫我們什麼?”

夏淮山今天被夏稚擺了一道,也很惱火,沒好氣道︰“閉嘴!”

“就知道我凶我!”秦莞茹繼續抱怨,“早知道讓我們茗軒去了。”

一直沉著臉的夏茗軒開口︰“他們倆逢場作戲罷了,你們也信。”

回到家,夏茗軒將自己鎖在房間裡,再次搜索沈時驍的名字。

曾經的幾年,因為他母親沒有名分,他也一同被藏著掖著。每次看見夏家舉辦宴會,夏稚被眾星捧月的模樣,他嫉妒得牙癢癢。仿佛夏稚就是那輪皎潔的月亮,自己只是陰暗處的螻蟻一般。

他好不容易才從陰暗中走出來,逐漸取代夏稚的地位,成為夏家唯一的少爺。

他不允許夏稚比自己過得好!

比自己受人矚目!

握著鼠標的指尖微微發白,夏茗軒眼神中湧動著瘋狂的嫉妒與不安。

沈宅。

夏稚洗完澡,將協議送到沈時驍房間。

正巧管家從沈時驍房間裡出來,朝著他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沈先生嗜睡癥犯了。”

“好,我就是過來給他送個東西。”

夏稚輕手輕腳走進房間,發現沈時驍趴在書房裡的書桌上,雙目禁閉。

夏稚在網絡上搜索過這個病,學名叫嗜睡障礙,很難根治,無論白天黑夜,會毫無預兆地陷入深度睡眠。

將協議放在桌子上,夏稚覺得不太保險,於是放進第一個抽屜裡。

“我不是故意看你隱私,金主爸爸。”

躬著的身子抬起頭,沈時驍的睡顏赫然出現在眼簾。

夏稚微微躬著腰身,趴在課桌上望著沈時驍。沈時驍睡著的模樣並不似平常那麼嚴肅高冷,可能是穿著灰『色』『毛』衣的緣故,氣場帶著幾分溫和。

管家怎麼這麼不懂事?

睡在這裡多不舒服?

夏稚轉了轉眼楮,糾結要不要把他扶上床。

“金主爸爸也挺可憐的。”他小聲bb,傍晚獨自一人爬在這裡,明天一定腰酸背痛。

他可真是個天使。

就這樣,善良的天使頭頂銀『色』光圈,將沈時驍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攙扶著他一步一步走向臥室。

期間,沈時驍脖子上的吊墜從衣服裡蹦出來,映『射』著銀『色』的光輝,很惹眼。

夏稚隨意看了兩眼,還挺好看。

“看不出來,你有點沉。”

得虧這幾年打工經歷風風雨雨,力氣還成,不然真扶不動。

倒在床上,夏稚貼心地為他蓋上被子。

想喝點冰鎮酸梅湯犒勞自己。

可惜這裡沒有。

嗚~

第二天是周末,一大清早夏稚打著哈欠走向餐廳,與昨日不同的是,沈時驍今天沒有去公司,正坐在那裡查看股市。

“早安。”

“早。”

入座後,夏稚眼前擺著一杯黑乎乎的東西,沈時驍似乎知道他的疑問,主動說︰“酸梅湯,早上只能喝一點,對胃不好。”

夏稚抿了一小口,有點心虛。

這是巧合還是?

嗜睡癥不會聽見旁邊人說什麼話吧?

正巧負責早餐的李嫂走過來,她微著︰“家裡新到的烏梅,我就做了一些。”

夏稚松口氣,甜甜一笑︰“謝謝李嫂,我喜歡喝。”

吃完飯,沈時驍說要帶他出去和朋友們聚聚,夏稚欣然同意,反正在家裡也沒什麼事。

這是一家俱樂部,包廂裡有很多人,夏稚雖然沒和他們打過交道,但很眼熟,經常出現在財經雜志的訪談裡。

方庭羽見他們進來,招呼著大家道︰“時驍和他媳『婦』兒來了。”

坐在最中央的男人名叫白旗,穿著一件黑『色』休閑衛衣挑著眉︰“怎麼,時驍不要他的白月光了?”

在坐的各位都是沈時驍的朋友,自然知道沈時驍有一個心心念念的白月光,縱使被拋棄,依然記著念著。

夏稚絲毫沒有尷尬,笑嘻嘻地沒說話。

這種場合,沈時驍沒發話,他不敢『亂』說。

沈時驍看了那個人男人一眼,帶著些許警告,男人聳聳肩不再打趣。

能和沈時驍玩一塊的,都是各行各業的翹楚,坐在夏稚旁邊的,就是知名綜藝製作人,顏文清。

“聽說你們最近在準備一個新綜藝,關於演員演技選拔的?”

沈時驍遞給他一杯香檳,隨口問道。

顏文清受寵若驚地接過酒,點頭︰“對,沈總有興趣投資?”

沈時驍回︰“我愛人也是演員。”

顏文清立刻明白沈時驍的意思,主動問︰“請問您有意向參加我們的綜藝嗎?”

這款綜藝是去年現象級綜藝“最佳歌手”的姊妹綜藝“最佳演員”,同一個團隊打造,用腳趾頭想今年也能大爆。

夏稚看了眼沈時驍,確定他讓自己定奪後,輕輕開口︰“我可以參加嗎?”

顏文清笑道︰“當然。”

我可以!

我願意!

夏稚漂亮的眉眼飛揚,忍住激動︰“好啊,那我參加。”

事情也算正式敲定,心中的激動久未消散,夏稚伸著脖子悄悄對沈時驍道︰“謝謝你。”

沈時驍抿了口紅酒,語氣溫和︰“不用謝。”

喝完酒,大家提議一起去俱樂部玩。今天的聚會由坐在中央的男人白旗做東,他提議玩點新鮮的遊戲。

保齡球場館內。

桌上擺放著許多籌碼,贏一局得一個。

今天籌碼獲得最多的人,可以隨意像一個人提條件,不過分就行。

一般都是送一艘遊艇、合作一個項目。

這也是富人圈裡常玩的遊戲之一。

不過因為很多人不會玩保齡球,這個項目不少人選擇放棄,坐在一旁喝酒聊天。

場館內,保齡球滾動聲很響,白旗和方庭羽站在兩條賽道,共同出球。

“砰”地一聲,保齡球發出踫撞的聲音,兩人成績都還不錯,最後只剩下一兩個球還立著。

聽著周圍的掌聲,夏稚悄悄打量籌碼。

沈時驍對他說︰“我們在這裡休息就好。”

“夏稚,想玩嗎?”白旗見夏稚離自己最近,發出邀請,“來嗎?”

大家的目光全部聚集過來,多半帶著好奇和不信任。

畢竟夏稚看著就不像會玩的。

夏稚轉頭看了眼沈時驍,沈時驍以為他在向自己求助,剛要開口。

不料夏稚樂意地點頭︰“好啊。”

手指『插』進球孔,夏稚拿起保齡球來到球道前微微調整姿勢,肩膀擺正。

彎曲的手臂伸直微微擺動,夏稚深深呼了一口氣,余光看著站在一旁的沈時驍。

他的腰身很漂亮,伴隨著球飛出去,身體動作又颯又利落。

一球飛去,保齡球 裡啪啦全部倒下。

不光是白旗,所有人都驚呆了。

拿到第一個籌碼,夏稚粲然一笑,馬上小跑到沈時驍面前,甜甜地說︰“都給你。”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