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34、134
134/七流

 盡管陸言在精神空間裡待了許久, 但對於真正流動的時間來說,也不過是一刹那。

 但重新身處現實,依然讓他有了滄海桑田似的變遷感。

 宗炎看見了他。同時, 也看見了陸言身後襲來的劍。

 幾乎沒有經過思考, 宗炎下意識地抱住陸言, 在瞬間轉身,把陸言護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宗炎悶哼了一聲。

 米迦勒的聖劍刺進了他的蝴蝶骨, 鮮紅的血像是岩漿一樣湧出, 微微發著橙黃的光。

 這一方空間在瞬間火光大盛。

 烈火如焚, 半邊天空亮如白晝。

 這火光亮的人雙目刺痛, 周啟明捂住眼睛,卻依然沒忍住,流下淚來。

 熾熱的火焰沒有燒傷任何人,唯獨融化了陸言射.來的箭。每根箭的尾部, 都刻著諦聽的名號。

 半分鍾後,這裡的大火熄滅。

 白秋實看向火源中央, 07和突然冒出來的汙染物都不見蹤影。

 他身上布滿了焦黑的痕跡, 動一動都疼得厲害,一時之間, 竟然不知道應該失落還是劫後余生的慶幸。畢竟還差一點, 他的牢籠就要做好了。

 米迦勒背後的羽毛掉了一大半,剩下半截肉乎乎的翅膀,散發出了新奧爾良烤翅的香氣。

 他把教皇從地上抱了起來,語氣焦急:“誰還有藥?教皇燙傷太嚴重了。”

 雁北咳嗽了兩聲:“教皇的天賦擁有很強的自愈能力, 離開汙染源後,很快就能好。”

 元辰悶悶的,盯著地上燒成灰燼的枯草, 不太想說話。

 周啟明從土裡爬了出來,給周圍人都加了一個“修複能力up”的增益buff。

 他想去拿自己的刀,結果刀穿過他沒有實體的掌心,垂直掉落在地面。

 周啟明表情古怪:“虛擬度這麽高?我離成為智能ai的夢想又進了一步嗎?”

 虛擬化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病變方向。根據推測,完全病變後,汙染物不會有實體,而是存在於網絡。食物也從真實的肉類變成虛擬的“靈魂”,類似神國的大腦花。

 這一仗打的很慘,最可怕的是,這麽慘痛的代價下,天啟者也不能說贏。

 白秋實坐在地上,從懷裡掏出鎮定劑,喝了兩口:“07就這麽難對付了。01和呂知怎麽辦?”

 周啟明回答:“沒人見過呂知出手。但是根據天賦推測,呂知本身的戰鬥力或許不算強。”

 白秋實微微搖頭:“不要小看女人。而且是頂級汙染物裡,唯一生理性別為女的女人。她如果柔弱,屠宰場早就被下面的屠夫佔領了。汙染物可沒什麽尊老愛幼的美德。”

 -

 在短暫的飛行後,陸言的腳重新踩到了地面。

 他沒有翅膀,但是已經在天空裡飛過好多次了。米迦勒飛行技術最爛,隨時都讓他擔心自己會掉下去;唐尋安飛的最快最穩;在宗炎懷裡,很容易被燙到。

 他的體溫太高了。

 這裡是一處居民樓的頂部,小區裡的群眾已經撤離,離最近的安全點也有一段距離。

 時間已經到了早上。可惜,太陽沒有升起。天空中依然籠罩著淡淡的血色。

 宗炎松開了手,發出一聲輕輕的喘息。

 過度使用天賦讓他感覺到了饑餓。

 都說家暴只有0次和無數次。對於汙染物而言,吃肉豬也是一樣的。這是刻在基因裡的,源於本能的渴求。

 而宗炎已經吃過了,在他成為07的時候。盡管他並不願意去回想。他像是狗一樣,舔著01掌心殘留的血跡。

 只要他想,隨時可以咬住陸言的脖子。纖細的,新鮮的,不設防的,陸言。

 “醫生。”宗炎往後退了一步,道,“謝謝你又救了我一次。”

 宗炎天生就是桃花眼,笑起來的時候眉眼彎彎,很好看。

 陸言回答:“不用謝我。”

 精神重塑的確在一定程度上,能操控其他人的思維。

 但一切都需要建立在原有基礎上。

 就像是神國內教徒們的信仰,只能從極樂教變為海神教。而不能改變成為無神論者。

 一個人過去的經歷構成了地基,陸言只能決定這片地基上建成什麽樣的建築,不可能讓地基上長出一座浮空島。

 如果宗炎發自內心地否定他屬於人的部分。哪怕是精神重塑,也不會對他有效。

 宗炎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他踩上了天台邊緣纏繞的鐵絲,看向了市中心的方向。

 “01還在那裡等我。等我把你和其他實驗體帶回去。”

 顧崢對他說過。如果他變成了汙染物,希望其他人看他是敵人而不是故人。

 宗炎的面容趨於平靜,眼底是跳躍的火光:“我會去終結這個錯誤。殺了那個殺死顧崢的仇人。”

 宗炎和成為汙染物的01相處的最久,很清楚對方的實力。盡管現在是難得的虛弱期,但他依然沒有能完全殺死01的把握。

 不過是玉石俱焚罷了。他要終結的,不僅是01這個錯誤,還有他自己這個錯誤。

 陸言思考了片刻:“01擁有不死鳥,會比較難殺。你可以稍微等等。”

 宗炎微微怔然:“等什麽?”

 “等唐尋安。”

 *

 如果說,屠宰場的其他區域,汙染值還在一個可以忍受的范圍的話,x市市中心的位置,幾乎可以讓任何正常人感到難受。

 x市的中心商業街已經沒有住宅,每天晚上10點,都會被叫關停。縱然如此,依然有些夜跑族和飆車族,在11號凌晨被不幸拉入了這個區域。

 這些人有部分成為了肉豬,還有部分,成為了新的屠夫。

 除了眼前的“好味道肉豬超市”,市中心區域,看不見任何的燈光。

 黑暗裡,有怪物發出沉重的喘息。

 唐尋安抽上了一根煙,火光微微閃過,引來了夜裡的猛獸。

 他甚至沒有抬頭,黃塵手起刀落,被斬成兩截的屠夫倒在他的身後,血液腥臭而粘稠。

 做成香煙形狀的鎮定劑沒有煙味,是清新的薄荷味,會讓唐尋安想起陸言的氣息。

 他踩著一路的血腳印,走到了這個超市的面前。

 現在已經入冬,超市依然開著冷氣,燈光也偏冷。讓人從心底冒起一股子寒氣。

 面前的自動感應門開啟,像是無聲的邀請。

 誰都知道這是請君入甕。但入甕的,未必都是獵物。

 他走了進去。

 一排排貨物架分門別類,把肉豬按照不同的區域分割好。天花板上,一顆顆懸掛的頭顱像是裝飾用的氣球,表情或痛苦或茫然,嘴裡塞著發光的燈泡。

 主食類的貨架區,是醃製過的火腿、肩胛肉等大面積肉類。

 零食類的貨架區,則是裹上糖霜的眼珠,被切成薄片的舌頭,還有插上鋼針的嬰孩的手指。唐尋安掃了一眼,商品名貼的是“火山烤腸”。

 如果是剛開始出任務的員工,在看見這些場面,難免會悚然到病變度上漲。

 但唐尋安已經工作許久,他的內心甚至沒有太大的波瀾。

 並非他不憐惜,而是唐尋安清楚,難過沒有益處,更不用奢求加害者幡然悔悟。

 只有血和死亡,才能告慰亡魂。

 在他即將踏入生鮮區的時候,超市裡的燈光驟然熄滅。

 隨後,生鮮區亮起了紅光。

 周圍一片漆黑,中央空調溫度很低,以至於四周都彌漫起陰沉的冷氣。

 鮮肉櫃前,01系著圍裙,手裡拿著一把屠刀。他的臉上掛著若有似無的笑意,雙手撐在台桌上,面前的砧板上,綁著一個人。

 是白澤。也是唐尋安現在的副隊。

 幾根鐵錐似的鋼針插進白澤的身體裡,胸腔、腹部、膝蓋,把他死死的釘在了砧板上。但就算這樣,白澤並沒有陷入昏迷狀態。

 01經歷過很多次實驗改造,他很清楚,對於天啟者而言,什麽程度會痛到想死,卻又不至於昏迷。

 血從白澤的唇角邊溢了出來,打濕了他耳後的尾羽。

 他張開口,無聲地說了三個字。

 【別管我。】

 01看向了唐尋安,表情說不上是挑釁還是嘲諷:“你好,客人。是來買肉豬嗎?今天打折哦。”

 唐尋安沒有回答,而是拔.出刀。

 黃塵一往無前,像是能切割空間。這個距離太近,01沒能躲開,胸前被劃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他背後的牆壁倒塌,變成了一塊塊碎石。

 作為回報,01揮起屠刀,在白澤身上劃出了同樣的傷口。

 新鮮血液的氣息刺激著神經,01把手指插進了白澤的傷口處,輕輕攪動,然後拔.出來,舔乾淨了手指上的血。

 “以傷換傷,是不是很公平?10號。”

 “當初在研究所,你可是大家最喜歡的弟弟。”

 唐尋安沒有回答,刀光交織成網,攻勢凌厲而決然。

 01沒辦法再優哉遊哉地和他說話,他不用刀,他的身體就是最強的兵器。

 01發出滿意的輕笑:“怎麽,反正已經死了一個副隊,再死一個也不會心疼是嗎?”

 一排排貨物架倒塌,短短幾個刹那,整個超市一片狼藉。

 白色的火光亮起,01渾身被火焰侵蝕,肌肉像是水一樣化掉,又很快開始新生。

 01眯起眼:“龍息啊,我真的很討厭火。”

 他的頭緩緩裂開,像是舒展開腕足的海星。每一個肉條上,都遍布著猙獰的鋸齒,足以像絞肉機一樣,碾碎所有的硬物。

 雪白的骨刺刺破他的衣服,白骨頂端,散發著幽幽的寒光。

 01的語氣冷漠:“你把超市破壞成這樣,呂知會問我要修理費的。看來只能拿你抵債了。”

 作者有話要說:  是這樣的,我們這裡天黑的很晚,午夜12點前都叫白天(被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