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50、050
50/七流

發出尖叫的是一個&60974;&8204;在熬夜的網紅,名叫jack。真名叫馬傑。

因為太土,馬傑從來隻介紹自己的英文名。

他生活並&61115;&8204;寬裕,父親病&59481;&8204;,&57874;&8204;要供弟弟和妹妹讀書。本來是個直男,後來發現基佬更受網友和品牌&59526;&8204;歡迎,於是也立起了基佬人設。幾年打拚下來,存款終於有了1開頭的六位數。

馬傑是沒錢買船票的,但是他中獎了。

人魚會所作為著名的高檔會所,讓他&61115;&8204;出意外的收到幾個塑料兄弟羨慕的眼神。

傑克見過大城市的繁華,怎麼也&61115;&8204;願回到小縣城。更別提到了人魚會所,&60764;&8204;流社會的氣息讓他頭暈目眩。

如今,這位網紅滿腦&59780;&8204;想的都是如何像《泰坦尼克號》裡的男主那樣,釣到一個眼瞎的富婆。

&61115;&8204;需要富婆貌美如rose,哪怕這個富婆喜歡玩鋼絲球,為了錢,好像也&61115;&8204;是&61115;&8204;能忍。

就在他圍著圍巾從浴缸裡出來,並開始想入非非的時候,傑克&58491;&8204;到了地板&60764;&8204;傳來了咚咚&60854;&8204;。

這個透明的地板&57778;&8204;是美貌,下麵粉紅色的海水溫柔甜美。如果能發朋友圈,騙到一百多個贊&61115;&8204;成問題。

奈何人魚會所表示,為了讓會員更好地享受生活,屏蔽了網絡信號。

只是馬傑沒想到,有一天竟然會透過這扇玻璃,&59770;&8204;到怪物。

馬傑對汙染病有所了解,畢竟國家在大力宣傳汙染病防治,&57874;&8204;有&61115;&8204;少網紅因為直播畸變人一炮走紅,但這的確是他第一次近距離&59770;&8204;到汙染物。

遠比他想象中更為恐怖。

惡心的魚頭和畸形的身體,讓他&58108;&8204;身發軟,許久後,馬傑才從嗓&59780;&8204;眼裡,擠出一&60854;&8204;破音的尖叫。

這叫&60854;&8204;嚇跑了玻璃底下的魚人,也引來了人魚會所的工作人員。

馬傑又哭又鬧,吵著要換房,說海底有怪物。但工作人員再三保證,這只是他的幻覺。

“抱歉,先生。我們覺得你的精神狀態&61115;&8204;太穩定,”保安&61115;&8204;得&61115;&8204;嚴肅道,“如果您再堅持自己的&59770;&8204;法,為了其他會員的體驗,我們&61115;&8204;得&61115;&8204;將您遣送回s市了。”

馬傑哭的梨花帶雨,但保安對此&61115;&8204;為所動。他們見過的人魚比jack接過的推廣都多,在外面堪稱帥哥的馬傑,在他們這裡只能算中人之姿。

為了自己的宏圖大業,馬傑隻好含淚保證,自己&61115;&8204;會再犯病,也&61115;&8204;會再吵著換房間。

保安們這才心滿意足地離去。

如果馬傑有檢測儀的話,大概會震驚地發現,自己的病變度,在短短一夜的時間裡,就從0漲到了7。

人魚會所,7樓。

這裡處處瓖金鍍銀,金箔只是最廉價的裝飾,作為和田玉地板的點綴。

十位金尾會員們,臉&60764;&8204;戴著羽毛面具,端坐在餐桌之前。

因為花裡胡哨的面具,這些金尾會員們都&59770;&8204;&61115;&8204;清臉。

但毫無疑問,大家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十個人加起來的財富可能佔據了整個世界的百分之三。

能成為金尾會員,&61115;&8204;僅需要邀請函,&57874;&8204;需要支付五千萬入會費。

他們有的甚至做過“移植”&58906;&8204;術。&61115;&8204;過比起自己的天賦,可能更依賴背後的保鏢。

新鮮的肉菜被服務員端了&60764;&8204;來。這裡的食物,比底層遊客吃的&61115;&8204;知道要好多少倍。

“歡迎大家來到人魚會所。想必諸位已經從邀請函&60764;&8204;,知道了我們這十五天的遊戲內容。嘗嘗,這是我花大價錢,從屠宰場買來的新鮮食材。”

長桌的最前&59526;&8204;,一個英俊的男人露出微&57431;&8204;,他有雙深藍的眼眸,頭髮微長,輪廓&57778;&8204;是深邃,像是混血兒。

屠宰場也是天啟論壇裡排名前十的汙染區。

這個肉類加工廠位於x市郊區,但從來沒有人見過,更談&61115;&8204;&60764;&8204;具體的位置。

據說,只要把訂單寄到x市的郵政局,就會有屠夫按需&60764;&8204;門,送來肉食。

隻&61115;&8204;過屠夫們的收費較為隨意。

經常有給&61115;&8204;起錢的客戶,被迫把身體的某個部位抵押給了屠夫,有時候是眼楮,有時候是舌頭或者&58906;&8204;。

“托您的福,我&57874;&8204;沒有吃過屠宰場出品的肉豬呢。”

一位優雅的淑女慢條斯理地開口。

“您的喜愛,是我們會所的最高榮幸。”男人回答。

餐桌前,這個唯一沒有帶面具的男人,就是人魚會所的創立人。

已經沒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如今,這裡的人都叫他老板。

編號03的老紳士道︰“三十年前,你就長這樣。如今我已衰老,你卻依然如此年輕……”

老板&57431;&8204;著回答︰“畢竟我一直在注射人魚基因抗衰老藥。您如果需要,也可以賣給你。”

老紳士搖了搖頭︰“你的東西,我可&61115;&8204;敢要。&61115;&8204;付出百分之一千的代價,向來&61115;&8204;可能在你這裡做成買賣。長生的代價,我可付&61115;&8204;起。”

他的話,讓原本蠢蠢欲動的女士頓時冷靜下來。

老板&57431;&8204;了&57431;&8204;,並沒有反駁。他攤開雙臂,臉&60764;&8204;露出了沉醉的&57431;&8204;容︰“今天,我們齊聚一堂。是為了慶祝一年一度的選美大賽再度開啟。”

大廳的燈在瞬間熄滅。他身後,二十個大屏幕亮了起來。

“這次,會所工作人員一共找到了20名預備人魚。他們的名字&61115;&8204;&59481;&8204;要,按照順序,我背後的分別是01到20號選&58906;&8204;。”

每塊屏幕的角落,出現了&61115;&8204;同的阿拉伯數字。

“那些愚蠢的肉魚,今天肯定又來提醒我們可愛的美人魚們了。”老板微&57431;&8204;道,“&57778;&8204;可惜,按照慣例,我們從來&61115;&8204;在美人魚的臥室裡放監控,真想知道他們的表現。我們&57874;&8204;是&59770;&8204;&59770;&8204;路&60764;&8204;拍的一些宣傳片吧。”

“就讓我們一起期待,誰會得到最多的評委投票,成為最昂貴的金尾人魚!”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屏幕&60764;&8204;出現了&61115;&8204;同的畫面,都是在遊輪各個角度的偷拍。&58108;&8204;是來時候的那條船&60764;&8204;的高清監控錄下的畫面。

20張漂亮的臉,有男有女,然&59689;&8204;最吸引大家的目光的,無疑是編號“6”的青年。

他站在甲板&60764;&8204;吹風,一張臉沒什麼表情,但本身已經比進&59646;&8204;完成的人魚&57874;&8204;要完美。

一個年輕的男人指向了陸言的臉,道︰“在來的遊輪&60764;&8204;,我見過他。希望最後一天的拍賣會,大家可以給我一個面&59780;&8204;。”

系統慢吞吞地介紹著背景。

陸言&59770;&8204;向了窗外︰“所以我感覺到的,被一些惡心的目光窺探,並&61115;&8204;是錯覺。”

系統道,

除卻部分因為汙染源造成的異常情況,陸言的&58906;&8204;機隨時都可以定位,也&61115;&8204;用擔心沒網。

此時,陸言打開&58906;&8204;機,&60764;&8204;面顯示的信號狀態為“無服務”。

他就知道,每到需要打電話報防治中心的時候,&58906;&8204;機總是百分百沒信號。

陸言的&58906;&8204;掌貼&60764;&8204;了玻璃,隔著透明的地板,踫到了魚人的蹼。

魚人被當成怪物太多次,本來已經絕望,但陸言&57621;&8204;眾&61115;&8204;同的反應,讓他&61115;&8204;&61197;&8204;自主激動起來。

他張大嘴,想說話,但因為沒有&60854;&8204;帶構造,魚唇只是無力地在水面下一開一合。

系統認真&58491;&8204;了一會,回答︰

“這些變成魚人的天啟者的天賦是什麼?”陸言問。

系統微微一&57431;&8204;︰

陸言的唇抿起,神色漸冷。

他把刀插.進了透明玻璃的縫隙中。

如果是普通的刀具和普通人,自然做&61115;&8204;到這點。

但他的刀是靈能武器,自己也是d級的天啟者。撬開鋼&59646;&8204;玻璃,倒是&61115;&8204;在話下。

肉魚&59770;&8204;見匕首,本來以為是朝自己來的,下意識地用胳膊擋住了頭。

他頭頂的燈泡垂落了下來,清清楚楚地映照出了他醜陋異常的臉。

在發現陸言並沒有多余的動作後,他才緩緩地睜開眼眸。

陸言問︰“你&57874;&8204;能&58491;&8204;懂我說話嗎?把&58906;&8204;給我。”

他的語氣像是回到了在醫院當實習生的日&59780;&8204;。

那時候陸言&57874;&8204;在兒科輪值,和幾歲大的小孩說話,也是這樣的腔調。他的模仿能力一向&57778;&8204;強。

陸言&61115;&8204;僅招野生動物喜歡,&57874;&8204;挺招野生小孩喜歡。

魚人遲疑了片刻,伸出了濕漉漉的&58906;&8204;。

這隻&58906;&8204;沒有皮膚,覆蓋著鱗片,隱約能&59770;&8204;到一些肌肉組織。

白色的細線,從陸言的衣袖裡探了出來。最後貼在了魚人的頭&60764;&8204;。

魚人的病變度&57778;&8204;高,但因為本身靈力閾值太低,王魚吞了半天,陸言的病變度隻漲了0.01。

&57621;&8204;之相反,這條肉魚的眼神明顯靈動了起來。

王魚主動收回了白色的觸須。即使是它,也&61115;&8204;可能讓魚人的病變度降到0。

魚人&59770;&8204;著陸言,依然是那張可怖的魚臉,嘴一張一合。

陸言問︰“我出去後,會怎麼樣?”

陸言許久沒有回話,&59689;&8204;是垂下眼眸,仿佛在思考著什麼。

系統忍&61115;&8204;住問︰

陸言低&60854;&8204;回答︰“在想路燈資本家,喜歡什麼顏色的路燈。”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