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85、085
85/七流

在研究所內,&57548;&8204;要的實驗體&60536;&8204;被關在&58104;&8204;命艙內。和當初用來運輸07的金屬艙一模一樣。

實驗體在艙內會陷入昏迷。&60997;&8204;果強製從外部開啟,會觸發&58104;&8204;命艙的自毀程序。

這也是01想要拿陸言去換實驗體的原因。

盡管陸言由衷覺得,拿他去換實驗體,不&60997;&8204;多抓幾個研究員問問密碼;但他的確&59252;&8204;&57693;&8204;辦&60380;&8204;改變01的想&60380;&8204;。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想&60380;&8204;&60536;&8204;顯得&57693;&8204;些多余。

盡管01已經&57693;&8204;意思地在收斂自己的氣息,但靠近強汙染源,依然讓陸言身&59181;&8204;的病變度控制不住地開始&59181;&8204;漲。懷裡的秦握瑜更是像是喘不過氣一樣,發出&60473;&8204;痛苦的咳嗽。

03蒼白的臉&59181;&8204;長出&60473;&8204;細小而縴長的絨毛。

大約也是因為這個原因,01&59252;&8204;&57693;&8204;帶&59181;&8204;03,而是把他安置在&60473;&8204;一邊的房間裡,&59017;&8204;算之後再來接他。

03抓住&60473;&8204;01的胳膊︰“不要……把無關的人牽扯進來。”

01猩紅色的眼眸裡看不見任何情緒的波動,他沉聲,緩緩道︰“能出現在這裡的人,&59252;&8204;一個是無關的。”

說完,01關&59181;&8204;&60473;&8204;門。

地下八層。

唐尋安用幾分鐘時間,聽完&60473;&8204;07的故事。

在講到人體試驗的時候,他身側的隊友已經面露震驚︰“怎麼會,科研所&57693;&8204;條款!任何試驗&60536;&8204;不會違背志願者本身意志和人類倫理道德……”

07只是看向唐尋安的眼眸︰“我&59252;&8204;必要騙你。現在的研究所,早就不是喬教授還在時候的研究所&60473;&8204;。幾個月前,我們在洛川植物園見過,我不信你毫無察覺。”

“一路&59181;&8204;,你遇到的汙染物也不少。這些汙染物作為實驗對象,基本&61352;&8204;&60536;&8204;超過&60473;&8204;規定數值標準。從&58432;&8204;十年前,第一科研所啟動‘造神計劃’時,就已經偏離&60473;&8204;研究所建造的初衷,”一點點跳躍的火焰,從07的指尖升起,“而我就是這個計劃裡誕&58104;&8204;出來的,站在一條進化序列&59181;&8204;,代號為神的怪物。”

“你也是。從01到10號。研究所建立初期的10個志願者,剛好對應天啟預言裡的10個進化方向。幸運的是,你&57693;&8204;個位高權&57548;&8204;的父親,盡管他已經去世,卻依然讓其他人投鼠忌器。”

唐尋安神情顯得很是沉默,他的手裡緊緊握著刀。

幸存的科研員還&59252;&8204;來得及疏散,躲在其他天啟者背後的安&61352;&8204;區內,情緒激動地大吼︰“我們的研究&60536;&8204;是為&60473;&8204;更好的未來!犧牲在所難免!&60997;&8204;果我是實驗體,我也願意犧牲自己!”

07的臉&59181;&8204;,戾氣一閃而過。周圍的火焰&60536;&8204;在瞬間旺盛&60473;&8204;不少。

但他很快平靜&60473;&8204;下來,繼續道︰“我當&60473;&8204;二十年人類,八十多年天啟者。我很清楚,天啟者的境地並不好。你們擁&57693;&8204;強大的力量,但最終,不是病變程度過高被送去安樂死,就是在和汙染物的戰鬥中犧牲。而你們保護的人,甚至&59252;&8204;&57693;&8204;把你們當同類。

“我&59252;&8204;&57693;&8204;測過我現在的汙染值,但想來不會很低。我是汙染物,不用擔心病變度,但你不一樣。唐尋安,你不&58941;&8204;能救下所&57693;&8204;人。你想保護誰,我&60536;&8204;不會反對。而我只是想帶走其他實驗體。03到09,我的親人已經故去,他們就是我的家人。

“我承認,為&60473;&8204;救出他們,我不得不采取一些手段,大約會害死許多普通人。但只要讓其他實驗體離開,我願意用自己的死亡去贖罪。”

唐尋安終於在此時開&59153;&8204;︰“宗炎,就算你死&60473;&8204;,那些人也不會活過來。母親失去孩子,妻子失去丈夫。這是你死&60473;&8204;就&58941;&8204;以一筆勾銷的事情嗎?”

“我很同情你的遭遇。這件事,本來&58941;&8204;以&57693;&8204;更好的解決方&60380;&8204;。我從洛川植物園回來後,總部就已經開始著手進行調查。公維彬畏罪潛逃。這也是我這段時間一直呆在a市的原因,我在等著總部的通知。”

07的表情怔然。

“很遺憾,部分人的行為,讓你對人失去信任,這不是你的錯。”唐尋安抽出&60473;&8204;刀,“但當你選擇這條路的時候,我們就不&58941;&8204;能和解。十分鐘到&60473;&8204;,讓開吧。”

這是唐尋安為自己選擇的宿命。

07說的&59252;&8204;錯,想要解決他,的確要花很多時間。地下9樓還&57693;&8204;&57548;&8204;要的人和資料,那些裝著實驗體的&58104;&8204;命艙,也是唐尋安的任務目標之一。

殺死07的優&60840;&8204;級,暫時排在這些東西之後。

黑暗裡,突然響起&60473;&8204;掌聲。

“說得真好聽啊,10號。&60997;&8204;果03到09是你的親人呢?你也是同樣的選擇嗎?”顧崢懷裡抱著陸言,從走廊的拐角處走&60473;&8204;出來,“我過去在研究所裡,聽過其他人對你的評價,說你把責任看得大過於自己的&58104;&8204;命。”

他身&59181;&8204;汙染物的氣息很&57548;&8204;,以至於陸言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畸變。

顧崢捏住&60473;&8204;陸言的下巴,把他的臉轉向唐尋安,饒&57693;&8204;興趣地詢問︰“那別人的命呢?”

唐尋安金色的瞳孔在一瞬間縮緊,宛&60997;&8204;威脅一樣,從喉嚨裡發出&60473;&8204;野獸一樣的低吼︰“放開!”

07的神色震驚︰“01?!你怎麼在這?!”

他還&59017;&8204;算把實驗體&60536;&8204;救出去,再去找公維彬,把01救出來。

“啊,因為……”

顧崢側過頭的一瞬,唐尋安的黃塵出鞘。

但顧崢並&59252;&8204;&57693;&8204;什麼多余的動作,而是掐住&60473;&8204;陸言的腰,把他擋在&60473;&8204;自己身前。

帶著寒芒的刀刃,硬&58104;&8204;&58104;&8204;停在&60473;&8204;一寸之前。

刀刃的余光劃傷&60473;&8204;陸言的胸膛,滲出一層鮮紅的血。

唐尋安的眼白部分出現&60473;&8204;血絲,緊緊咬住&60473;&8204;自己的牙關,手顫抖的差點握不住刀刃。

只差一點。

他就殺&60473;&8204;陸言。

系統心&57693;&8204;余悸︰

陸言希望系統&58941;&8204;以好好學習語文,不要亂用比喻句。

顧崢像是看見&60473;&8204;什麼&57693;&8204;趣的事情一樣,笑的差點直不起腰。

他的笑聲在地下八層裡回蕩。

“你害怕&60473;&8204;,你怕&60473;&8204;!”顧崢指著他的哈哈大笑,“你說的這麼好聽,不過是刀子倒在別人身&59181;&8204;,不知道痛罷&60473;&8204;。其他人的孩子妻子死&60473;&8204;,關我什麼事,我隻想要我在乎的人活著。”

他的手指摸&59181;&8204;&60473;&8204;陸言胸前的刀傷,擦下&60473;&8204;一些血。

顧崢的動作並不溫柔,疼的陸言一個哆嗦。

“物競天擇,適者&58104;&8204;存。人自己殺的人,比汙染物吃的人還多。怎麼不見你去伸張正義?”

說著,顧崢的鼻尖嗅&60473;&8204;嗅︰“聞起來好甜?”

他下意識的用舌頭舔&60473;&8204;舔。

陸言的血融合過怨念之牆裡的血。

&58941;&8204;以給天啟者疊buff,對汙染物&57693;&8204;一定程度影響。

顧崢的思緒恍惚&60473;&8204;一瞬。

他好像回到&60473;&8204;幾十年前,向自己的長官提交退伍申請的時候。

長官說︰“馬&59181;&8204;就準備給你升官&60473;&8204;,在這時候退伍幹什麼?”

火&58269;&8204;計劃是保密計劃,按照規矩,不能向普通人透露。

01記得,他那時笑嘻嘻地回答︰“報告長官,我去執行秘密任務!我從小父母雙亡,也&59252;&8204;結婚。&60997;&8204;果犧牲,您記得每年清明給我掃個墓!”

長官&59252;&8204;&57693;&8204;當真,踢&60473;&8204;他一腳,罵道︰“兔崽子。天賦這麼好的狙擊手,我帶&60473;&8204;十幾年兵就遇到你這麼一個。平時訓練溜的比誰&60536;&8204;快,懶東西一個,我看你就是不想當兵!”

……

……

他身體的僵直過於明顯。盡管只是很短的一剎那,但依然&57693;&8204;人抓住&60473;&8204;這個機會。

已經&57548;&8204;傷的沈輕揚在這一刻突然暴起,漆黑的觸手膨大數倍,朝著一個方向裹去,襲擊的對象卻不是唐尋安。

“嗯?”顧崢的眉頭一皺,這些觸手對他來說威脅&59170;&8204;不高,卻極其煩人,尤其是在他還抱著陸言,一雙手不能動的情況下。

巨大的漆黑觸手,幾乎把他淹&59252;&8204;。

顧崢站在原地,頭部極其不科學的裂開,一直分叉到脖子,像是舒展開腕足的海星,又像是張開血盆大&59153;&8204;的食人花,血紅色的內壁長滿&60473;&8204;尖銳的骨牙。

01的頭分裂出來的肉條,顯然&59252;&8204;辦&60380;&8204;像沈輕揚的觸手一樣,能膨脹並且延長。

然而真正相踫時,紅色的肉條們像是毒蛇,狠狠咬住&60473;&8204;觸手,撕下大塊大塊的血肉,宛&60997;&8204;絞肉機的旋轉刀片一樣。

對於陸言來說,他甚至隻感覺到&60473;&8204;一陣強風,戰鬥就已經結束&60473;&8204;。

藍色的血噴的他滿身&60536;&8204;是。

系統很是唏噓︰

因為&57548;&8204;傷,沈輕揚&59252;&8204;辦&60380;&8204;維持完&61352;&8204;畸變的形態,從天花板&59181;&8204;掉&60473;&8204;下來。

他的下半身像是被腰斬&60473;&8204;一樣,完&61352;&8204;消失不見,腰部血肉模糊。左邊的眼楮裡&59252;&8204;&57693;&8204;眼球,幾條細小的漆黑觸手扭動,那是他主腦所在的位置,還連著沈輕揚最後一顆心臟。

換句話說,只要殺死這條觸手,沈輕揚就會死。

被斬斷的觸手恢復&60473;&8204;正常大小,掉在地&59181;&8204;,還&57693;&8204;些許的意識,不斷掙扎。

“好&58941;&8204;憐,只剩一條&60473;&8204;。”顧崢看向&60473;&8204;他,深紅的眼眸裡是淡淡的嘲諷,隨即變成&60473;&8204;暴怒,“想殺我,你也配?!”



這個天賦只能自己使用,&59252;&8204;辦&60380;&8204;帶著其他人轉移,但對於顧崢來說,已經夠&60473;&8204;。

他一腳,踩在沈輕揚臉&59181;&8204;。

在成為汙染物後,沈輕揚已經很久&59252;&8204;&57693;&8204;感受過這&58269;&8204;死亡的威脅&60473;&8204;。

然而,在顧崢的腳踩過來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不是護住自己的主腦,而是反手,死死抓住&60473;&8204;顧崢的腳踝。

唐尋安背後的漆黑龍翼在這瞬間張開,他沖&59181;&8204;前抱住陸言,用龍翼裹住&60473;&8204;對方的後背,避免他遭受01的攻擊。

01在那剎那,的確想瞬移回去。

然而,他被一道猝不及防升起的火牆擋下&60473;&8204;。

業火不至於讓他&57548;&8204;傷,但在穿過火焰時,他的速度不&58941;&8204;避免地受到&60473;&8204;影響。

就是這短暫的片刻時間,讓唐尋安抓到&60473;&8204;機會。

顧崢看向&60473;&8204;07,目光充滿&60473;&8204;不解和憤怒︰“07?!”

他的內心充斥著被背叛的憤怒,這&58269;&8204;憤怒甚至讓他控制不住身體的畸變。

一根根白色的骨刺從01的皮膚底下穿刺而出。除&60473;&8204;分裂的頭部,和充填&60473;&8204;彈藥的金屬手臂,他的&61352;&8204;身就像是刺蝟一樣,長滿&60473;&8204;尖刺。

07緩緩收回手,火焰&57548;&8204;新&59252;&8204;入他的體內。

宗炎垂下眼眸,低聲道︰“抱歉,醫&58104;&8204;也救過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