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97、097
97/七流

雁北的根須身交織成網。想要抵擋醫生的侵入。

毫疑問,醫生個放《生化危機》裡都能拿來當boss的怪物。

他縴長的手指插.入雁北的根須,木質的碎屑掉落一地,空氣裡全草木的清香。

醫生的後背已經暴露了出來,一枚枚眼珠像水泡一樣,擠後背上。滴溜溜地轉,偶爾還朝他瞥兩眼,精神,看起來也屑。

事實上,醫生明白,為什麼陸言既沒有沖上來動手,也沒有丟下同伴逃跑。反而原地,神情漠然,像看戲。

貓捉老鼠他喜歡的遊戲。

醫生一步步往,而雁北的根須也越來越孱弱縴細,像一株隨時能折斷的小樹。

雁北樹化的狀態時,能移動的。

如果掌握了進攻的主動權,那就只能被動挨打。

知道系統會會心疼,至少陸言看著挺心疼的。

過他和普通人的腦回路同,心疼並會讓他有什麼多余的想法。

他依然等待著系統的通知。

[留給你的機會只有一次。對於你來說,汙染值7000的汙染物已經足以致命。除非你願意讓自己的病變度直接超過95。]

病變度上漲並非全壞處。至少同樣的靈力閾值,能讓陸言獲得更高的身體強度。

病變度短時間內上漲過快,容易直接踏入另一個非人領域。

汙染物的領域。而一旦進入,這種狀態可逆的。

從醫生打開到現,其實也過才過30秒。

雁北的胳膊也開始了樹木化,更多白色的樹根長了出來,和面的怪物糾纏一起。

生的根須雖然夠強韌,勝數量眾多。

總有那麼幾條漏網之魚,能躲開醫生的進攻,夠深深扎對方的皮肉上。

扎進去的樹根以血肉為養分,怪物紅色的肌上長出了白色的花。

因為這突如其來的疼痛,背後的眼楮終於再注視著陸言,而因為劇痛流出了血紅的淚。

[上。]

幾乎系統剛說完,陸言一躍而下,手裡握著的地獄之火狠狠往怪物後背重要的眼楮扎去。

那一枚有著銀色瞳孔的眼珠,它瞬間緊緊合上雙眼,用強韌到可思議的眼皮夾住了刀尖。

火焰蔓延開來,醫生發出淒慘的叫聲,顧上面近咫尺的小樹人,轉身想掐住陸言的脖子。

幾根縴細而堅韌的樹枝擋了怪物的面。生的樹枝孱弱,隻讓醫生停頓了那麼一秒。

這一秒,戰鬥中,已經夠了。

甚至需要系統的囑咐,陸言遵從本能,張開了嘴,死死咬住醫生背後的眼球。

怪物地上掙扎起來,幾根血紅的觸手陸言的腰腹上穿了幾個洞,覆蓋滿鱗片的軀體,這些觸手面像紙糊的盔甲。

【天賦159-切割】。

毫意外,陸言感覺腰間傳來一陣劇痛。他能猜到,自己的腰上應該劃開了一道血線。

再離開,可能會真的被腰斬。

他就像毫察覺一樣,依然死死地,咬著醫生背上的眼珠。

王魚裂開了,嘴裡全猙獰的獠牙,大大地咬著怪物的皮肉。

地獄之火又往裡面扎進去了半寸。

審判的業火自虛空燒起,灼燒的火焰血管裡奔湧,流向醫生的四肢百骸。

它發出了刺耳的嚎哭,陸言離的太近,被這瑣碎而尖銳的哭喊聲刺激的眼發黑。

他的力道卻沒有減緩分毫。他的腦海裡只剩下了一個念頭。

吃了它。

醫生堪重負,倒了地上。至始至終都明白,自己為何會從獵人變成了獵物。

……

……

雁北靜靜的看著眼這一幕。

倒地上的醫生已經停止了掙扎,隻它縴長的手偶爾會有自主意識似的顫動幾下,上面的肉須偶爾會扭動一下。

陸言還進食。寂靜的室內,細細的咀嚼聲。

除了進食,雁北一時之間竟然想出其他詞匯來形容。

純粹、直觀,像獸。

深紅的血液已經凝固,沾了陸言的臉上,像粘稠的糖漿。

他抬起頭,看向雁北,原本漆黑的雙眼,有一隻已經徹底變成銀色。

雖然陸言也希望自己吃相能好看點,情況緊急,條件允許。

他摸了摸自己腰側,血線起碼沒入了一半,切到了骨頭。陸言甚至懷疑自己現站起來的話,上半身會從中間折斷。

再生正緩緩修補著他的傷勢,包括受傷的脾髒。

[恭喜宿主,這條魚的收集進度已經達到了1/2。]

融合汙染物的後遺癥已經初步顯露了出來。陸言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指尖長的過分,甚至多出來了一節手指。

他的手指有四節。頂端的部分,像貓貓的爪子一樣,指甲彎曲生長,有著月牙似的弧度。

這個怪物的身體強度連銀色長弓配套的箭都難以刺破,然而此時,陸言用長出的指尖劃了一下,醫生紅色的肌肉像牛腩一樣柔軟,經過切割後,滲出腥臭的血。

陸言等了許久,才等到手上的畸變結束,並且回到了正常水平。盡管如此,他的手骨依然比原來長那麼一截。

陸言取下了醫生腰間掛著的鑰匙。

[恭喜宿主獲得地下室鑰匙x1。]

由此可見,人到中年,總免了把鑰匙串掛腰側的皮帶上。

陸言摸了摸自己的腰。被斬斷的半截身體從表面上看,應該已經粘了回去。

他問系統︰“打完boss,難道該掉個補給箱?”

系統︰[會吧,會吧。會真的有人把現實當角色扮演遊戲吧。要你這守屍,看看醫生會會變成一個大血瓶?]

雁北身上的根須已經收了回去。隻四肢依然有殘留的白色根須,太能動。頭上僅有花苞,還長出了幾片嫩綠的葉。

陸言走了過去,雁北的目光依然驚疑。

他擦了擦臉上的血,問︰“嚇到了?”

雁北搖了搖頭。

於,陸言輕輕笑了一下︰“我背你。”

雁北乖乖地趴陸言的背上,他輕輕嗅了嗅,聞到了陸言身上血液的味道。

醫生的血臭,陸言的血聞起來,意外的甜。讓他想起了之防治中心裡喝到的營養液。

雁北看著他耳側長出來的鰓裂,道︰“我見過的天啟者,病變方向都朝著一個方向走。你身上似乎有好幾個畸變的方向。”

陸言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事實上,他自己都清楚,自己究竟往什麼方向畸變。

於,雁北道︰“你放心,我會幫你保密的。”

羅曼克莊園三巨頭才打了兩個,三人探險小隊就已經損失慘重。

雁北受傷,病變度已經突破80,論如何,都應該繼續使用天賦能力。

陸言好那麼一點,也負傷狀態。而米迦勒被困了隧道裡,下落明。

莊園裡的三個怪物,妻子早開始畸變的汙染物。

她的肚子裡甚至還有明生物的胎盤變成的孩子。

陸言懷疑這座莊園的主人,已經到達了s級。

[還差一些。]系統坦言道,[她馬上要生產了。大自然裡,管什麼生物,生產的時候都虛弱的。哪怕汙染物也例外。]

[這你的機會。當然,你也可以要。事實上,我本來就贊同你現抵達克羅曼莊園。對於現的你來說,這裡過於危險。哪怕危險總和機遇並存。]

接連吞噬了商人和醫生後,陸言的靈力閾值已經暴漲到了5900。

當初,教皇也靠著吞食的方式增長的靈力閾值。

過那也幾十年累計的成果,03的研究員,哪怕知道教皇死了,也敢讓他像陸言這樣暴飲暴食。

“吃”簡單粗暴的、和汙染物融合的方式。

第三研究所給人做融合手術的時候,光處汙染物都有幾十道工序,致力於讓副作用降到低。

換成其他人,現可能早就被汙染物撐破了身體。也就陸言,隻胃裡稍微有些難受。

吃撐的感覺並好。

陸言推開了另一邊的房間,讓雁北躺床上。

這裡一個童房,落了少灰塵。角落邊許多毛絨玩具。

“你這裡等一下,我去找米迦勒。”

他並打算帶雁北一起去地下室,太危險了。

雁北的身體已經撐住再一次的戰鬥。雖然對方痛感和快感的神經置換,傷勢卻真實存的。

醫生和商人都死了,整個古堡除了有點像恐怖片現場外,並會有什麼危險。

雁北抬起頭,表情茫然︰“你要丟下我嗎?”

異國他鄉,又連番遇險。或許因為吊橋效應,他對陸言的態度依戀。

陸言︰“。”

雁北低頭,長長的頭髮落床上。擋住了大半已經畸變成樹木根須的手臂。

他的下肢大部分都已經植物化。止戰鬥,連獨立行走都艱難。

“因為……我累贅嗎?”他的聲音隱約帶著點鼻音。

雁北轉頭看向了牆壁,太想看陸言。

陸言遲疑了片刻,摸了摸他的頭︰“。因為我要去的地方,可能會危險。”

雁北突然覺得好像那麼難受了。

他的胸,從心臟位置,開出了一朵紅色的花。

“這個,送給你。”

[恭喜宿主獲得隱藏道具︰雁北的紅色小花。]

[這雁北送給喜歡的人的禮物,盡管他並解什麼愛。]

[作用︰能抵禦一次致死傷,傷勢會轉移到雁北身上。]

雁北抖了抖被子上的灰,蓋了自己腿上,躺了床上,輕聲道︰“那你早點回來,我怕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