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07、107
107

陸言看著抱著自己腿不放的宋景辰,略微感到一些頭疼。

他說︰“放手。”

宋景辰松開了手,卻沒有起來,只是用那種濕漉漉的,充滿祈求的眼神,眼巴巴的看著他。

系統幽幽道︰[也多虧他沒尾巴。要不然狗狗龍的鱗片豈不是該變成綠色的了?]

陸言覺得自己應該反駁,但是在腦海裡和系統吵架這種行為過於小學生,沒什麼必要。

他對宋景辰道︰“你先回去,學校馬上要查寢了。”

宋景辰猛地搖頭︰“吾主,我不願意回到那個充滿異教徒的骯髒之地。馬上就是畢業選拔會。我不想去神國,忍辱負重服侍那些惡心的異教徒!”

很小的時候,宋景辰被汙染物送回了學校。

那之後,他擁有了其他學生沒有的一些優待。

根據老師們的透露,他是一定會被神國的大人們選中的。

所有眷族都明白,去了神國,就很難有機會再回來。

[在學校裡,判斷這些眷族質量好壞的標準。就是看是否覺醒成為天啟者。]

[宋景辰很小就覺醒了。不出意外,他肯定會在畢業季的時候,被送到神國,參加大人們的狩獵比賽。]

[也許會被吃掉,也許也能病變度超過100,然後成為“神族”。]

陸言道︰“我記得學校裡的監查員和老師,也是從這些參加過狩獵的學生裡選出來的?既然都知道自己是神族的獵物,為什麼還會回到學校,成為劊子手?”

[是。但人的智力和認識,是社會綜合的結果。不少眷族都發自內心地認為,能被神族吃掉,是回到極樂淨土的最好方式。這一點甚至寫進了他們從小學習的教科書中。只是把吃換成了更委婉的說法,融合。]

[更何況,大多數人,都只是在渾渾噩噩的活著罷了。為虎作倀,自古有之。]

[特別清醒的人,都已經因為信仰不堅定,被當做異教徒審判了。]

按照系統提供的信息,在神國,所有人類嬰兒一出生就會被打上真主的精神烙印,具體表現為脖子後面的、像是貨物標識一樣的條形碼。而信仰不堅定的眷族,脖子後的條形碼會消失。

這也是神國子民區分信徒和異教徒的標志。

陸言拉開了宋景辰的衣領子,發現這個條形碼還在,並且莫名讓他感覺很是親切。

他思考片刻,用手指踫了踫這個東西。

瞬間,陸言的腦海裡跳出了兩行字——

【宋景辰】

【海神教狂信徒,編號︰0000001】

陸言︰“……這是什麼原理?”

系統︰[真主的信徒變成你的了,這很科學。當信徒們不再信仰教會的時候,他們脖子上的精神烙印就會消失。]

[每年,學校也會通過這樣的方式,檢查信仰不忠誠的眷族。並且把這些叛徒送進加工廠處理。]

唯一能察覺到精神烙印差別的,大概就是真主本人。

好在它大概是沒那麼閑,一個個來檢查信徒的。

陸言摸了摸他的頭︰“不用擔心。我會在畢業季來臨前趕回來。這幾天小心一點,不要暴露自己。”

宋景辰的目光依然虔誠而炙熱︰“那我等待您回來。”

*

神國內部,盡管過去的遺跡還在,但人類文明,尤其是和科技有關的東西,幾乎都不見蹤影。

大半夜的,這裡甚至看不見燈光的存在。抬頭就是璀璨的星空。

柏油馬路早就被樹根頂穿,無人居住的城市,蒙上一層落敗的灰。

陸言從馬路邊,翻出一輛越野摩托,撬開了其他車的油箱,給這輛摩托灌滿了油。

深夜裡,摩托車響起嘹亮的轟鳴聲。

陸言並不擔心車的噪音會引來汙染物,畢竟這裡離神國核心地帶還遠。

他靈力閾值都七千多了,來一個殺一個,因此騎車姿勢都格外囂張。

[大多數普通汙染物,是不具備人類感情和思想的。因此,神族們不需要其他的娛樂,也不需要現代文明。它們只是真主控制下,用於維持如今這個社會穩定的工具。]

[而且,汙染物內部也會有吃掉同類晉級的行為。真主這個大腦花,自從舍棄人類軀體後,就基本放棄了本身的戰鬥力。能活到現在,也是利用人類天啟者,解決了不少汙染物。]

長嘉島說大不算大,畢竟島上大部分其實都是森林。但說小,也確確實實有幾百萬的常住人口。

45年過去,還記得人類社會的人,已經被圍剿的差不多了。只剩零星幾個幸存者基地,因為有天啟者的庇護,還在苟延殘喘。

[最近的一個幸存者基地,騎車大概要6個小時。]

系統在陸言的腦海裡,標記出了大概的地點。

陸言趕到的時候,差不多快天亮了。

為了躲避神族的追殺,這些幸存者基地,都建立的相當隱蔽。而且被發現後就會迅速轉移。避免被一鍋端。

譬如陸言要去的這一個基地,就是在一個村子裡。

來的路早就被泥石流沖垮,看上去蕭條異常。

車開到半路,這裡就沒了路,好在現在離基地已經不遠。

陸言把車停在了半路。繼續往前走去。

他來的時候,本來裝了很多東西在船上,奈何船壓根開不□□。因此身上隻帶了武器、鎮定劑和特效藥。

自從覺醒後,陸言對危險的感應總是格外靈敏。

他抬頭,往遠處的山坡掃了眼。

狙擊手收回槍,低聲道︰“呼叫總隊,有陌生人。似乎是天啟者,我已經被發現了。”

“見過嗎?”

狙擊手道︰“似乎,沒見過……”

“全島幸存的天啟者就那麼幾百號人,沒見過你還不開槍?!這肯定又是真主那癟三的陰謀——!”

二十年前,真主想要殺死現在幸存者基地的首領。於是特地神降到一個信徒的身上,假裝成天啟者,騙取了其他人的信任。

那一次,基地差點全軍覆沒。

狙擊手遲疑了︰“但,但是……這個人,他在對我做暗號。”

在總部參加培訓的那幾個月,陸言學過一些專門的手勢,目的是為了和隊友在不方便說話的時候溝通,大多是一些簡單的指令。

如今,他朝那個狙擊手比劃的手勢,翻譯過來就是“危險解除,停止行動”。

幾分鐘後。有人領著四五個天啟者,從街道另一頭走了過來。

領頭的是一個身材壯碩的中年人,目光銳利,臉上有一道貫穿的刀痕,手裡拿著一根帶刺的鐵棍,威脅性地在半空揮得呼呼作響。

“蒼穹基地。李東成。你是哪個基地的?我怎麼沒見過?”

陸言︰“我是從外面來的,今天才上岸。”

李東成一愣︰“外面?哪個外面。”

“k市,特別行動部。”說著,陸言從懷裡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證,“陸言。b級天啟者。”

李東成手裡的頓時棒子“ 當”一聲,掉在了地上。

他奪過陸言手上的證件,認認真真看了許久︰“是真的!寧隊手上也有這個!”

李東成口裡的寧隊,全名叫寧淮。是45年前神國行動的那批重創真主的天啟者之一,也是如今蒼穹基地的負責人。

李東成用檢測儀,在陸言身上掃了掃,顯示的汙染值為0。

他們用的檢測儀都是四十多年前,早就被淘汰的產品,很笨重,也容易壞。但在基地內部,可是稀罕物。

李東成警惕心降低了不少,道︰“寧隊昨天晚上才出去,說是去打獵。估計要上午才會回來。陸小兄弟,勞煩你先等著了。我可以帶你在基地裡先轉轉。”

[這個基地,因為寧淮的存在,算是神國裡發展的最好的了。收納了兩萬多難民,基本實現了自給自足。]

這個隱匿在深山的基地,築起了一座布滿電網的高牆。

陸言在基地外圍稍微逛了一下,全程,都有李東成的陪同。

外圍。有不少人種田耕地,發展畜牧業,但都是沒有覺醒的普通人。

除此外,還有學堂和醫療站。聽說,最裡面還有一個小小的科研所和發電站。

“科研所裡幹什麼的都有,研究水電的,水利的,汙染物的,搞建築的,編教材的……反正一百來號人,都叫科研員。”

而覺醒的天啟者負責在外搜集物資,解決汙染物。

[幾十年下來,基地幾經搬遷,幸存的人類越來越少。總數加起來都不到7萬。在最開始淪陷的那段時間,還有人想著抗衡真主和神國,越往後,大家越能感覺到差距,意志也越發消沉。]

說著說著,下課鈴響了。

幾個小孩興高采烈地從學校裡跑了出來,在路過李東成的時候,叫了聲“李隊!”

李東成笑了笑,從兜裡掏出幾個糖,給了這些小孩︰“省著點吃。現在沒人生產這些。運氣好才能踫上。”

他們一出生就在神國,從來沒見過外面的世界,但卻依然顯得無憂無慮。由此可見,基地把他們照顧的很好。

系統道︰[哪怕是這樣惡劣的環境,人類依然能頑強的生活。真是可愛。]

李東成趁著寧淮還沒回來,問了陸言許多事,都和外面有關。

當初長嘉島淪陷的時候,他還小,只知道一夜之間變天了。許多人坐上船,想逃走,卻葬身在了海底。

在知道了外面的一些大概情況後,李東成的臉上不可避免地露出了羨慕的表情︰“好想出去看看。”

陸言思考了片刻︰“應該很快就可以。”

李東成哈哈大笑,看起來並不當真。

說著說著,基地入口處突然一陣躁動。

李東成眼前一亮︰“這架勢,肯定是寧隊回來了!”

寧淮在基地內,應該很受愛戴。

在這一刻,許多人都放下了手裡的活,跑到了基地門口迎接。

陸言也混在人群裡,看向基地入口。

和想象中不同,寧淮看上去很年輕,左手夾著一支煙,右手拖著一袋漁網,網裡裝著他這次出行的戰利品。

和正常人不一樣,他的臉上有三雙眼楮,從額頭到正常眼楮的位置,依次排列。

寧淮的下半身並沒有人類的雙腿,而是八節蜘蛛一樣的腿,覆蓋著尖銳的甲殼,泛著深紫色的寒光。

[寧淮,n市人。八十年前的第一批天啟者。如今靈力閾值10700。病變度在92到95之間徘徊。]

這是陸言印象裡,第二個靈力閾值破萬的天啟者。

[因為病變度太高,他已經很難維持正常人類的形態。]

因為這八條蜘蛛腿的原因,寧淮的視野比周圍人都高那麼一大截。

他一眼,就看見了人群裡的陸言。

寧淮俯下身,微微眯起眼,噴出一口煙,問︰“哪來的?”

作者有話要說︰  太短了,我不敢說話。

(但微博裡又有新圖了)

————

*修改了一個人名,好像和國外的藝人撞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