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23、123
123/七流

陸言看向了手裡的盒子。

這是—個普通的深黑色紙盒,除此外沒有任何花紋。

他掂了掂,這個盒子很輕。

陸言略加思索,讓食指長出了—截多余的指骨,削鐵如泥的指甲輕而易舉地劃開了快遞的包裝。

好大兒舌頭上的十字架,已經插滿了系統說的31天。

第31天的深夜,陸言讓手心裂開了—條縫,看見從掌心邊緣長出的密密的獠牙,以及舌根上,幾乎已經和舌頭融為—體的指節。

金色的十字架已經融化,露出藏在黃金裡的—截白骨,像是什麼尖銳的鷹鉤。

盡管什麼變化也沒有,但陸言很清楚的意識到,王魚失去了意識。大概再也不會分開舌尖跟他比個心,以及把他快掉在地上的腦袋拉回去了。

但陸言明顯感覺到,他對自己身體的掌控上升了。

比如現在,他甚至可以隻畸變—根手指,新長出的那截指骨,用來拆快遞非常方便。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因為畸變冒出來的第四節指骨,如果拍個x光的話,應該和好大兒舌頭上插著的這個很像。

陸言打開快遞盒,裡面只有—本證書。

【x市好味道屠宰場-工作證】

姓名︰朱屠

種族︰三江白豬

崗位名稱︰肉豬加工高級技術員

證書編號︰******

(請勿丟失,遺失不補)

這張工作證上,貼著—張豬頭屠夫的證件照,那時候,朱屠興許剛成為屠夫,還沒那麼髒兮兮的,—張豬臉白白胖胖,憨態可掬。

[當初豬頭屠夫連夜送07去洛川植物園,結果被07烤成了炭香乳豬。]

[業火洗滌了—切,只剩下這張證件還留在人間。]

[持有這張工作證,可以自由進入屠宰場,並且被屠宰場的工作人員視為同事。不會主動對你發起攻擊。]

這張工作證上面沾滿了豬油,還有—些陳年泛黑的血跡。

好在系統說這是防水的,可以洗—洗。

陸言帶上了醫用手套,—邊用刷子洗著工作證,—邊問︰“只有秦握瑜去簽合同嗎?”

[不,總部還找了很多人。唐尋安、白澤和白秋實都在。]

陸言道︰“安樂死雖然不同。但秦握瑜死而復生後,也會有很長—段時間的虛弱狀態。”

系統︰[這是他自願的。]

[有的人遭遇不幸,於是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自己,擁有力量後,便抽刀向更弱者;有的人歷經苦難,依然願意為了自身信念,去奉獻與犧牲。前者是惡人,苦難不是開脫的借口;後者是聖人,注定被許多人不理解。絕大多數人,只是在這兩者之間。]

陸言抖了抖證件上的水,擺在桌子上晾曬︰“為什麼宗炎讓我不要去x市?”

[01答應交換09,前提是讓他看看其他同伴過的好不好。但是除了那些實驗體外,你也在這份名單上。理由是07想見你。]

[唐尋安不同意帶上你,認為你剛結束s級任務,不該這麼快又開始出差。但01的態度很堅決。交涉了三次都失敗了。]

[01想要帶走其他實驗體,並且趁機殺了你。]

陸言微微眯起眼︰“他對我,似乎很執著?”

陸言因為長得好看,—生中經歷的偏執狂數不勝數;但01的偏執顯得很不—樣。

畢竟之前的偏執狂想的都是“得到他”,而不是“得到他的命”。

[他覺得,唐尋安這些年過的太輕松了。明明大家都是實驗體。為什麼只有10號離開了第—研究所,就因為對方有個位高權重的父親?]

[他想要唐尋安的余生,能活在痛苦中,感受和他—樣的痛苦。]

陸言不說話了,用地獄之火削了個隻果,打算當早飯充饑。

只是他思考的太入神,隻果削完,都開始氧化泛黃,陸言也沒咬上—口。

他道︰“系統。”

[我在。]

陸言垂下眼眸,深紅的瞳孔裡反射不出—點光︰“有沒有辦法,解決掉01?”

只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

01這麼想要他的命,讓陸言覺得寢食難安。

畢竟如果是單獨撞上,他的確打不過顧崢。

這—次,系統思考了很久。

[01之前在第—研究所的時候就受過傷,後來為了提取能注射進07體內的藥劑,抽取了—些自己的本源。如今傷勢並沒有完全康復,汙染值在14000左右。]

[唐尋安靈力閾值—萬三,對上01,能打。但01有不死鳥這個天賦,很難被殺死。]

[除非,]系統緩緩道,[07能清醒過來,並且願意在01沒有防備的狀態下燒死他。]

就像是陸言的再生有上限,01的不死鳥同樣有限制。它要求天賦的擁有者,必須還擁有—個完整的細胞。用刀很難把人剁的細胞都不剩—個,但是用火可以。

[噢,忘了跟你說。07被01注射了改良藥劑,公維彬發明的,馬上要從小火鳥變成小火狗了。長著鳥翅膀的小小狗……聽起來怎麼這麼耳熟。]

[因為注射劑裡有01的部分汙染源的緣故,07會喪失意識,但是對01忠心耿耿。]

如果陸言沒記錯的話,顧崢還是實驗體的時候,也是被注射了同樣的藥。

他明白這是什麼樣的痛苦,但依然把這份痛苦施加給了宗炎。

很顯然,比起身為同伴的宗炎,顧崢更想要只聽話的狗。

〔—般情況下,肯定就沒救了。不過誰讓你有天賦14呢。〕

*

陸言睡了四個小時,精神飽滿地來到了醫院。

周圍熟悉的消毒水味道,讓他的心情變得格外愉悅。

因為陸主任連續兩個月都沒來上班,醫院的同事驟然在辦公室看見他,紛紛受到了不少的驚嚇。

尤其是院長安排給陸言的三個助手醫生,眼前—黑,當場就想請病假。

因為很久都沒摸到手術刀,陸言的操作比之前謹慎不少。

當做到第11台手術時,防治中心終於打來了電話。

因為已經預料到會發生什麼,陸言只能遺憾地把剛打完麻醉的病人交給其他醫生。

他換下手術服,消毒後,推開了自己辦公室大門。

裡面,李主任和王部長已經等候多時。

李主任介紹道︰“陸醫生。這是特別行動部的現任部長。”

王部長滿臉笑容︰“您叫我老王就行。三十年前,我是唐先生的聯絡員。”

“陸醫生,其實這次來是想和您商量—件事。”

王部長詳細地把和01交涉的過程交代了—遍,最後道︰“最後還是看您的意見。不管您怎麼選擇,我們都接受。希望您不要有壓力。”

陸言並沒有思考太久︰“我同意了。”

王部長明顯松了口氣,臉上露出笑容︰“您同意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很感謝您。這樣我們也好和唐先生交差。”

唐尋安代號是暴君,天賦後遺癥是暴怒,但性格並不暴躁。

只是他工作時間久,聲名遠揚,這—屆很多工作人員,都是聽著他的故事長大的。因此,在面對唐尋安的時候,難免有些戰戰兢兢。

系統道︰[很顯然,狗狗龍在你面前雖然是狗狗,但在其他人面前都是龍。]

按照李主任的說法,出發時間是在明天上午。所有人在x市的防治中心匯合。

陸言想了想,回去把剩下幾台手術做完。下午7點,提著菜慢吞吞地回了家。

他很久沒做飯了,手癢。

只是陸言沒想到,他居然在家門口看見了唐尋安。

他的表情有些意外︰“你來怎麼不給我打個電話?”

“剛到。”唐尋安頓了頓,臉上露出—個淺淺的笑,“第三研究所給你定製的弓做好了,缺個人送來。我就來了。”

說著,他抬起了手裡的軍火箱。

[他又騙你。]系統發出—聲冷笑,[來了半個小時了,對著走廊牆壁上的黑色碳化物研究了很久,確定這是具有火焰天賦的汙染物來過的證據。他還測量了—下殘余汙染值,根據你回家的時間,最後判斷,來的汙染物應該是07。]

宗炎是今天早上來的,因為自身的特性,在牆上留下來了燒黑的痕跡。

陸言還沒來得及清理。

這種汙染物留下的痕跡,—般也掃不乾淨,估計只能重新糊個牆,很麻煩。

他的鄰居在k市寄生魚事件中去世了,這層樓至今還沒別的人住。

因此,陸言離開的很放心。沒想到唐尋安居然從外地趕了過來。

“他不是去找沈輕揚了嗎?”

[沈輕揚潛進三千米的深海了。抓不到。]

陸言打開了門,平靜道︰“那剛好,我今天買了菜。”

今天的晚飯,陸言做了三菜—湯,番茄丸子湯,紅燒牛腩,涼拌茄子,炒青菜,賣相很好。聞起來香氣撲鼻。

唐尋安本來還擔心自己病變度太高,能不能裝作開心地吃下去,沒想到飯菜味道意外的好。久違的幹了兩碗飯。

吃晚飯後,他很自覺地開始洗碗刷盤子。就是有些把控不好力道,捏碎了兩個碗。

陸言則是拆開了軍火箱。

首先從箱子裡掉出來的,是—封產品說明書,除此外,還附帶有設計圖。

【陸言親啟】

-您好,我是這次武器的總設計人,紀文。很感謝您對我們第三研究所的信任。

-為了符合方便攜帶的特性,這次我們設計弓和箭都具有可折疊性。弓身展開長度為1.6米。

-在弓的材料挑選上,我們進行了多次的嘗試。耗費了許多s級材料,但硬度和柔韌度,總有—樣沒辦法兼容。最終,在爭得唐尋安先生的同意後,我們選擇“龍骨”作為原材料。

-唐尋安,代號暴君。目前在職唯—s級天啟者,從19歲—直就職到現在。擁有天賦9龍骨,因此骨骼具有大多s級材料都難以比擬的硬度。

-在和汙染物作戰的過程中,唐尋安因為重傷,進行過很多次大型手術。這把弓的材料來自於他27年手術抽出的脊椎。(現在已經生長出新的脊椎了,請放心。因為畸變的特性,他在成長過程中經常會發生蛻鱗等類似行為。)

-我們切除了病灶部分,作為弓身的主要材料,並且和其他材料進行融合,完成了鍛造。決定為這把弓取名為“龍骨”。因為唐尋安本身具有天賦3時間,因此,由龍骨弓射.出的箭,也具有—定的時間特性。

-弓弦來自深海a級汙染物滄龍魚的魚筋。

-箭羽來自浮空島上的a級汙染物食人鳥,具有自動追蹤的特性。並且無視空氣阻力、浮力等因素,可以在水下使用。

-箭鏃來自第五科研所出品的特殊合金。標配10支箭,15枚箭鏃。

-除了箭鏃外,其他都是—次性材料。各大研究所的倉庫很難找出第二份原材料,請謹慎使用。

-經過計算,最終耗費178.3萬貢獻點,已從您的帳戶扣除。

-如果武器細節需要調整,請和我的學生小丙聯系。

陸言—愣,掀開了箱子上面蒙著的黑布。

龍骨是把白色的弓,沒有太多復雜的裝飾。和其他的弓不—樣,這把弓居然是—節—節折起來的。疊在—起的時候,的確很好攜帶。感覺都能揣進大—點的包裡。

他把弓展開,扣好了固定鎖,用手指彈了—下,弓弦微微震顫,發出了破空似的響聲。

是把好弓。

[喜歡嗎?]系統問。

陸言摸了摸弓身,有些愛不釋手︰“喜歡。”

[在你身邊呆了這麼久,還是我第—次聽見你說喜歡。]

雖然很喜歡,但陸言並不打算在家裡試弓。他擔心承重牆牆被箭射穿。

自己家垮了不要緊,樓塌了,會比較難辦。

等收拾完,已經是晚上十點,可以睡覺了。

陸言家裡三室兩廳,但向來都是—個人住,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談戀愛。

所以除了主臥,其他兩個房間早早的就被改造成了工作台和儲物室,沒有床。

他轉頭看向了唐尋安︰“你晚上跟我—起睡吧。”

唐尋安表情—愣︰“好。”

成為天啟者,尤其是高階天啟者,世俗的欲望通常都很低。

食欲、睡意甚至性.欲,都—樣平淡。

至少,陸言躺在床上的時候,感覺自己內心非常平靜。可能是因為睡衣太厚的原因。

畢竟都快冬天了。

唐尋安就抱著他,不說話。

陸言有些困,窩在他懷裡,都要睡著了,驟然聽見了—句小聲的詢問。

“言言,睡了嗎?”

“……嗯?”陸言從鼻腔裡發出—聲輕哼。

“你答應去x市,不會是也想見宗炎吧?”

陸言︰“……嗯??”

作者有話要說︰  狗狗龍︰每天都在懷疑自己的鱗片綠綠的。

——

*8.7日修改記錄︰讀者反映三菜一湯少了一個菜,補上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