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H Game王子不愛公主》第46章
5-1,老漢推車 H

  「我才──呃啊──」

  反駁的話才方至嘴邊,冰染由口中吐出的便成為羞人的呻吟,整個人由於後穴突如其來的填滿和火熱放聲尖叫,雙足失去了支撐的力量,軟綿綿的身子順勢落入青瀾懷抱中,讓慾望進得更深,顫抖著的唇溢出的嚶嚀更是妖嬈,接著便被壓在結成冰面的湖泊上恣意侵犯。

  「嗯……不、不要那麼快……啊啊……」那是種很詭異的感覺,被冰凍到失去知覺的後穴,和與之極端的炙熱摩擦在一塊,刺激和麻痺感同時作用,冰染制制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感覺,只是無意識的哭泣低鳴著。

  「……裡面不像以前那樣熱得要融化我似的,反而很冰呢……雖然不習慣,不過還是很緊很舒服喔……」一面掐著冰染的纖腰撞擊著,青瀾汗濕的俊臉也露出邪魅的笑容這麼說著。

  「哈啊……還、還不是你把冰……」冰染面色緋紅雙眼迷濛,幾乎是恍惚的喃著,隨著每一下撞上臀部的響亮肉體拍打聲,全身也隨之迎合似的搖擺著。

  「我想試看看熱漲冷縮是不是對……這裡也有效啊?」青瀾語氣帶著濃濃的戲謔語挑逗意味,更在說到一半時,意有所指的特意狠狠撞了下,表達所謂的「這裡」之意。

  冰染驚叫了聲,暈乎乎的腦袋在聽到這樣羞死人的東西時,立刻恢復了功能面紅耳赤的嚷著:「唔!去死啦──」

  熱漲冷縮這種東西他也想得到,到底腦子真的生到下半身去嗎──

  「好像有點用呢,嗯……稍微又更緊了些唷。」游刃有餘的俯下身在冰染可愛的耳殼上咬了下,抽插的速度卻沒絲毫減緩,直讓身下的嬌小人兒淚汪汪地擰著眉媚吟不已。

  「閉嘴!……要做快做啦,不、不嗯……要只會出一張嘴!」

  「啊,我都忘了你出兩張嘴很累的。」青瀾又接了這麼句讓冰染吐血的話,接著大約是想證明自己不只會出一張嘴,下半身可是更厲害的,冰染被曲起的美腿突然被抓著轉了圈,插著的部分還緊緊相連著,卻在甬道中摩擦並旋轉的敏感的腸壁。

  「啊嗯──呃,你、你幹什麼……」莫名其妙被翻成面向下趴的姿勢,尤其還以這樣丟臉的方式翻身,冰染伏在冰冷的冰面咬著唇嬌喘連連,忍不住縮了下因這樣的旋轉而有些發癢的甬道,果然這麼一夾,撐開肉壁的熱鐵便如他所願狠狠的抽動,每一下都搗到最深處,讓冰染壓抑地仰起頸子顫抖,眼眶中滿是生理的淚水。

  似乎還嫌這樣不夠,原先跪在地面的青瀾在這時卻站了起來,雙手緊捉著冰染兩邊穠纖合度的大腿,綠眸深沉地欣賞著誘人的背脊線條,和這樣被倒著抬起時夾緊的臀型,依然是啪啪地撞擊著,夾雜著黏膩淫浪的水漬聲。

  「你……嗯!放、放開我!」傳說中的老漢推車式,一般情侶做起來也有些艱難,更何況冰染有體型上的差異,趴著的身軀幾乎只有肩膀以上能接觸到冰面,頭上腳下的姿勢使全身的血液都倒流到腦部,充血的腦讓感官神經更加敏銳。

  他雙手按著冰面暈眩的呻吟著,唾液都因開啟的紅唇而溢出口中,淫靡的沿著唇角流至下顎,而這樣的姿勢下,無巧不巧的擦過那讓他顫慄不已的敏感處:「呃……不──那、那裡……啊啊……」

  「喔……這裡很舒服嗎?」發現冰染亢奮得連前方的性器都斷斷續續流出白液,滴滴答答的流到他的大腿上,或者是地面上,青瀾更是刻意的直往那處頂,就算看不見趴在冰上的淚人兒,也能從那激昂的哭喊聲中,想像那張美麗臉蛋泣不成聲的誘人模樣。

  「啊啊──」腸道中的碩物再猛烈的抽插幾下,冰染便棄械投降的射了出來,由於雙足被高高地架在站立著的青瀾腰上,於是這樣的倒姿讓下身激迸出的白濁落在冰染自己的肚腹上,甚至緩緩的沿著身體往胸前流去,兩顆紅櫻也微微的噴濺到乳白色的愛液而更顯妖艷惑人。

5-2,換個姿勢再來一次

  劇烈收縮蠕動的肉壁讓青瀾就算看不見底下淫亂的射精畫面,也是能清楚的感受到對方在高潮時的愉悅,享受著被緊緊包覆的快感,也更加獎勵對方的往敏感點猛撞,加長了那極致的歡愉。

  冰染舒服得說不出話來,只是緊蹙著眉心不斷的呻吟啜泣,全身顫慄不已的感受那不知何時才會結束的欲死極樂,模模糊糊還能意識到將自己腿側捏得肯定會留下指印,臀部肯定被撞得發紅的一下下抽插,帶著羞人的聲響還激烈的持續著。

  深深的搗弄突然變得毫無規律且急切,噗滋噗滋的水聲更是連高亢的媚吟都掩蓋不住,響亮的傳進發熱的耳中,接著在以為將會有更加炙熱的東西進入身體深處時,脹大的勃發卻猛地抽出,在臀縫間和尾椎處摩擦幾下,灼人的熱液便這樣釋放在冰染的後腰與背上,讓雪白的肌膚流滿了銀白色的精華媚惑萬分。

  「嗯……哈、哈……」累得雙臂扶著地面,頭暈腦脹的冰染只能不斷喘息著,斷斷續續地喃著:「你……你干麻……射、射在背上……」

  內心的另一個自己,在這句話出口時就激動的抱頭尖叫──這、這當然不是希望青瀾射在裡面啊!只、只是干麻這樣多此一舉……以前……以前還不都……

  「……因為……」騰出一隻手,讓修長的指間沿著冰染的臀溝和優美的背脊線條輕掃著,讓黏膩的白濁沾染上更多的部分,使得冰染的肌膚全都濕淋淋的,而他欣賞著自己的傑作漫不經心的粗喘著開口:「……我已經餵你喝得太多了,你看你被我調教得這麼淫蕩,輕輕碰一下都很有感覺……萬一再這樣下去,哪天慾求不滿得要命,來個八次、十次的我是沒問題啦,要是我不在……你餓到紅杏出牆的話,怎麼辦才好喔……」

  知道他在說精液會變成能力值的這件事,冰染緊咬著下唇,臉燙得都在這片冰天雪地之中冒煙了,就算自己死都不講,但是那些變態的敏感度、飢渴度什麼的,確實飆升到以前的好幾倍數值,但是追根究底……還不是青瀾害的!

  「誰、誰淫蕩啊──明明是你!都、都是你先動手動腳的喔!哪次我求你了嗎?不要臉的傢伙,別碰我啦!」冰染氣鼓鼓的捶著冰面破口大罵,身體的激昂的熱度好像在這樣接觸到冰面時,有些許的鎮靜效果,涼涼的溫度從肌膚傳進身體讓他覺得清醒多了。

  看甩著頭長長的兔耳朵也跟著任性的甩動的小小頭顱,冰染死不承認的模樣也很使人愉悅的可愛呢。

  「哎,真的是呢……看來是我誤會了嗎?不怕太淫蕩只怕不淫蕩啊……」

  「淫你個頭啦!」氣死人了!冰染脹紅臉自覺羞恥的大叫著,為什麼青瀾每次講話都這麼優雅,可是實際上的內容根本低俗到不堪入耳啊!受不了身體還一直被倒立抓著,他用力的掙扎起來:「放開我──這樣很難過啦!」

  依言放了他,冰染終於能雙腿接觸到地面,他軟軟的側趴在冰冰涼涼的半透明平面上輕喘著,閉目養神,腦袋才終於不再沉甸甸的,身體卻再次因為炙熱的探索而發顫起來。

  「說起來……除了中藥物以外,你沒有一次主動請求我呢。」

  「廢、廢話!我才不可能想和你……每次都是你逼我的!」

  對他的死鴨子嘴硬不以為意,青瀾只是笑笑,愛撫的雙手越發的肆無忌憚,讓失去化作金粉的淫液的部位再度濕漉了起來,他誘惑地低喃著:「那麼為了讓你某一天終於自動自發的求我,果然還是只能讓你更淫蕩羅?」

  「嗯……什、什麼?」冰染瞪大了紫紅色的美眸,不敢置信的回望他,整張臉紅撲撲的甜美誘人,下一秒卻拚命的想要掙脫他的懷抱:「不要!你到底想怎麼樣啦──做都做不夠的嗎!?」

  「嗯嗯嗯。」心情相當愉悅的連連點頭,青瀾輕啃著冰染豔紅的耳殼,曖昧的低沉語氣勾引道:「換個姿勢再做一次吧……火車便當怎麼樣?」

  「去死啦你!」冰染羞惱的破口大罵,一邊推著青瀾親過來的性感薄唇,一邊紅著臉道:「那……那個以前不是做過了嗎?」

  「喔……原來你知道那是什麼體位啊?我還以為你都只會乖乖的任我擺弄呢……呵呵……」

  聽著青瀾揶揄的語氣,冰染卻語塞無從反駁,鼓著腮幫子悶悶的想,雖然自己到現在也算是「身經百戰」了,問題是對像卻始終只有一個人,自己的年紀和對方又差了那麼多……

  雖然不安、心慌都藏在心中不曾表露過,還是會有些擔憂自己滿足不了青瀾,結果只好自我研習了,那些雜七雜八的知識都是從網路上學來的……

  「唔,既然你知道,那麼就自己上來吧?可口的……便當?」青瀾勾起嘴角說著,手指也挑逗著冰染纖細的脖子與下顎,知道是知道,但是怎麼樣也不可能聽命就範的冰染死命掙扎著喊不要不要。

  「呵呵……你越喊不要我就越想要了。」青瀾邪魅的在他頸子上啃吻著,制住小兔子亂揮亂蹬的毛茸茸手腳,大野狼開動了!

  結果呢?

  掙扎毫無見效,冰染又足足被搾乾了三次。

5-3,偷窺之樂

* * *

  焚漪慢悠悠的在一片銀白世界中晃著。

  哎哎,這團隊還真沒良心,到了目的地之後,居然馬上便就地解散,一人拖著一隻小寵物往隱密的裡頭去尋歡了,留下他孤家寡人一個,好不可憐啊──嗚嗚……

  這麼自我垂憐著,焚漪搖了搖頭嘖嘖兩聲,臉上表情還是挺欠扁的閒適自得,說穿了也只是愛嘴上嫌棄,其實心裡頭的感歎有沒有十分之一都不到,畢竟遊戲玩了這麼久,各式各樣的人也都擁抱過了,失去了那份新鮮感的他,與其說是滿足不如說是厭膩了。

  一邊言不由衷的抱怨這些下半身思考的男人,都不設身處地替他想想他這樣孤零零的多無聊啊,一邊開啟GM才擁有的全玩家信息地圖,公器私用的沿著指標往自眼前消失有好一會兒的貝貝那裡走去。

  其實在這之前,焚漪已經先繞去看青瀾他們了,呵呵,還拍了幾張香豔刺激的照片當做紀念呢,他不懷好意的勾起嘴角笑得優雅,嗯……拿去給青瀾的話,依他對他的瞭解,那人不但不會驚惶失措反而會微笑著說哎呀,拍得真好,晚點傳給我一份我要好好裱框收藏。

  但是……另一個當事人就不一樣了,肯定會反應相當激動相當可愛呢……光想就覺得很有趣啊。

  接近了另外兩人的所在地,焚漪討厭那種偷偷摸摸的感覺,他又不是做啥虧心事,於是直接隱身找個視野佳的好位置,好整以暇的坐著觀賞,雖然這種行為毫無疑問的叫作偷窺,百分之一千的侵犯隱私權,不過當然不是他喜歡這種變態行徑,主要是為了「鑒定」。

  「王子不愛公主」這遊戲本身就是H Game,那麼舉辦的活動自然和遊戲主軸──H,脫不了關係,所以除了人品……那方面也得好好確認程度才行。

  漫天飛舞的雪花,落在皎潔的冰層之上,也落進澄澈透明的一汪水中,蕩起輕微的波紋,一片冰雪世界中的水池之中,有兩具露出上半身的胴體,那樣繾綣地緊緊相依著。

  水中除了兩人之外,不可思議的生長著冰色蓮花,不只是盛放的花卉,連漂浮在水面的荷葉、孕育的蓮蓬,都是半透明的水色,毫無疑問的那是冰組成的……如夢似幻的美麗植物。

  冰蓮池中嬌小的男孩雙手攀在巨大的冰藍色荷葉之上,雪色髮絲中同樣純白的耳朵敏感地一顫一顫著,無力的靠在自己手臂上的小臉緋紅一片,始作俑者便是他身後摟著他,在他後背、肩頸啃吻的男子。

  長相斯文的男人在此刻也顯露出有別於他知性氣質的慵懶與侵略感,他輕咬著貝貝的狐狸耳朵低聲喃道:「……我不在的時候,他們有對你怎麼樣嗎?」

  「嗯……沒、沒有……他們很好……」

  焚漪這下子鬱悶了,他這張臉到底是怎麼了,難道從無往不利的美貌變成了張壞人臉嗎?不只是貝貝,連他男人都對自己評價這麼差啊──

5-4,偷窺之樂 H

  「這樣就好……」說著關愛的話語,手上的動作卻強勢的愛撫著白皙的裸肌,幾乎和雪同樣晶瑩的皮膚在手的碰觸下輕微的顫抖著,那嬌豔的一抹櫻色更是挑動人的視覺感官,誘人的輕顫並挺立著。

  頭頂的可愛耳朵、髮色都是雪白的,甚至連肌膚都美好得那樣皎潔,或許五官不像冰染那樣美得勾魂攝魄,純真的神情和無辜的金色大眼卻是另一種的甜美,會想讓人好好呵護的柔弱感,還那樣的純真無瑕。

  雖然面上染上了情慾的紅暈,小小的臉蛋卻是羞赧又無助,努力的抿著紅艷的小嘴,忍耐著不發出羞人的呻吟,還像……忍耐著不去推拒。

  焚漪專注的研究著,目光沒落在該注意的目標上,而是在我見猶憐的小狐狸身上,他的表情一點也不像和愛人交歡的愉悅與樂在其中,反而除了難為情以外,還多了一絲的煎熬與痛苦,倒更像是……被逼迫的。

  「呃嗯……」在美麗的身子上逡巡的那隻手,先是雙管齊下的擰捏著雙邊蓓蕾,讓兩顆豔麗的果實都綻放開來,一顫一顫的在玩逗之下更加腫大,當拉扯得紅腫不堪後,伴隨著輕笑,那雙手緩緩的沒入水中……

  「啊啊──唔、不……」貝貝小小的身軀明顯一僵,緋紅的臉蛋又多了幾分欲色,蹙著眉嬌吟出來,就算焚漪看不見底下的情境,也知道那是什麼樣的火辣狀況,尚未發育的小小嫩芽被男人玩弄於指掌之間,身體超越年齡的成熟度,這麼比同齡的男孩早一步體會到美妙的性愛,在性器成長之前便勃起亢奮著。

  這麼想像著,焚漪有些心緒不寧,他壓下心頭若有似無的浮動,繼續正大光明的坐在岸邊偷窺著。

  「翹起來羅……貝貝……」鏡片後溫文的臉露出了邪性的笑容,舌尖鑽入貝貝粉色的軟耳之中,讓那對雪白的耳朵不住的垂下閃躲著,似是癢得難受,泛著淚光的金黃色瞳眸半瞇著,便見那人又道:「你也讓我舒服試試?」

  貝貝眼角掛著淚滴,理解似的點了下頭,便看見兩人之間的水面盪起漣漪,還有若隱若現的白色尾巴濕漉漉的自水中露出一點,焚漪頓時恍然大悟,原來貝貝是在背對的姿勢下用狐狸尾巴替對方服務,一會兒摩擦一會兒捲了起來套弄著。

  男人……其實在半推半就入了隊伍後便知道他的名字,這個戴著眼鏡的三十多歲男子──珀鏡,滿意的從喉嚨中溢出悶吟,接著輕喘著開口:「貝貝真乖……給你獎勵唷。」

  這話是附在貝貝耳邊說的,中間有兩個字特別小聲焚漪沒聽清楚,大概是情人間可愛的自稱之類的焚漪也不在乎,就看珀鏡折下一邊的冰蓮,那一枝高潔青麗的花卉相較於其他是最細小的,花朵也還是未開的含苞待放。

  貝貝喘息著,一張小臉有些畏懼的轉頭看著花枝,下身大概又被握住刺激著,他仰起頭淚水不住地又滑落了幾顆,接著珀鏡手上的蓮花枝便沒入了水中,從動作上來看……冰色花苞便這麼由貝貝的後穴擠入。

  「呃啊……嗯……不、好冰……」看樣子那花不只像是冰制的,它貨真價實的就是冰塊結晶,前端水滴形狀的花苞,由小而大的推擠開緊閉的肉穴,將穴口的皺褶都給推展開來,肥大的花苞將穴口撐得大大的,接著整顆沒入體內,留下細細的冰梗在外頭,而這麼一來穴口便自然而然的收縮起來,恢復成原本狹小的模樣,只有甬道中被花苞撐開的內壁包覆著圓圓的花苞……

  「唔……裡面……好難受、不要……」貝貝緊緊捉著支撐住身子的荷葉啜泣著,佈滿紅潮的小臉可憐兮兮的皺在一塊,哭得梨花帶淚,卻還是純真得十分無辜可人,幾乎像不知道對方到底在對自己做些什麼似的無助,卻不敢反抗。

  焚漪發現自己光是看著貝貝被欺負的可憐模樣,雖然覺得他年紀這麼小有點心疼,卻不由得覺得個性這麼天真無邪的他,現在的樣子十分的可愛和誘人……最明顯的莫過於,光是欣賞著那樣哭泣呻吟的面容和想像底下的香豔情景,他就有了反應。

  有些懊惱地蹙了下眉,自己並非那麼衝動的人,別說以前對投懷送抱的美人的推拒,剛才青瀾、冰染在他面前恩愛個半死他也沒怎麼樣,現在卻……隨意看了下禁慾量表,這段單身期間都沒碰其他人,確實消耗的差不多了,雖然可以下指令讓量表恢復原本的滿格,不過他輕呼了口氣,漫不經心的睨著眼前的活春宮,將手探到了腿間。

  不怎麼專心的支著頤,伸到了褲中握住自己的套弄著,心神卻集中在眼前的兩人,看著珀鏡將花枝越插越裡頭,進入到了腸道深處才停下動作,貝貝咬牙忍耐著,雖然有些難受的模樣,卻大約是長期的調教下來身體被開拓得習慣了性事,於是還不到痛苦的程度。

  接著卻沒有下一步動作,花枝按兵不動的插在裡頭,不接著抽動或是旋轉著刺激腸壁,焚漪才剛納悶了會,便見到了奇異卻美不勝收的畫面,所有的冰蓮動了起來,冰晶花瓣漸漸的展開……又緩緩的闔起,這樣的收合像百花一同翩翩起舞,輕柔的綻放、冰雕的花瓣,剛柔並濟的婆娑舞蹈著。

  「啊……哈、啊啊──在、在動唔……痛……」貝貝甩著頭淚眼朦朧的嬌聲呻吟著,淚水沿著面頰蜿蜒而下落在冰葉上像是露珠一般晶瑩剔透,肩膀瑟瑟顫抖著,如此一來,便能清楚的知曉──不只是外頭的冰蓮,連折下插在小狐狸後穴中的那朵也正緩緩的展開、收合,冰制的花瓣推擠、刺激著敏感的內壁。

  ……太有趣了!下次絕對要帶人來體驗一回!

  焚漪一秒就是這個念頭。

5-5,三人會談

  饒富興味的望著舞動的冰蓮們,搖曳生姿十分美麗,但用途卻是在和它高潔的外表下完全不同的……旖旎,就算是自己企業下的遊戲,還身兼GM不斷的濫用公權力,不過畢竟出發點只是為了助青瀾一臂之力,沒對遊戲詳加瞭解,確實有遊戲中有滿多東西是他不知道的。

  更何況自從知道他也要參加活動之後,老頭不爽得很,阻撓無效之後整個把他當成外人,有關活動的一切什麼也不透漏,當然知道自己這麼做會被說閒話,儘管沒有任何徇私,光是身份便會遭人非議了……

  但有什麼東西比最好的朋友重要嗎?

  愛說就去說吧,阻撓就阻撓吧,他是鐵了心非這麼做不可。

  但……這麼說或許像老王賣瓜,自賣自誇,不過焚漪是真的覺得自家遊戲做得很不賴啊,耐玩度相當高,推陳出新的點子總較人歎為觀止,讓性這件事增添了不少樂趣,也不再千篇一律。

  隨意的解決了身下的欲求,焚漪慵懶的將沾了自己淫液的手,探至冰冷的池水中撥弄幾下,洗滌的同時蕩漾出淺淺的波紋,交歡中的兩人並未察覺,只是重複著亙古不變的律動,由喉頭溢出壓抑的喘息。

  焚漪站起身,無聲無息的來,也打算這麼悄悄的離去,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不由自主的再度回頭望了下兩人,還是對貝貝的反應有些介懷,難道是有什麼苦衷嗎……

  焚漪收回目光,從容的離去,大概是他多想了吧。

  * * *

  但……多次的觀察下來,已經從到處都是冰或者到處都是火的地方,玩到這不曉得哪種變態獸人的聖地,每個洞穴裡都千奇百怪的,不是四面八方不規則的水晶鏡面的……

  就是洞穴裡宛如萬花筒的幻境,紊亂的畫面是感覺由各種角度拍攝而成,連那種超近距離的特寫鏡頭都有,特寫在哪雖然說是隨機的,不過有時也會放大到濕淋淋的交合部位,完全有被監視著的感覺……也很像在拍GV之類的。

  這到底是什麼動物?眼睛這麼多是……蒼蠅吧?不,那是昆蟲……算了隨便都好,重點是他們以要觀覽勝地需要導遊為由,硬要和他們結伴同行,相信他也不是不知道他們的目的,畢竟有向貝貝提了一點,不過他似乎也是無所謂的不多談,盡善盡美的做著他的導遊,或許在等他們先提起吧。

  問題是一路下來的觀察……

  「我還是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是指他們的關係嗎……?確實雖然親密,卻不太像一對情侶。」

  「你這個……死變態偷窺狂!小心眼睛瞎掉下面爛掉!」

  「嗯……總覺得小狐狸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一直勉強著自己。」雖然主角應該是另一個,可是卻又對這件事耿耿於懷,焚漪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過於八卦還是怎麼了。

  「平時珀鏡不在的話,他最親近的人是你,你可以找機會問問他啊。」

  「偷窺狂你去死──」

  接下來的兩句話便是同時進行的了,焚漪懶洋洋的瞟了他一眼,不耐煩的揮揮手說:「大人講話小孩子別插嘴。」

  青瀾直接把人拉到懷裡,摀住那張氣憤到不斷口出惡言的小嘴,莞爾道:「去死只能對我說喔。」

  「唔唔唔──」自從看到偷拍照之後的冰染,一直維持這個爆走狀態,結論是青瀾也是無可救藥的變態,誰會喜歡被罵去死的啊!

  「不過說的也是,我一問偷看的事不就漏餡了?算了,還是找隊友的事情要緊。」焚漪有些無奈的輕歎了下,畢竟是真的還滿在意的,雖然不到吃不好睡不好的地步,但這個疑惑一直縈繞著他,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一個才十二歲的小男孩露出那種欲言又止的悲哀神情呢?

  「其實我覺得不急啊,反正還有時間嘛……」青瀾抿起唇笑了起來,以揶揄的口氣接著道:「不過你難得這麼在乎一個人,是不是最近寂寞太久了,想找人來玩玩了?人家可是比我家小冰染還小喔,手下留情啊。」

  「沒有好嗎?」焚漪翻了翻白眼,他是根本沒想過殘害國家幼苗的,到目前為止他的獵艷對象都是高挑纖瘦的美人,乳臭未乾的小鬼?又不像青瀾有戀童癖。

  「唔唔唔唔唔──」冰染紅著臉在青瀾手中唔個不停,翻譯過來就是:誰是你家的啊!

  「反正問問也無妨啊,要對他們瞭解一點的話,這麼明顯的代溝不搞清楚的話,怎麼讓他毫無芥蒂的自己加入?上限可是六個人喔,這麼說起來的話……說不定他們不是情侶對我們還比較有利呢。」青瀾淡笑著提出自己的見解,焚漪聽了也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心裡有了決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