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60章
第59章

  宋陽是真沒誇張,季謹知道宋陽一定知道賀清墨的行踪,所以找不到賀清墨的時候都會給他打電話。

  關鍵是賀清墨才是他老闆,給他開工資的,他就算知道賀清墨的行踪,賀清墨不開口他也不敢說啊。

  以前嘛,季謹雖然給他打電話,他真說出自己的爲難之處,季謹也不會太為難他。

  可今天簡直跟瘋了一樣,他電話都快被打沒電了,關鍵是季謹已經說了,他要是再不把賀清墨的行踪說出來,就直接去他家當面問了。

  宋陽這才沒辦法給賀清墨打了電話。

  「行了,你告訴她,我馬上回去。」賀清墨說完挂了電話,踩了脚油門提速。

  半個小時後趕到了賀家的大宅子。

  這大半夜的,賀家依然燈火通明,賀清安跟賀清辰夫婦也都在。

  季謹見了賀清墨,立刻跑過來打他,一邊駡人, 「你這是怎麼當叔叔的?寧寧他好不容易回來一趟,還被你跟你媳婦欺負成那樣,身上還有傷,你就忍心給人趕回去?你就是不想留他,也讓我們跟他見個面。你說,你到底怎麽氣他了?賀老三我跟你說,你要是給我大孫子氣出個三長兩短來,我就當沒你這個兒子。」

  季謹是真的擔心大孫子,而且從昨天一早知道大孫子失踪後就擔心的茶飯不思不能合眼,就盼著賀清墨能給人找回來,她要好好心疼心疼。

  結果賀清安帶來消息說大孫子走了,一句話沒留下,就這麽孤零零的一個人回去了。

  孩子十八年來第一次回國,家門都沒進,還被親叔叔搶了心上人,心裡能傷心成什麽樣子?

  季謹一想到大孫子受了那麽多委屈,這心裡實在難受的不行。

  關鍵是,大媳婦不接受這個大孫子,不讓人進門不說,她還特別擔心這個小兒子爲了自家媳婦能六親不認欺負她大孫子。

  賀清墨由著她打了自己幾下出氣,完了才把eric的話帶到。

  季謹聽完了有些不相信,「他真的是自己願意回去的,不是被你趕回去的?」

  賀清墨氣笑了,「媽,就你家那個大少爺,要不是自己願意,別人能給他趕回去?再說,他本來也沒打算長留,不回去不用上課了?」

  季謹盯著賀清墨看了好一會兒,見他確實不像騙人,這才收回了遲疑的目光, 「他真說真回去跟我打電話?」

  「是給你們,你跟爸。」賀清墨耐著性子又說了一遍。

  「我就說嘛,我們家寧寧聽話的很,對我這個奶奶向來都體貼,肯定不會讓我擔心的。」季謹自動忽略了自家老公,對大孫子贊不絕口,仿佛昨天一早不辭而別的不是她大孫子一樣。

  賀清墨沒再管她,看了一眼賀清安,對方垂著頭不說話,神態很頽廢,大概這兩天也是沒合眼。

  他走過去在賀清安的身邊坐下,拍了拍對方的肩膀,「抱歉,晚上電話裡我的態度不太好,別介意。」

  賀清安扭頭看他,嘆息著搖頭,「你說的對,本來也是我錯。寧寧真沒事吧?他……媽媽的事情,你沒跟他說吧?」

  賀清墨搖頭,「沒說。不過,失戀不是假的,估計還是要難過一陣子的吧。 」

  eric母親跟蘇珊之間的恩怨,連賀清墨都是才知道的,eric當然不清楚。

  賀家一直沒告訴eric他真正的身世,只說他媽媽是結婚前就生了他,生下他之後發現跟賀清安不合適就一個人離開了。

  甚至爲了維持他媽媽在他心中形象,還騙eric說他媽媽走前留下了一大筆錢,都是給他的。

  其實在蘇珊出現在賀家之前,賀家人甚至不知道eric原來早就知道自己是私生子的事情。

  但看起來蘇珊也沒有把前因後果的都告訴他,只是在憤怒的隻言片語中透露了他是私生子,他媽媽搶了別人男人的信息。

  所以eric依然不知道他的媽媽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做過多過分的事情。

  所以他只會用自己偶爾的叛逆來跟賀清安示威抗議,大約他是覺得就算當年他媽媽有錯,賀清安這個爸爸也是脫不開關係的。

  而賀清墨也不太確定是不是應該讓eric知道真相。

  也許eric知道了,就會理解蘇珊爲什麽會那樣對他,但是讓他知道這一切,就是逼著他,讓他必須承認自己有一個坐檯小姐而且心狠手辣的媽媽。

  就eric那個倔脾氣,賀清墨覺得他要是真知道了真相,一定會跟賀家徹底劃清界限,老死不相往來。

  真那樣的話,賀城毅跟季謹估計要瘋了。

  而他這個大哥,雖然總不提這個兒子,可真要是沒了,肯定也會受不了。

  所以賀清墨選擇不告訴他真相。

  何況eric這會兒剛失戀,再讓他面對這種打擊,有點殘忍。

  賀清安點頭,「謝了。」

  他知道賀清墨這麽做也是爲他留幾分臉面。

  --

  樊星接下來幾天有點忙,基本上每天的課都是滿上,晚上還會在圖書館待到閉館才會回宿舍,然後洗漱上床休息,跟賀清墨打電話也說不上兩句話,因爲他很累,賀清墨也很忙。

  周五晚上,賀清墨本來說好要來接他的,結果被臨時一個會給拖住來不了。

  樊星倒是不在意的,他自己坐地鐵回去也不麻煩,反倒是覺得如果賀清墨特意開車過來接他是真的有些麻煩。

  因爲知道賀清墨晚上會回去很晚,他這邊倒也也不著急回去。

  放學後先回宿舍,準備把床單換了送去洗,然後再把宿舍整理一下。

  結果也不知道爲什麽,回宿舍的一路上看到很多人對他指指點點,有的人還拿手機對著他拍照錄視頻。

  雖然從他反串白雪公主之後,清大大部分都認識他,偶爾也會有人故意過來搭訕,或者拍照什麽,可是最近這種情况越來越少了,怎麽今天這種情况忽然明顯增多了?

  該不會是校園論壇上又惹出什麽麽蛾子了吧?

  樊星的眉心不安的跳了跳,拿出手機準備登陸論壇,此時正好有電話進來,而且是個陌生號碼。

  他猶豫了一下,接通了。

  「您好,請問是清大醫學院的樊星同學嗎?」電話那頭傳來了一把禮貌又熱情的女孩子的聲音。

  「您好,我是。請問您是哪位?」樊星問。

  「哦您好您好,我們這邊是《追光》節目組,我們準備製作一期校花主題的節目,想邀請您參加,您什麽時候有空,我們可以見面談。」

  樊星楞了一瞬才反應過來,頓時覺得頭疼,却還是很有禮貌的回道:「不好意思,我沒時間。」

  「那您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可以再約,或者我可以去清大找您。說實話,我們這期節目的按照策劃會找國內多個名校的校花一起參加,但是重點會放在您身上。畢竟您是我們國內第一個被票選出來的男校花。從現在你們校園論壇上的熱議就不難看出,很多人對您非常好奇。而且我們節目的收視率與人氣也是國內同類型節目中首屈一指的,您的顏值和本身自帶的話題,往後要進入娛樂圈也是很容易的,而您如果選擇我們節目作為綜藝首秀,對您跟我們節目來說,都是有利無害的。」

  對方的態度非常誠懇熱情,樊星又天生耐性超好,所以一直等她長篇大論的說完,他才開口:「非常感謝,不過我並沒有進入娛樂圈的打算。您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先挂了。再見。」

  挂了電話,樊星連忙打開校園論壇,果不其然,校花評選結果出來了,他居然真的高居 首!

  清大校園論壇的首頁橫幅上赫然顯示著他白雪公主的劇照跟一張他正常的素顔照,標題是--校花新鮮出爐!

  然後論壇的首頁幾乎全在討論這件事情,有的是誇,有的是撕,反正非常熱鬧。

  樊星覺得頭更疼了,他本來覺得把他放上去票選就已經够荒唐了,做夢也沒想到最後他真的票選第一了,這些給他投票的同學到底是怎麽想的?

  因爲這件事情,他連宿舍都不想回了,就想趕緊離開學校。

  所以都已經快走到宿舍樓下了,他却直接掉轉頭回家了。

  賀清墨在開會,跟他說了晚上要很晚回來,所以他回到家也是一個人。

  校花事件影響似乎挺大,除了《追光》那個節目之外,陸續他又接了幾個電話,都是綜藝節目或者真人秀邀請他去參加的。

  他拒絕後,直接給手機關機,去廚房做飯去,懶得去想這些糟心的事情。

  他却不知道此時,已經有人把他的照片發到微博上,「清大新晋校花是男生」的話題也漸漸有了熱度,似乎要被全網熱議。

  不過很快,樊星的照片就被删掉了,話題也很快被壓了下去。

  賀清墨終於出了會議室,宋陽把ipad遞了過來,匯報導:「您開會期間,樊星上了熱搜,不過現在已經撤了,應該沒多少人看到他的照片。不過我得到消息,好像有不少綜藝節目想找他出鏡。要出面乾涉嗎?」

  宋陽這個人細心的很,知道樊星喜歡低調,所以發現熱搜後立刻就撤掉了。

  在清大論壇上樊星的熱度有多高都沒關係,每個大學都是一個小圈子,這個圈子裡有自己的明星流量話題,樊星是清大的學生,在清大校園內有這種熱度沒關係。但是在微博曝光就不一樣了,會被全國網民都認識,以後樊星出門坐地鐵說不定都會被認出來。樊星的性格肯定特別不習慣這樣。

  所以話題一出來,宋陽就開始行動了。

  賀清墨拿過ipad翻了翻,看到樊星真的被票選成校花,失笑的搖了搖頭,雖然他很認同清大同學的眼光,不過他家小朋友知道這個結果,八成是要氣傻了。

  一想到小朋友這會兒說不定自己窩在沙發上生悶氣,男人待不住了,把平板還給給宋陽,丟下一句,「暫時別插手了。」然後拿起外套快步下樓去了。

  半個小時後他趕回家中,原本他以爲會獨自生悶氣的小朋友此時居然圍著圍裙在厨房裡哼著歌做飯,心情竟然還不錯的樣子。

  男人有些意外,走過去靠在門邊,輕輕敲了敲門框。

  樊星聽到聲音回頭,看到他清澈的眸子格外閃亮,笑容甜軟可人,「哥哥回來啦?我晚飯差不多做好了,哥哥洗手準備吃飯吧。」

  男人走過挽起袖子,在水池洗了個手,然後就著濕漉漉的手在小朋友的臉頰上捏了一把,笑問:「心情不錯啊,是因爲被選成校花了?」

  樊星本來忘的差不多了,被他這麽一提頓時又想起來,明媚的眉宇輕蹙,不過隨即又展顔笑了起來,「算了,反正已經這樣了,我高不高興也改變不了現狀。我現在只能盼著明年新生報導,到時候總是要重新選的。」

  說完他把湯遞給到賀清墨手中,「麻煩哥哥端出去,我來盛飯。」然後轉身哼著歌盛飯去了。

  賀清墨笑了,這孩子還真是想得開。

  不過也對,已經這樣的,還能讓清大重新選一次?就是清大的校長也乾預不了這種事情。

  樊星聰明就聰明在這一點上,他知道改變不了的事情就要自己看開點。

  時間已經十一點多了,賀清墨開了很長時間的會,晚上的沒吃,這會兒餓的很,關鍵是樊星還做了一桌子他愛吃的菜。

  所以他吃的特別香。

  樊星本來也有些餓,爲了等賀清墨,他也沒吃晚飯。

  可是此時見賀清墨吃的津津有味,他也不知想到了什麽,忽然放下碗筷拿起相機對著男人開始錄視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