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93章
番外(4)甜甜的婚後生活 懷孕PLAY

四個月的孕期,加上孕吐,她的脾氣也越來越不好了,看過很多的關於孕婦的書,都是正常現象,甚至有些過於嚴重的,會造成抑鬱症,流產,自殘的現象。

他能做的只有穩定她的情緒,盡所可能的滿足她,每天變成花樣的給她做不同的東西吃,她每天都會看書,關於什麼書的都有,而他每天做的,就是看她在哪一頁上多看了幾秒鐘,確認下來,是她想做的,或者想吃的,全都滿足她。

晚上她忽然說道想吃桂花糕,那是只有秋天才有的桂花,他二話不說的應了下來,撫摸著她隆起的肚子,難以想像這裡孕育了一個生命。

他不喜歡孩子,當然,有孩子不過也是為了讓她心甘情願在他身邊的手段,孩子生出來,他可以隨便送去一家托兒所裡照護,不會影響他跟她的感情,她如果想要見孩子,她會討好他,會求他。

內心猖狂的想法越來越多,他的手腕忽然被握住,然後狠狠的被扔在了一邊。

“滾,別碰我!”

她煩躁的罵他,他知道,這只是她懷孕時脾氣不好的原因,所有都順著她來,可是他好想抱她。

“寶寶,讓我抱抱嘛,我都已經幾個月沒有動你了,就讓我抱一下。”他祈求帶著楚楚可憐的表情。

林蔭不想理他,是沒碰她,用手用嘴,這還不夠嗎!

“滾啊!”她怒氣的吼了出來,轉頭不耐煩的瞪著他,他的可憐,在她這里永遠都不會有效,只是裝給她看的罷了,根本一點泛起同情心的心理都沒有。

何澤城裂開了嘴,露出陽光的虎牙,“那我不碰你了,寶貝明天想吃桂花糕,早點睡覺,我明天給你做。”

她拉上了被子,將頭轉向一旁,看到桌子上放著的安神香,特意給她做的,就是為了希望她的情緒安定下來。

煩人,她不需要這種東西!

她的手一揮,玻璃的破碎聲在房間中尤為的突出。

何澤城急忙起身,“怎麼了寶寶,你有沒有事……”

他看到地上摔滿一地的沉香,見她拉著被子往自己頭上蒙去,身旁的人攥緊了拳頭,很快又放開。

“寶寶,不要這樣睡覺,會呼吸不過來的。”

他捏開她的被角,卻被狠狠地打了一下。

收回了手,也只是輕輕一笑,下床去收拾那一地打翻的沉香。

她不喜歡噪音,所以不能用吸塵器,也只能拿來掃把,重複好幾遍的動作將細膩的土都掃進去。

她大概不知道,這東西是他花了兩天的時間打磨出來的,所以才會這麼細膩和保留了原有的香味。

不過算了,她不喜歡那就不要了,下次換一個她喜歡的。

……

懷孕的人很嗜睡,一直等到他做好了桂花糕,她才醒了過來,興奮的拿著桂花糕上樓給她。

林蔭看著盤子中黃色精緻形狀的糕點,毫不留情的揮手過去,那盤糕點在他的手中被打翻在地,成了一地的垃圾。

她的眉宇間都是厭惡,面無表情的扯開嘴角,“我說過我要吃這種桂花糕了嗎?我不喜歡。”

他端著盤子的手依然還保持著那一個姿勢,手指微微顫抖了一下,心臟忽然有些沉重,嘴角往後拉了拉。

“寶寶,你不喜歡吃就說不喜歡,我會再給你做的,你告訴我你想要吃什麼?”

林蔭靠在了身後,一言不發,轉頭看著窗外光禿禿的樹木,前幾天下的雪有的還未融化,在樹杈上落不下來,也化不掉。

他低下頭,看著被打翻的桂花糕和碎掉的盤子,這些桂花,是今天早上自己跑遍了整個城市的超市才找來的,只是去市中心,從這裡開車都需要兩個小時。

他嘆了口氣,撐著腿慢慢的起身,朝她走了過去。

“寶寶,我好難受,讓我操你。”

林蔭臉色一變,轉頭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何澤城裂開了笑容,“你不知道嗎,懷孕三個月以後就可以做愛了,我是覺得你心情不好,我才忍耐這麼長時間的,可是我現在心情也很不好了,讓我操,不然我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事情。”

最後一句話已經是在威脅了。

她嘲諷一笑,掀開了被子,“好啊,操我啊,把你的孩子給操死,連打胎的錢都省了。”

因為懷孕,她穿的只是寬大的睡裙,卻也沒有遮擋住她豐滿的身材,連奶子都變的非常大了。

他走過去,彎下腰握住了她豐滿的奶子,輕輕的揉在手心中,朝她露出溫柔的笑。

“你放心,我肯定不會操死它,這可是我盼了好久才得來的,怎麼說操死就操死呢。”

他用力的扯開她的衣服,撕成了碎布,將她摁倒在床上,跪在她的腿中間,強硬將她的雙腿分開,能感覺到她的顫抖。

把她的手拉向了自己腫脹的位置,舒服的瞇起了眼,“寶寶,快用手先幫我一下,我得先讓你下面流水才行啊。”

她呼吸都在不平穩的抖動,何澤城俯下身,在她的唇上舔了一下,“乖,不會讓你難受的,我會讓你很爽,不用擔心,我真的好想操你,好想好想,我快瘋了!”

他不行了,現在就想捅進去,像是吸毒上癮一樣,她就是綻放完美的罌粟花,讓他無法自拔。

他聲音變的急促起來,含住她的奶頭,手指在她身下戳弄著,裡面的淫水幾乎是瞬間氾濫起來,他知道懷孕的人都非常的敏感,卻沒想到這麼敏感。

舔著她的乳暈,即使懷孕了,她的乳頭還是這麼粉嫩,讓他愛不釋手,四個月沒做愛,就好像是隔了四年一樣,他忍的非常辛苦!

“寶寶,我好愛你啊寶寶,愛死你了!我真的快愛死你了!”

“啊!”林蔭抓緊身下的床單,不敢用力的呼吸,感受著他巨大的東西塞了進來,抬起頭看著自己鼓起的腹部,長大了嘴巴往後面仰去,露出漂亮的脖頸。

何澤城摟住她身子,慢慢的將身下的東西塞進去,再塞進去,淫水氾濫讓他順利的進去了,幾乎比之前做愛的時候都要順利。

“爽!寶寶我好爽啊,你疼嗎?快告訴我你疼不疼,不疼的話我就要動了,我快受不住了!”

林蔭顫抖的推著他的肩膀,滿眼含淚的揚頭,“漲,滾……滾!不要,你出去!”

都進來了,怎麼可能再出去,他快要爽死了,也快要難受死了。

“你忍耐一下寶寶,讓我爽一爽,你吃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做,讓我爽完做什麼都可以,你讓我跪下來都行!求你了!”

她咬緊牙關,看著這個發情的禽獸,只能用指甲狠狠地扣住他的肩膀,難受的扯著他的白色的T卹,露出他皮膚上一刀一刀的刀痕,即使過了這麼長時間,仍然沒有消失。

何澤城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將她抱了起來,“夾住我的腰寶寶。”

“啊……不要!太深了不要進去了,要捅到子宮了啊!”

他將她抱起往陽台上走去,每一步都頂進裡面,他已經很小心翼翼的忍耐著,沒有塞到她的最裡面了,一邊撫摸著她的額頭安慰。

“不會有事的,別怕,你裡面好舒服寶寶,真的快要爽死我了!”

他又摸到了她鼓起的肚子上,這裡面有個該死的小東西正在佔據著屬於他的位置,真是該死!

“嗯……何澤城!”她咬牙叫著他的名字,身後的人將她抵在了欄杆上,只能扶著欄杆,被他摟住腰撅起屁股,讓他去操,頂進去,明顯感覺他有所收斂,卻還是容納不下那巨物。

一下一下,越來越快,她無力的垂著頭,看著自己鼓起的肚子,被他操弄著,那兩顆淫蕩不堪的奶子,正在一晃一晃的,忽然被他的大手捏住,耳邊傳來他的聲音。

“這裡什麼時候會有奶水呢,我要等不及了,快點出奶吧,每天都要給我吃好不好。”

她無心去回答他的問題,在這方面他永遠都是高手,十幾下後,被頂到了高潮,全身無力的癱在了欄杆上。

冰涼的欄杆和寒風吹過來,不禁夾緊下身。

“哦寶寶!你想把我夾斷嗎?太爽了,真的好爽啊!我快要死了,被你給操死了!”

她哼嚀出零零碎碎的呻吟。

“嗯……嗯啊,我好累,不要了啊,啊!慢點慢點,慢點啊!好漲……”她趴在欄杆上哭了起來,身上的委屈讓她無言的去訴說,就連懷孕都逃不掉被他操。

“寶寶不要哭啊。”他動作實在慢不下來,快射了,馬上就要射了!

“再忍忍寶寶,你等我爽完,真的好舒服,你身體裡好暖和啊,那個小東西佔領著你的肚子我很不開心,想把它給頂死的心都有了!快夾緊!我要射了!”

他落在她的屁股上一巴掌,已經很久沒有被打過的人,被這一巴掌又打到了高潮,身後男人也射了進去,本來就隆起的肚子,現在更加的脹了!

她神誌逐漸迷糊了,看著院子裡那顆毫無姿色光禿的大樹,眼中逐漸模糊的昏了過去。

……

肚子的漲腹讓她清醒過來,疲憊不堪的睜開眼,看到了放大在自己眼前的那張臉,緊緊攥著她的手,見她醒過來,二話不說的吻了上去,似乎就等著她醒過來的這一瞬間。

搞不懂他的擔心是從哪裡來的,他昏過去,不都是因為他嗎?

讓人窒息的吻結束了,她氣喘吁籲的發現,他是跪在地板上的,拉起她的手摩擦在自己的臉上。

“寶寶對不起,我沒忍住,下次我收斂一點,等你休息好了再說。”

她無語的閉上了眼睛,抽出來了手,塞進被子中,發現自己的下身竟然被堵住了。

這種怪癖,就是連已經懷孕了還存在,噁心。

“寶寶……”

“滾!跪著!”

她將頭瞥向了另一旁,煩躁的把被子往上拉。

何澤城笑了起來,鋒利的兩顆虎牙,沒怎麼看出來可愛,倒是開心的一時間忘了她在生氣。

“寶寶,不要把被子拉起來,會呼吸不過來的。”

被子被拉開,她疲憊的望向那棵樹,就算現在多沒姿色,明年的春天,它依然是枝繁葉茂。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