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28章
第227章 花穴腫到可以鎖住男人的精水

  嚴鋒本就淺眠,今夜放縱之後,抱了隻猫兒在懷中睡覺。

  却未想到那應該雷打不醒的猫兒竟然不樂意睡覺,不停在他身上扭,含著他肉棍的穴兒也有一下沒一下地夾他。

  沒過幾下,就把他又夾硬了,既然硬了,那定是要再繼續幹她。

  於是,下半夜到拂曉黎明時,趙姝玉半是昏睡半是挨著操。

  她是如願以償從男人身上下來了,却被男人從身後抱進懷裡,像隻小蝦米一樣,蜷在男人的懷中翹著屁股被操穴。

  夾著腿兒弄。

  一條腿被撩起來弄。

  眼看晨曦將至,嚴鋒乾脆一翻身坐起,將她一條腿搭上肩頭,另一條腿被他壓在胯下。

  拉開腿兒,扯開穴兒,再次一通狠入。

  「嗚……壞、壞人……」

  趙姝玉嗚嗚著,渴著睡,又被弄得爽,還有些疼。

  也不知是在雲端霧裡的入仙,還是地獄裡的煎熬。

  忍不住又泄了兩次之後,晨曦將至。

  嚴鋒縱使還有力氣繼續弄她,也不得不結束。

  同樣,經歷這一晚幾乎通宵達旦的性事,他已能控制住不輕易泄精,但却還是要榨出自己的陽精給她。

  趙姝玉也不知這一晚,被男人灌了多少次陽精。

  隻最後一次,嚴鋒射完時,那穴兒已腫得能將男人的精水鎖住不漏,她也只能躺在床上無力地小口喘息,模樣著實可憐。

  晨曦已至,很快下人們就將晨起。

  嚴鋒縱使捨不得放開床上的小女人,但還是撿了衣服給她穿上,將她送回了隔壁院子嚴寶兒的房間。

  嚴寶兒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小杏兒睡了一夜地板,也還沒醒。

  嚴鋒將趙姝玉放到嚴寶兒的身旁,離開時,他看著她,用手輕輕撥了撥她頰側的亂髮。

  她也睜著一雙水汪汪的葡萄眼看著他。

  兩人無話,沒有那些個要死要活憤恨糾纏的情緒。

  只是那樣對視著,毫無交集的兩個人,在經歷極致的性事後,産生了若有似無的曖昧和難以消弭的欲望。

  趙姝玉受不了嚴鋒這種十分壓迫人的氣場,更不論嚴寶兒還在一旁,小杏兒也還在地上。

  她潮紅著臉,氣息不穩地閉上眼,佯裝睡覺。

  沒有聽見離去的脚步聲,也沒有關門的聲音響起。

  趙姝玉這一閉上眼,就真的累極睡去。

  直到天光大亮,她被人叫醒,才渾渾噩噩地被送回自己的院子裡歇息。

  正月初三這天,嚴家小姐嚴寶兒和趙家嫡女趙姝玉,皆因前夜相談甚歡,酒後宿醉,兩人白日不起。

  而趙姝玉更因宿在了客房,身子骨弱欠缺照料,夜裡受了風寒,小病一場。

  三兩日沒下著床,弄得嚴寶兒滿心愧疚,小杏兒一頭霧水。

  可憐連睡兩天地板的小杏兒也因此受了風寒,病得比她家小姐還重。

  小杏兒更還暗暗懷疑自己得了夢行症,記不清何時歇下,一睜眼都躺在地板上。

  同樣在趙家男人緊張兮兮的看護下,嚴鋒也沒有機會再見到趙姝玉。

  嚴寶兒覺得趙姝玉因爲自己病了一場,也不好意思繼續賴在趙府。

  沒幾日,待趙姝玉身子好些時,嚴寶兒與嚴鋒告辭離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