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62章
第261章 毛孩子與小美人

  至於柳眠閣的玉卿公子和趙家四小姐趙姝玉,兩個身份背景毫不相干的人,有過怎樣一段交集,這還要從四年前說起——

  彼時趙姝玉也不過是個十歲出頭的毛孩子。

  被自家二哥無視,被三哥欺負,最疼愛她的大哥又經常不在府中。

  於是毛孩子偷了小厮的衣服,趁著午後休憩的一個半時辰,從狗洞裡偷溜出府。

  從小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家裡哥哥冷眼的毛孩子一旦溜出了府,便如放回山林的鳥兒,不知幾多暢快。

  平日裡只見得,玩不得的東西,泥巴樹杈,河塘溪水,東家鋪大肉包,西家店小糖人,就連冰糖葫蘆也是一手一串,吃得好不暢快。

  同樣毛孩子還結識了一個新朋友——玉液湖畔的小美人。

  彼時小美人頗是憂鬱,獨自憑欄,對著玉液湖怔怔發呆。

  毛孩子一見驚爲天人,屁顛屁顛地上前與之交友。

  還遞了一串糖葫蘆給小美人,不過被小美人無情嫌弃了。

  第二天,毛孩子換了糖人又去。

  小美人見之轉身。

  第三天,毛孩子帶了甜餅再去。

  小美人看了看,嘗了一口甜餅,依然嫌弃。

  第四天,毛孩子因爲讓侍婢頂包代做功課,被二哥發現,狠狠訓斥一頓,挨了兩個手板,閉門思過一日。

  到了第五天,毛孩子拿著自己難得綉出的荷包屁顛屁顛去見小美人,然那小美人隻定定看她半晌,然後轉身就走。

  這可讓毛孩子追得辛苦,不斷解釋自己昨日因爲受罰不能出門。

  小美人聞言停下,毛孩子趁機攤開被打紅的兩個手掌,證明自己所言非虛。

  小美人不語。

  毛孩子趕緊又拿出綉工拙劣的荷包送給小美人,那荷包一角還有一個歪歪扭扭的「玉」字。

  最後,小美人收下荷包,拿出隨身携帶的傷藥,坐在湖畔給毛孩子上藥。

  那膏藥塗在掌心冰冰凉凉很是舒服,可毛孩子却奇怪,「美人姐姐,爲什麽你身上會帶著傷藥啊?」

  小美人頓了頓,沒有回答。

  那日之後,小美人和毛孩子成爲了朋友,兩人約好在玉液湖畔相見。

  有時毛孩子三五日便能偷跑出來一次,但有時挨了罰或功課太緊,就不得不失約。

  但小美人從未失約過。

  不論毛孩子到的多遲,或是徹底沒去,小美人都如約前往。

  陽夏,秋雨,冬雪,春放。

  直到一年後,毛孩子出府的時間越來越少,忽然一日,毛孩子說:「下個月我就要進學堂了。」

  從那以後他們見面的時間更少。

  一個月兩次,到兩個月一次,後來毛孩子偷溜出府被抓了個現行,狗洞被堵,又被罰閉門思過半個月。

  半個月後毛孩子進了學堂,當她再有機會去玉液湖畔時,已尋不到那個小美人的身影。

  只在兩人知道的草洞裡,找到小美人留給她的一塊玉佩。

  那塊玉佩的成色不算好,但雕工却很好。

  一朵蓮花含「玉」字而綻,是小美人留給她最後的東西。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