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95章
第95章 尾隨出府

  話說這日午後,正是冬日裡陽光明媚,在院子裡散步看梅的好時機。

  可趙姝玉興衝衝的剛打點好自己,趙慕青院子裡的小厮就來敲門,請她去二哥哥的書房裡寫字。

  一聽寫字趙姝玉就一個頭兩個大,假意應了一聲,打發了那小厮先走,回頭就往趙西凡的院子裡溜。

  昨日趙西凡回了趙府,趙姝玉正想尋個由頭去他院子裡躲一躲,却不料遠遠的就看見了高熙珩正向趙西凡的院子而去。

  趙姝玉皺眉,當下便猶豫要不要進三哥哥的院子,畢竟一進去就會遇見高熙珩,他二人都是相看生厭的。

  就在趙姝玉琢磨的這小片刻,高熙珩和趙西凡竟一同出了院子。

  那高熙珩興致盎然地向前走著,還眉飛色舞地對趙西凡道:「範顯說了那是處有意思的地方,今日正好又有個什麽拈花宴,聽聞有趣得緊。」

  趙西凡聞言略看高熙珩一眼,不冷不熱道:「范顯那厮素來就是個浪蕩的,能有什麽趣?」

  「我也不知,隻他們一個個都神秘兮兮的,聽說那拈花宴的帖子極難拿到,今天不僅範顯要去,蕭沐、嚴鋒也都去了。」

  高熙珩興衝衝地說著,拉了趙西凡就向府外走。

  趙西凡本是不大感興趣的,但看高熙珩這般新奇,又聽聞錦州城裡那幾個官家大戶的少爺也同去了,便也有了兩分好奇。

  而悄悄跟在後面的趙姝玉更是好奇心爆棚。

  拈花宴是什麽?

  她平日裡從未聽說過。

  以她被養在深閨裡所知,頂多也就是些詩會茶會,偶爾有個上香拜佛的踏青賞景,便沒有更多了。

  而且時值冬日,百花枯敗,哪裡有什麽花可拈?

  趙姝玉偷聽了幾句便心中癢癢,眼看他二人已向趙府後門走去。

  她來不及回屋更衣,就這樣偷偷摸摸地跟在兩人身後,落下一小段距離,也悄悄跟著離開了趙府。

  今日高熙珩幷未策馬而來,他二人走了幾條街,從城南走到了城西,來到了城西玉液湖畔的邀月樓前。

  話說這邀月樓乃是錦州城內一處有名的富貴銷金窟。

  臨湖而建的七層寶樓,白日觀景,夜裡賞月,可吟詩作賦,可酒宴聚樂,都是再好不過的地方。

  趙姝玉躲得遠遠的,看見高熙珩主動遞上帖子,便在門前小厮的引領下,和趙西凡一同進了邀月樓。

  估摸著這拈花宴便是在這邀月樓裡舉行。

  可人要進這邀月樓就得遞上帖子,趙姝玉累了小半個時辰都跟到了城西,却因沒有帖子而止步在了邀月樓外。

  真是氣煞她也。

  眼看日頭已經開始偏西,那邀月樓上却是絲竹響樂,越發熱鬧。

  趙姝玉站在遠處,瞧不真切那七層寶樓之上是如何熱鬧,只在車水馬龍間,看見一些衣著富貴的男子陸陸續續進了邀月樓。

  不甘心就這樣無功而返,趙姝玉拐了彎走向邀月樓的後門。

  這時,忽然來了幾輛馬車,從馬車裡陸續下來十數名衣著低調的女子,在一婦人的招呼下,快步進了邀月樓後門。

  看準時機,趙姝玉跟在那些女子後面走了過去。

  路過那婦人時,却見那婦人面露疑惑,忽然出聲將她攔了下來——

  「站住,我怎麽不記得昨日挑上了你?」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