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戒不掉的喜歡》第72章
第72章

  應歡整個人被他攏進懷裡, 男人懷抱寬大溫暖, 她滿足地眯起了眼, 腦袋埋進他胸膛。徐敬餘在她後腦勺上揉了一把, 手指刮過她細嫩的臉頰,聲音悶著笑:「够暖了麽?」

  她小聲說:「够了……」

  徐敬餘低笑出一聲,鬆開她, 右手拎行李箱, 左手拿過雨傘, 把人攏在懷裡,「先回酒店,回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免得感冒。」

  應歡低頭看路, 乖順點頭:「好。」

  走了幾步, 她才想起來問:「你怎麽來了?應馳呢?」

  徐敬餘:「我趁著午休過來的,跟教練請了一個小時假,他在訓練場,我沒讓他過來。」他低頭看她,「怎麽?我來還不够?」

  「也不是……」

  就是很久沒見應馳了,想看看他。

  徐敬餘笑笑:「那就好。」

  冬訓不是在高校,所以運動員這次住的是酒店。

  兩人回到酒店大堂,徐敬餘直接把人往電梯口帶,應歡扯住他:「不是要先辦理入住嗎?」

  徐敬餘按下上樓鍵,解釋幾句:「酒店住滿了,現在沒房間, 先帶你去我房間。晚上經理要回俱樂部幾天,等他退房後,我搬過去,你住我房間。」

  應歡楞了一下,說:「麻煩嗎?不行的話我就去跟韓醫生住。」

  「不麻煩。」

  電梯門開,徐敬餘牽著她走進去。

  房間是8層,還是在走廊盡頭,徐敬餘刷門卡的時候,應歡忽然有些緊張,總覺得一進門就要被壓在門背上親了,她默默深吸幾口氣。

  進門後,徐敬餘把她的行李箱放浴室附近,從櫃子裡拿了條浴袍塞進她懷裡,走進浴室打開熱水,回頭看向楞在門口的小姑娘,「先洗澡。」

  應歡面無表情地:「哦。」

  水汽蔓延,徐敬餘伸手試試水溫,覺得合適了,手伸過去把人拉進來,垂眼看她,漫不經心地說:「楞著幹嘛?不怕感冒?」他把她貼在臉頰上的一縷髮絲別到耳後,捏著她的耳垂,「還是想讓我幫你洗?」

  應歡耳朵紅了,推他一把,「不用,你出去。」

  「等你洗完澡我再走。」

  徐敬餘鬆開她,嘴角翹了翹,出去還順便關上門。

  應歡看了一眼鏡子裡的自己,慢吞吞地脫下衣服走進花灑下,熱水淋在身上,舒服得她嘆了口氣。

  徐敬餘坐在沙發上,聽著浴室淅瀝瀝的水聲,有些口乾舌燥,他剝了顆薄荷糖塞進嘴裡,漫不經心地等著。

  應歡套浴袍的時候才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她爲什麽要穿浴袍?而且這個浴袍也太大了!她看了一眼鏡子,感覺自己像個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她想了想,把浴袍脫了,穿上剛才那條裙子。

  裙子有點濕了,不太舒服。

  她拉開門走出去,徐敬餘靠在沙發上,手搭著沙發,偏頭看向她,微微挑眉:「怎麽穿濕衣服?」

  「你浴袍太大了。」

  她嘀咕著蹲下,拉開行李箱,從裡面拿了一整套乾淨的衣服,又飛快從小袋子裡拿了套內衣褲,塞進中間。

  應歡抱著衣服轉身,走到浴室門口,餘光瞥見徐敬餘直起身,她轉頭看他,眨眨眼睛:「你要走了麽?」

  徐敬餘走到她面前,睨了一眼她懷裡的衣服:「不著急。」

  應歡抬頭看他,總覺得他眼神有些變了,她莫名緊張,指指裡面,「那……我先去換衣服,換完衣服我們……」

  她話沒說完,就被人摟著腰一把抱起來。

  她抽了口氣,沒叫出來。

  徐敬餘扯了條浴巾墊在大理石檯面上,把應歡放在上面,右手壓住她的後腦勺,仰頭吻住她的唇,舌尖挑開她的唇瓣,探進去勾纏著她的。

  應歡「唔」了聲,滿嘴的凉意。

  這該死的薄荷味兒……

  徐敬餘左手把她懷裡的衣服放到浴袍上,又轉回來抱緊她。

  他吻得動情又纏綿。

  兩人許久沒見,應歡被他吻得情動,摟住他的脖子,努力回吻,不過堅持沒多久,胸腔氣息告急,她開始喘。

  徐敬餘捏住她的下巴,垂眼看她,眼底深沉,又帶著星點笑意。他側臉,在耳垂上舔了一下,「多久沒接吻了?怎麽還是這麽沒用。」

  應歡:「……」

  她紅著臉瞪他,修長纖細的小腿垂在他腰側,右腿不高興地踢他一下,不滿道:「那你找個運動員去啊,運動員肺活量好。」

  徐敬餘順勢抓住她纖細的脚踝,應歡蹬腿,凶道:「你放開!」

  他攥得更緊,垂眼看她:「我不就喜歡你麽?還找誰?」

  應歡被他抓著一條腿,動都動不了,這男人力氣實在是太大了。這個姿勢實在有些彆扭,她滿臉通紅,小聲打著商量:「我知道你喜歡我,你先放開行不行?」

  徐敬餘笑了聲,鬆開她的脚踝,摸著她身上的衣服有些潮濕,「先換衣服?」

  應歡手自他脖子放下,嘀咕道:「我本來就是要來換衣服的。」

  「我給你換。」徐敬餘側頭,咬住她的耳朵,「好不好?」

  「……」

  應歡心跳砰砰砰地,紅著臉低頭,「不用,我自己來……」

  徐敬餘手放在她膝蓋上,拇指在小姑娘的膝蓋窩上按了按,她的裙擺已經卷到大腿上了。應歡個子真不算高,纖細嬌小,貴在比例好,瘦歸瘦,屁股挺翹的,雙腿纖細,直溜溜的。

  「不是說要給我碰麽?」他低聲問。

  「……」

  她是說過。

  徐敬餘一寸寸地卷著她的裙擺,捏住她的下巴,垂眼看她,在她嘴角親了親,「要不要我換?」

  「……」

  應歡腦袋暈乎,不知道要怎麽回答他這個問題。半響,她抿緊唇,特別小聲地說:「好。」

  「裡面那件也給你換了,嗯?」

  「……」

  應歡回答不上來了,不能說好也不想說不好,最後她閉上眼,惱羞成怒:「你別問了!」

  徐敬餘又問:「那我想怎麽樣就怎麽樣?」

  「……閉嘴。」

  徐敬餘笑了聲,點了點頭:「好。」

  整個過程,羞耻又刺激。

  浴室燈光熾亮,小姑娘渾身白得像牛奶,眼睛泛著水霧,純淨又會勾人。徐敬餘低頭看了一眼她的身體,又閉上了眼,微微別過臉,低低地一句:「要命。」

  應歡羞耻不已,沒太聽清楚他說什麽,下一秒就被他用力吻住了。

  這次有些不一樣,他好像有些失控了,吻自脖子往下,强硬地拉開她環著雙肩的纖細手臂。應歡覺得自己像離了水的小金魚,他唇所到之處又麻又疼,陌生的感覺讓她幾乎快喘不過氣來,快沒命了。

  更親密的事嗎?

  這樣算不算更親密了?

  不算。

  徐敬餘覺得這樣遠不够,他渾身熱血沸騰,身體比打比賽的時候還要熱,他們還可以更親密,更親密……

  直到他褲兜裡的手機響起——

  突兀的手機鈴聲驚得應歡一抖,徐敬餘頓了一下,直起身抱住她,沉沉地深吸了口氣,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吳起打來的。

  他從旁邊拿過衣服,給懷裡軟滑的小姑娘一件件套上。

  應歡滿臉羞紅,等手機響第二次的時候,她忍不住提醒他:「你快接一下。」

  徐敬餘舔了一下唇角,從褲兜裡摸出手機,果然是吳起打來的。

  真是……

  他臉色微沉,有些煩躁地接通。

  吳起淡淡地說:「接到人了?接到了就快點兒過來,下午訓練快開始了。」

  徐敬餘深吸了口氣,壓著語氣道:「我等會兒就去,不會遲到。」

  還有快一個小時呢,催什麽催呢!

  吳起頓了一下,說:「行,不要遲到。」

  徐敬餘把電話挂了,應歡還坐在洗漱臺上,一動不動,衣服是穿好了,頭髮却是淩亂的,唇也是紅的,一副剛被欺負過的模樣。

  他咬了一下下嘴唇,渾身燥熱。

  簡直自作孽。

  應歡看著他,在認真的想,剛才如果不是電話,徐敬餘是不是要繼續?可是他又把她衣服給她穿上了,爲什麽?

  ……其實,她覺得剛才氣氛好像到了,可以做的。

  徐敬餘站在原地沒動,應歡看他的臉色,慢慢挪著屁股準備爬下來,她一直坐在洗漱臺上也不像樣……

  忽然,大腿被人按住。

  應歡眨著眼看他,還是沒忍住好奇問:「徐敬餘,你……不想麽?」

  他碰過自己幾次,剛才已經不止是碰了,幾乎都被摸遍親遍了,也幾乎看光了,這也能忍嗎?她有些懷疑自己的魅力了,是不是她不够好看?胸不够大?

  徐敬餘:「……」

  他舌尖抵著腮,表情特別隱忍:「你想說什麽?」

  應歡小聲說:「你不是說你不吃素麽?還是你看著我不够好看,不然你怎麽這麽能忍?好像你那什麽都沒反應……」

  她好像從來沒碰到過。

  徐敬餘:「……」

  有時候他覺得應歡很害羞,對男女之事也比較遲鈍,比如他追她的時候表現得那麽明顯了,她就是不開竅,或者說她開竅了但就是不同意。她是個會因爲牙套不肯答應做他女朋友,因爲牙套不肯跟他接吻的姑娘,可那些他完全不在意。所以有時候他猜不透她的心思,在親密上總是有保留,怕嚇到她,他願意一步步來。

  他覺得,應歡可能比較注重儀式感。

  但是,每次被欺負到不行的時候,她又能炸出幾句要人命的話。

  她到底有沒有想過,有些話的後果是什麽?

  徐敬餘忽然低笑出一聲,手挪到她臀後,「你可真是寶藏女孩兒。」

  害羞又大膽,熱情又直白。

  這麽一個矛盾體,慢慢挖掘,就是寶藏。

  應歡還記得他以前說她是古董呢,怎麽又變成寶藏了,剛要說話,就被人輕鬆罩著臀往前托。大腿貼著他的腰,卡得越來越緊,越來越近,直到頂到某個東西,她頓時渾身僵住。

  不僅如此,徐敬餘抵著她,吻著她的耳朵,有些放蕩地往前撞了兩下,咬住她的耳垂:「沒反應?」

  「……」

  應歡渾身過電一般,就那一下沒忍住嬌軟地哼出一聲,又趕忙咬住唇。

  徐敬餘嗓音低啞:「既然你膽子够大,那我也不用擔心了。」他拉住她的手往下按,「你得幫幫忙,不弄出來,我沒法去訓練了。」

  ……

  應歡腦子一懵。

  手縮了一下,又被人按了回去。

  她腦子裡只有一個聲音:這是什麽可怕的東西???

  ……

  應歡覺得特別後悔,她想咬掉自己的舌頭,爲什麽要說出那種話去刺激他?要知道男人是最不禁激的。

  她簡直是年度最佳作死人物之一。

  手都快要斷了……

  偏偏徐敬餘還在她耳邊低啞地催促:「寶貝兒,快點兒。」

  應歡:「……」

  應該是你快點兒!

  哥哥,這應該是我的臺詞!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徐敬餘終於放過她了,幫她洗乾淨手,又把人抱出去放到沙發上,然後低頭親了一下她白嫩發紅的手心。

  應歡:「……」

  她軟著手縮回去,滿臉通紅,忍不住說:「你噁心。」

  徐敬餘心情好,不跟她計較,漫不經心地說:「噁心你也碰了,現在被弄髒了,就是哥的人了,懂嗎?」

  應歡:「……」

  徐敬餘在她面前半蹲下,給她按了按手臂和手腕,再到手指,他笑:「你抖什麽?」應歡抿緊唇,她現在慫得厲害,一動不敢,話也不敢多說了。

  「想什麽?」

  「沒有……」

  「怕了?」

  「……」

  她不回答,怕說錯話。

  徐敬餘站起身,手剛碰到她的臉,手機又響了,他看了一眼。

  又是吳起。

  他沒接,拿了套衣服去浴室衝了個五分鐘澡,迅速出門了。

  應歡坐在沙發上,仰著頭看天花板,兩個手的手指都在抖,她覺得林思羽大概說對了。

  她跟徐敬餘,也許可能真的會不太和諧。

  ……

  徐敬餘一路狂奔到訓練場,也還是遲到了十五分鐘。

  吳起站在門口,沒好臉色給他:「遲到了十五分鐘。」

  徐敬餘頓了一下,瞥他一眼,笑了,「您真是想多了,十五分鐘我能幹什麽?」

  吳起:「……」

  他看看年輕氣盛的徐敬餘,竟然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想想說:「你離開兩個半小時,我跟你說,快比賽了……」

  徐敬餘實在忍不住打斷他的話:「您就那麽不放心我?」

  吳起心說:廢話,整個俱樂部就你談戀愛,還是比賽期間追到手的女朋友!還是重點選手,他能放心?

  他擺擺手:「去訓練。」

  徐敬餘走進去,走了兩步,又回過頭笑笑:「教練,您怎麽防應歡跟防妲己似的,她就一個小白兔,乖寶寶,真沒那麽能耐。她要是知道您這樣防她,回頭得跟我哭,我還要哄。」

  吳起:「……」

  媽的,臭小子居然還威脅他?!

  作者有話要說: 應小歡:這是什麽可怕的東西??

  徐敬餘:你老公。

  應小歡:……你自己過。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