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哥布林殺手(第二卷)》第14章
第十章 淪為魔之陷阱的廢都

如果死亡的腳步聲能表現出來,那麼就是這個聲音了。

像是從地獄底部傳來震耳欲聾的戰鼓聲。

敲響裝備大步前進的怪物們。

它們交織著吐息的腐臭侵染遺跡的空氣,它們落下的口涎腐蝕地上石板。

雜亂的低語,大聲的叫喚,空間中僅僅由它們自身的欲望和任性的怒火所充滿。

它們要將不知天高地厚的冒険者們撕成碎片、蹂躪踐踏、侵犯淩辱嗎。

嘣。伴隨地面震動,率先沖上來的是巨大的哥布林──精英哥布林。

首先挖出全員的一隻眼。殺掉也好,吃掉也好,侵犯也好,先從剜掉眼珠開始……

「嗚……」

精英哥布林的聲音,一字不差地傳入精靈弓箭手敏銳的長長耳朵裡。

精靈弓箭手的臉失去血色、一片鐵青,她身子戰栗,呻吟出聲。

她拉滿大弓上蜘蛛絲制的弦,檢查了弓箭的餘量,深呼吸一次。

「可以行動嗎?」

「……當然!」

面對哥布林殺手一如既往的冷淡詢問,她挺起小小的胸脯回應道。

虛張聲勢也是打起精神的一種方式,恐怖的時刻也要口若懸河。不讓她閒聊一下也許會死掉的。

「我說你不會像當初那樣被吹飛了吧。」

「我是這麼打算的。」

被精靈弓箭手眯起的眼睛死盯著,哥布林殺手沉默地點了頭。

他把點燃了的四根火把,放在四個方位充當光源,環視了一圈聖域的四周。

與聖域相連的,除了他們侵入的入口,還有幾條不知通往何処的走廊。

「知道它們從哪裡來嗎?」

「從四面八方來」說著,精靈弓箭手聳了聳肩,「有多少不清楚。」

接著,蜥蜴人僧侶慢吞吞地探出腦袋。

「哥布林殺手閣下,防禦牆的准備完成了。」

不用說,這個時候其他人也沒閑著。

蜥蜴人僧侶將之前因爆破崩塌了的瓦礫堆在祭壇周圍,不斷壘高起來。

雖說陣地簡易,,但是否擁有陣地,極大程度左右著防衛戰的成敗。

要說它起到的效果,當敵人在翻越這個陣地的期間,他們將処於毫無防備的狀態,速度也會隨之下降。

做出指示的矮人術士,拍落手中的灰塵回應道。

「因為急著做出來,不要太過期待哦。」

「足夠了。你那邊怎麼樣?」

「是,准備完畢!」

女神官堅定的回答道。

她以小小的身板攀登到了祭壇的最上方。

她的工作是在周圍的地板上將投擲用的小石子,預備用的短劍,箭矢之類擺成一排。

這是為了能讓大家在緊要關頭,立刻取得下一件武器。這種准備工作雖然簡單卻也十分重要。

「好。」哥布林殺手點頭。

哥布林們的行軍聲,已經清晰地傳達到他耳中。

如今刻不容緩,沒有時間慢慢說明瞭。哥布林殺手毫不遲疑地問。

「還能用幾次法術?」

「我的話,那個……」

女神官將纖細的指尖抵在唇邊,思考著。

要將祈禱獻給天上的神明,自己的靈魂還能承受得住幾次呢。

這不過是經驗之談……

「失敗了一次,使用過一次……還剩下一次。」

「留著」哥布林殺手果斷地說,「會有用到的時候。」

「是。」

他這麼說了,女神官毫不猶豫地點了頭。

她兩手緊握住錫杖,站在祭壇上面環視四周的黑暗。

即是說直到使用法術為止,女神官要代替大家,擔任把握全域的角色。

責任重大──不,一個人根本不可能背負得了,是大家一起擔負。

「我會努力的……!」

「哈哈哈,巫女閣下比往常更加可靠了啊。」

祭壇附近搖晃起尾巴的蜥蜴人僧侶,愉快地用舌頭舔了舔鼻尖。

「才沒有那樣的事呢。」

把目光從害羞地囁嚅的女神官那兒收回,他握緊了作為觸媒的牙。

「小僧有兩次。如果不召喚《龍牙兵》的話,就還有三次。」

他是不打算保留力量吧。蜥蜴人僧侶露出尖尖的牙齒,猙獰地笑了。

哥布林殺手隨即應道:「拜託了。」

「帶著盾。」他說著,用下巴指了指女神官,「保護好她。」

「瞭解,瞭解。小僧站在鏡子邊就行了吧?」

「啊。」

蜥蜴人僧侶緩緩點著頭,做出雙掌合十的奇怪手勢應道。

他敏捷地登上祭壇,迅速將意識集中於牙的投擲。

據說在這個世上沒有比蜥蜴人還要擅長戰鬥的種族。

對作為一行人參謀的他而言,好像已經隱約察覺到了哥布林殺手的意圖。

「《龍獸先祖的角與爪子,四肢,兩足,因地而起吧》。」

矮人術士瞥了一眼念完祈禱詞的蜥蜴人僧侶和組合起來的龍牙兵,撚了撚鬍鬚道。

「老夫先前張開了《靈壁》,使用了《酩酊》……還有兩次。」

「留著,,那是王牌。」

「哦!老夫真是責任重大……那麼,在使用法術之前老夫就協助弑神丸你吧。」

矮人術士這麼說著敲了敲腹部,他已經變回了平常的模樣。

如果沒有他在,這個隊伍也不會變得如此和諧。

精靈弓箭手猶如鈴音的笑聲響起。

「我們真是備受眷顧啊,居然有三個術士。」

「哦?長耳朵偶爾也有坦率的一面嘛。」

「太失禮了,我明明一直都很坦率。」

有誰笑出了聲,他們相視而笑,點頭會意。已經准備充分了。

哥布林炯炯發光的瞳孔,映入眼簾。精英哥布林的吼聲,傳入耳中。

精靈弓箭手眯起一隻眼,估量與哥布林之間的距離,晃動長長的耳朵。

「……那麼我該怎麼做才好?」

「把哥布林吸引過來,射死,射殺它們的同時,盡可能多地吸引它們過來。」

「雖然覺得你的做法很胡鬧……」

「是嗎?」

哥布林殺手以空著的右手握住投石器,安上石頭。

同時他從包裹裡拿出一個投石器交給矮人術士,埋頭專心准備下一顆石彈。

精靈弓箭手哼了哼,搭箭上弓,用力拉滿弓弦。

「好,我做就是了。」

她露出略顯僵硬、卻優美的微笑,與此同時。

「GOROORORRRRRB!!」

精英哥布林的咆哮傳來。

獨眼的精英哥布林揮舞棍棒大吼,意欲抬高哥布林的士氣。

哥布林們拿著長槍、棍棒、斧子、生銹短劍等雜亂的武器。

哥布林雜七雜八湧來,其中一隻首當其衝。

「第一隻。」

「GROB?!」

哥布林殺手毫不遲疑地投出石頭擊殺了它。

有史以來,這個世上最適合投擲物品的種族是人類。

哪怕是龍,也無法像人類一樣投擲東西。

哥布林欠缺臂力,精靈擅用弓箭,矮人、土人投擲東西的程度只算的上消遣……

用比馬還要快的速度,正確無比投准石子的生物,除了人類別無其他。

「GOROB?!」

「GROOORRB?!」

「這東西真好,都用不著瞄準。」

只要有石頭,彈藥就不可能用完,這就是投石器。

矮人術士粗手指的動作猶如魔法,不間斷地將石頭安上投石器交給哥布林殺手。

「弑神丸,隨你喜歡地投吧!這樣就解決一部分了!」

「我正有此意……這下就第三只了。」

隨著咻的一聲石頭飛去,又一隻哥布林的頭蓋骨被擊碎氣絶。

兩隻、三隻、哥布林殺手接連不斷地射死哥布林,如同射擊鴨子。

頭蓋骨埋入了石子的哥布林,翻了個跟頭氣絶身亡,哥布林們跨過同胞的屍體,向他們逼近。

「GROB!GOOOROBB!!」

哥布林它們一點都不認為,自己在襲擊冒険者。

【它們認為,自己才是受到襲擊的一方】。

就所有事實表明,哥布林們常常把自己想成被害者。

它們被襲擊了就以牙還牙,總是轉嫁責任給對方。

因此當同胞們被殺了的時候,會激怒它們,點燃它們的復仇心。

壘高瓦礫製成的壁障什麼用都沒有。

哥布林閃閃發亮的瞳孔瞄準了,冒険者們保護的祭壇上的小姑娘──

「右邊,到達防禦牆了!」

「交給我!」

兩個女聲交織在一起,瞬間連發的箭矢將哥布林射穿。

女神官額上佈滿汗水,警戒四周。精靈弓箭手配合她拉弓射箭。

她長長的耳朵緊張地抖動,乘著地下的風,向哥布林們送去必殺射擊。

哥布林怎麼避得開呢。

「再怎麼說,這數量也太多了……!」

「左邊有三隻……!前面有四隻!」

「是、是!」

如同圍在祭壇邊跳舞,精靈弓箭手不停地搭箭上弓射出箭矢。

額頭上滲出的汗珠不是因為疲勞,而是由於形勢緊張。

她已經沒耐心一支支射箭了。只要射中了就好,她一下抓起三支弓箭,搭箭上弓射了出去。

當然,箭筒裡面空了的話,就立刻將地面上預備的弓箭陸續射出。

但只要她在射箭,哥布林們就無法接近。它們只有死路一條。

「GOROROROB!GROB!GOORB!」

看來已經不能說閑話了。

精英哥布林下了命令後,一隻哥布林揭下懷中小心翼翼地抱著的小壺的蓋子。

裡面是哥布林們用其惡毒腦袋想出來的,黏著的毒液。

哥布林的射手拿著做工粗糙的弓,然後將石制的箭頭浸在壺裡,接著射出毒箭。

「GOORB?!」

由於瞄準得過於隨意,幾只哥布林被射穿了後背,死掉了。

雖然毒箭沒有射中要害,但哥布林們卻反覆痙攣,吐出血泡死去。

只要射中後方射出箭矢的精靈,還有作出指示的人類小姑娘就行。

被射中就會中毒,她們不能動彈也好,死掉也好。樂趣多得是。

「──」

然而,忠勇的龍牙兵還在的這個事實不容遺忘。

持有盾牌的骨架士兵,沉默著高舉武器,擊飛箭矢,守護少女們。

「呼。」

精靈弓箭手吐了一口氣,擦去額上的汗水,她將腳邊的箭矢撿起,敲了敲龍牙兵的後背。

「這傢夥相當可愛啊。」

「是、是這樣嗎?」

表情僵硬歪著腦袋的女神官,忙低下頭避開交錯的箭矢。

女神官壓好帽子調整呼吸,在額上的汗水流進眼睛前將其拭去,凝視著黑暗。

在她身邊,身軀巨大的蜥蜴人僧侶挺身站在鏡子前面。

「哈哈,承蒙您的誇獎,實在誠惶誠恐,話說回來……」

用古代技法安置在石壁上的神秘之鏡。

蜥蜴人僧侶尖銳的爪子,摸向濺起漣漪的鏡面周圍的金色邊框。

「這面鏡子,到底是怎麼被放進去的啊……!」

他深吸一口氣,與此同時,他兩隻手腕上覆蓋的鱗片隨著裏側肌肉的隆起而立起來。

「《哦,高傲而蠱惑人心的雷龍,給予我萬人之力吧》!」

他向可怕的龍──偉大的先祖祈禱加護後,求得了奇跡《擬龍》。

肌肉膨脹生出的臂力,與古代在地面上闊步橫行的龍的力量十分相近。

他的爪子割裂石壁,不是去切割鏡子,而是將其與石壁的縫隙弄寬。

但是,他不認為一兩次就能將鏡子剝離石壁。沒時間遲疑了。

「GOROOOOBB!GOOROOROB!!」

遠方的防禦牆被一擊打碎,瓦礫化作原來的殘骸,四処飛散。

獨眼的精英哥布林腳步聲震天響,它揮舞著棍棒,開始了進擊。

「GORRB!」

「GORB!GOORB!!」

許許多多的哥布林們大喊出聲,喜悅溢於言表。

和英雄在一起,僅僅那樣就覺得能贏。在這一點上,人和哥布林也沒有太大的差別。

聽見哥布林們刺耳的聲音,女神官小小的身子微微顫抖。

她緊緊咬著嘴唇,握住錫杖,拼命地喊叫出聲。

「大只的,來了……!」

「我來。」

哥布林殺手毫不猶豫地道。

他在下一瞬間,從地板上抓起短劍插進腰帶,跨越防禦牆飛奔出去。

「別離開祭壇!」

接住他扔過來的投石器的矮人術士響應「收到」,繼續投著石頭。

在大家的支援下,哥布林殺手如箭矢沖出,殺出重圍。

當前,手中持有武器,逼近而來的哥布林有三隻。那又如何。

「第十九……二十只!」

「GROOB?!」

他正面哥布林們,右手的劍冷不防地出鞘砍去,割裂哥布林的喉嚨,給它造成致命傷。

踢開吐出血泡的那只哥布林,順勢用出鞘的劍擊碎從右邊逼近的另一隻的頭蓋骨。

左邊的哥布林判斷自己無法処理掉哥布林殺手,於是舉起盾溜到了他的背後。

矮人術士的石頭緊接著飛來。

「GOR?!」

被擊中胸口腳步踉蹌的哥布林,被哥布林殺手毫不猶豫地刺中。

哥布林殺手瞄準了喉嚨。它聲音都沒來得及發就斃命了,他任由劍埋進它的屍體,放開手。

「GOROOB!!」

「第二十一只……!」

為了不讓背後受到偷襲,他拿出插在腰帶裡的短劍投擲出去。短劍刺中了某只欲全力突擊的哥布林的喉嚨。

同時奔跑起來的哥布林殺手,奪過掙扎著氣絶的哥布林的武器。

棍棒。那恐怕是人類第一次拿起的武器,並不壊。

「第二十二……二十三隻!」

他用鈍器打出原始的一擊,又敲碎另一隻哥布林的頭蓋骨。

哥布林殺手確認後方拿著弓箭的哥布林的身影,向那裡擲去棍棒。

「GORARA?!」

想當然,他的一擊給予不了那只哥布林以致命傷。殺死哥布林弓兵的是精靈弓箭手的箭。

「做到了!」精靈弓箭手大聲稱快。她的長長耳朵豎了起來。「歐爾克博魯德,箭!」

「姆……!」

二人雖然說不上是心息相通,但他們已經是一個小隊的隊員,彼此之間不可能沒有默契。

奔向戰場的哥布林殺手踢散哥布林的屍體,奪過哥布林弓兵的箭筒。

他回頭,借助離心力,將箭筒向精靈弓箭手扔去。

再加上箭筒重量不夠,再加上時間緊急,投不到太遠的地方。

「好!」

突然飛出的矮人術士撿起箭筒,將它扔到後方。

「我拿到了!」

「……好!」

女神官將箭筒緊緊抱在懷中接住,將其轉交給精靈弓箭手。之後就是精靈弓箭手的主戰場了。

接下來,迎接哥布林們的是箭之雨。湊齊了弓與箭的精靈的攻擊,其威力絶不比魔術師差。

高度熟練的技巧與魔術無法被區分開來──有這麼一說。

不過拿矮人術士的話來說,認為「魔術師只會放閃電而已」的傢夥只是老糊塗罷了。

「GROORB!!」

從防禦牆中飛出的矮人遭遇了哥布林的圍堵。

「哎哎,鱗片,還沒好嗎!」

已經失去了射擊戰的時機。丟下投石器的矮人術士拔出斧頭用力揮舞。

畢竟,矮人必須得身體強健。

矮人術士粗魯地用短胳膊短腿毆打哥布林,將其踹倒,跌跌撞撞地跑回陣內。

「還差……一點!!」

被蜥蜴人僧侶腳踩著的祭壇,因他的爪子而龜裂,掉下幾片碎片。

蜥蜴人不會出汗,如果它的皮膚和人類一樣,恐怕會汗如雨下吧。

鏡子發出異響,雖然它已經在漸漸被從牆壁上剝下,但把它從石壁上完全剝離明顯還要花上一段時間。

「……唔!我來幫你!」

「不勝感激!」

環顧周圍的女神官,靠近鏡子跪下。

敵不寡眾。

哥布林最大的武器是數量,冒険者最大的弱點也是數量。

向祭壇慢慢靠近的哥布林增多了。

女神官認為比起警戒,爭取時間才更為重要。

儘管如此這雙纖細柔弱的手腕又能做到什麼?肯定有的。

她沒有遲疑地將錫杖插進鏡子與石壁的間隙,用杠杆原理,對錫杖注入力氣。

「唔……!!」

「……還需要時間嗎。」

將背後託付給夥伴的哥布林殺手低吟道。

前衛只剩下自己一人。

哥布林殺手站在哥布林橫七豎八的屍體之間,他用空著的手拿起哥布林的劍。

棍棒中埋入石制的劍刃,或許已經不能說它是劍了。

哥布林殺手對武器卻沒有怨言。

「GORARAB……!」

「呼。」

他的面前是巨大得令他不得不仰視的身軀──獨眼的精英哥布林。

他的臉上是被殘酷剜去的單眼,和炯炯如鬼火燃燒的瞳孔。它的臉上帶著醜陋的笑容,還有憤怒。

「GORARARABOBOBORIIIIN!!」

下一瞬間,哥布林殺手仿佛要向後倒下般跳向後方。

「GORAB?!」

不顧被牽連進來的一隻發出悲鳴的哥布林,他以向後轉的方式回避,接著恢復姿勢。

在單膝跪地哥布林殺手的面前,掙扎著翻滾的哥布林被棍棒砸碎。

「GORARARAB!!」

狂吼的精英哥布林,眼中已經只存在無哥布林殺手的身影。

揮下的棍棒一擊敲碎石板路,大地發出震動聲,天花板被震碎,碎片吧嗒吧嗒地從上方掉下。

「莽夫。」

精英哥布林朝著憤懣的哥布林殺手,迅速發出下一記猛攻。

精英哥布林有著與自己曾經對持過的──他已經把它的名字給忘了──那個食人者不相上下的威力。

他想避開這致命一擊,也不想經歷巨大失敗。

哥布林殺手戒備地舉起盾牌,毫不猶豫沖入哥布林群中。

「GORAB?!」

悲鳴與絶叫聲響起。肉與骨頭攪碎的聲音夾雜其中,骯髒的血肉飛沫四濺。

這全是精英哥布林用棍棒做的。

精英哥布林為了碾碎哥布林殺手,縱情揮舞棍棒,他對夥伴也毫不留情。

可憐的哥布林們充當了哥布林殺手的盾,悲慘地丟了性命。

「蠢材。」

「GORAB?!」

哥布林殺手將劍插進膽小發抖的哥布林腦袋,放開手,奪過它的武器。

這把應該是它們從冒険者那兒奪去的生銹的劍,過了幾日,再度回到冒険者手中。

他試著淩空揮劍的同時,劍刃刺入一隻哥布林的喉嚨,哥布林吐出血泡而死。

他掄起劍揮開那只像是溺水一樣掙扎不已的哥布林,將其踢到後方。

「GOORORORB!!」

給那只哥布林的致命一擊一擊,是由精英哥布林刺的……不,應該說是敲打的嗎。

這種死法,比起因自己的血窒息而死要輕鬆吧。

「對哥布林來說還真是幸福的死法。」

「GORARARAB!!GORARARA!!」

一擊。哥布林被搗碎,衝擊震天,從天花板上落下了土。

一擊。哥布林被打飛,伴隨著轟鳴聲,從天花板上落下了土。

一擊、一擊、一擊──哥布林殺手全都巧妙的避開了。

哥布林們不懂反省。

即使用自己殺掉了同胞,那也是同胞,或者說那些成為盾牌的傢夥不好。

多麼卑鄙的傢夥!就算剜去他的眼睛,搗碎他的手足,把他在夥伴面前殺掉也不夠解恨。

怒火中燒的精英哥布林,將曾經自己把夥伴當成盾牌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它對面前冒険者不堂堂正正戰鬥感到焦躁,這份焦躁讓他忽略了自己一方曾使用毒氣的事實。

哥布林是笨,卻不糊塗。哥布林殺手反覆道。

就是說,他們雖然不糊塗,卻很笨。

然後愚者揮動武器,大肆胡鬧。這一點必須得加以利用。

為什麼不將那兒的最大威力加以活用呢?

於是,哥布林殺手筆直地穿過戰場,精英哥布林緊追其後……

「歐爾克博魯德把它釣上鉤了,那麼……!」

精靈弓箭手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

她邊用美麗的長腿踢飛迫近的哥布林,邊登上祭壇,嘖了一聲。

真是的,自己竟然非得要使用哥布林的箭,真是可惡!

「真,讓人不敢置信!」

她像是洩憤一樣,搖晃著長長耳朵的她估計著風向將箭射出。

當然,箭不是朝著精英哥布林,而是沖著成群的哥布林而去。

「GROB?!GOORB?!」

雖是做工粗糙的箭矢,但被射中就會沒命。

哥布林成片地倒地而死,無奈其數量太多。

矮人術士引以為傲的白鬍鬚濺上了血漬,他再將一隻哥布林的頭蓋骨打碎。

「哦,長耳朵!你沒法再多殺一些了嗎!」

「囉嗦!那麼就拿更好的箭給我啊!」

「投擲石頭可以嗎!」

「才不要!」

吵吵鬧鬧。二人一如既往的拌嘴,或者他們是有意為之。

如果連閒聊都沒有了的話,那就是真的完了。對冒険者來說就是如此。

比如,臉色通紅,用盡全力握住錫杖的女神官就是如此。

「唔、嗚嗚……!」

纖細的手腕震動,咬緊嘴唇的她,將身體全部的力量都放在與鏡子的較量上。

太過纖細柔弱的人類小姑娘能做到的不過如此了。

勇猛果敢、一世之雄的蜥蜴人也已竭盡全力。

「哦,再加一把勁……!!」

受到可怕的龍族先祖的加護的蜥蜴人僧侶,他已經用盡了身體中沸騰的血液中蘊藏的力量。

他從露出的牙的縫隙中吐氣,在他從爪子到尾巴的整個身體的力量都用盡的時候。

「咿咿咿咿咿咿啊啊啊啊啊啊啊!」

破裂聲終於響起,神秘之鏡終於臣服在體力下。

粘附著石壁的碎片的大鏡子已在蜥蜴人僧侶手上。

「哥布林……殺手、先生!」

女神官呼吸微弱、喘聲連連,聲音嘶啞。她精疲力竭地喊他。

哥布林殺手猛地回過頭。他踢開逼近的精英哥布林,跑了起來。

「把鏡面朝上舉起來!──到鏡子下麵去!」

「瞭解!」

蜥蜴人僧侶一鼓作氣,像撐著屋頂一樣撐起大鏡子,在祭壇上站穩腳跟。

蜥蜴人僧侶是否明白,一切在此一舉呢。

他單膝著地以求站的更穩,用肩膀扛起鏡子,做出毫不動搖的姿勢。

「成功了!」

支撐另一面的是忠誠的僕人龍牙兵。

「ORARARAG!!」

精英哥布林使出了全力一擊。

哥布林不可能會知道事態的發展,但它們顯然知道有什麼發生了。

沒有片刻遲疑,精英哥布林揮舞著的棍棒令數只哥布林腦漿迸濺。

哥布林殺手飛快退後,將哥布林那奪來的槍擲了過去。

槍尖削下精英哥布林幾根指頭。斷掉的手指飛舞在空中,精英哥布林的悲鳴震耳欲聾。

「GARAOR?!」

「《石彈》!大塊的石頭、上面!」

「上?!──瞭解!」

雖然有一瞬間的驚訝,但矮人術士沒有蠢得繼續猶豫下去。

他從包中掏出一撮粘土,他將粘土団了団,拋到空中吹了口氣,「嘿」地念著。

「《工作了工作了,大地精靈們喲。砂粒一粒,顛倒轉換變作石頭》!」

他使出渾身力量投擲出的粘土球,飄在半空中,轉瞬間變成了巨大的岩石……

「光!」

「是!」

沒有被眼前的一切所絆住,女神官依照他的指示,回應他的信賴毫不猶豫回應了他的指示。

自己存在於此的意義就是這個,這個想法讓她驕傲。她挺起單薄的胸脯。

她一心一意將自己所有的感情歸攏起來,與天上的神明靈魂相接。

「《心懷慈悲的地母神啊,請賜予迷失在黑暗中的我們神聖之光吧》……!」

柔弱的少女削弱靈魂之力,向神明獻上神聖的祈禱。

大慈大悲的地母神,怎麼會不賜予她《聖光》呢。

「GORORB?!」

那是太陽的爆炸!

從女神官的(作為杠杆使用的)錫杖頂端,發出炫目的白光,照亮整個空間。

自遠古神話時代就存在的遺跡,被如此的光芒照亮還是頭一次。

哥布林們如同暴露在烈焰下一般發出悲鳴,邊後仰邊遮起臉。

它們的視網膜被灼燒了。

它們之後立刻都臉朝下,連哥布林殺手也不例外。

「……」

「歐爾克博魯德,這邊!」

然而,在一片白晝中,響起凜然的聲音。

精靈弓箭手──作為射手本領卓越的她,拉住哥布林殺手的手。

「抱歉。」

「好啦!雖然不知道你有什麼打算!」

在她幫助下,他走過最後的一步、兩步、三步。

精靈弓箭手優雅一躍,哥布林殺手爬上了祭壇。

蜥蜴人僧侶伸長尾巴,將他的身體拉入鏡子之下。

哥布林殺手大喊。

「《降下》──把石頭落下!」

「真是的!《大地的精靈,轉動圓桶,骨碌碌轉動它,轉動後散去》!」

「……這下就好了。」

想要回頭的哥布林殺手身子踉蹌,他的身子被蜥蜴人僧侶的尾巴支撐住。

他右手緊緊抓住女神官的手,她的手在微微顫抖。

左手則牢牢握住精靈弓箭手,隔著皮革護手,也能感覺到他握地很緊,讓她很疼。

矮人術士敲敲他的背,他精力雖已用盡,卻還是一副老樣子。

哥布林的樣子映在哥布林殺手被白光灼傷、尚未恢復的眼中。

哥布林們發出恐懼的、膽怯的、嫉妒的和憎恨的聲音,亂成一団。

「GO?!GROB?!」

「GRAROORORORORB?!」

矮人術士接連結下複雜的咒印後,巨石將天花板整個擊碎。

接連經過爆炸、大眼怪的撞擊、小鬼英雄的攻擊的天花板開始搖晃。

石制天花板從遠古時代至今,一直由樹根支撐。

然而,沒有什麼能勝過歳月。

而且,在眼下這種情況下,所謂歳月意味著物體的物理重量和精靈之力相疊加。

掌管大地的精靈,果斷地使用這份力量,然後朝下方鬆開了手。

首先,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響起,樹根的一部分承受不住重量,折斷掉落。

然後──

「大概……第五十三隻嗎。」

狂吼的精英哥布林的臉在下一瞬間,被怒濤般傾注下的砂粒掩埋,消失在其中。

這便是它的結局。

§

很快,一一切一切都像是死了一般,都結束了,。

籠罩一片褐色煙霧的空洞──曾經那裡是禮拜堂吧。

如今它埋在砂土瓦礫,岩石碎片之中,面目全非。

應該有天花板的地方,如今佈滿了盤根錯節的樹根。

點點陽光穿過樹葉空隙──不對,是月亮與星星的光亮。

初夏的夜晚,繁星閃耀的光芒,如同天上神明的眼瞳。

他們所注視的這個地方,被稱為過去居民的遺跡……已經沒有了。

勉強要說的話,從瓦礫星星點點的縫隙中看去,只有不幸的哥布林的屍體。

……不。

還有鏡子。

寺院化作廢墟,其中央曾經的祭壇成了堆滿瓦礫的山。

山的頂端有一面巨大的鏡子,反射出星輝。

還有,喀噠一聲。

「呼、啊。」

伴隨著可愛的聲音,瓦礫的山堆微微崩塌了。

推開岩石拂去泥土,從細小的間隙中爬出了……精靈族少女。

她是灰頭土臉的精靈弓箭手。

「……真,真是的,真是的!歐爾克博魯德到底在想什麼呀!」

像是掉入水中撲騰著的貓,她顫抖著身子,長長的耳朵倒豎。

看來她除了髒之外不痛不癢,接著爬出的女神官見狀也長舒一口氣。

她短促地咳了幾聲,吐出吃進嘴裡的泥土。

「嚇、嚇我一跳……」

「嚇一跳就完了嗎?!」

「怎麼說,感覺差不多已經習慣了。」

「啊啊,真是的……!」

精靈弓箭手伸出手拉了她一把,怒火未消。

蜥蜴人僧侶看著她們,也爬了出來,猛地當場坐下。

「哎呀呀……有《轉移》的鏡子在真是萬幸。」

他疲憊地吐了一口氣,身邊的龍牙兵也演技精湛地哎呀呀直搖頭。

祭壇還在。所以他們才能活下來嗎……有一件事很奇妙。

儘管周圍堆滿了一圈砂土,但只有中心的祭壇周圍乾乾淨淨。

理由不用說,出在如今龍牙兵一人抱住的鏡子上。

蜥蜴人僧侶和龍牙兵所支撐的鏡子,將傾注下來的砂土全都《轉移》了。

不這麼做的話,現在他們一定就跟被身亡的哥布林一樣被壓死。

「瓦礫都被鏡子吸走了,不過話說回來,這東西真重。」

「嘛,鱗片貢獻最多了。」

緊隨其後爬出的矮人術士啊哈哈笑著,在蜥蜴人僧侶身旁猛地坐下。

「不過把你當成擋箭牌用,有點大材小用了呐。」

終於能沒有顧忌地喝酒了。矮人術士毫不遲疑地取出酒瓶,咕嚕嚕地喝下肚。

消耗精神力的臉十分蒼白,但攝取酒精後就回復了紅潤。

「但是,【另一邊的那群傢夥】真可憐啊。」

對於古代遺物的操作方法完全熟知的,只有古代的居民。

他們不清楚是誰把鏡子帶來的,或許是《轉移》出了差錯吧。

哥布林們的巢穴應該連接到這條街的地下,為什麼會通向鏡子另一邊的古代都市呢。

「莫非這是很久以前的旅行裝置之類的,是吧,弑神丸。」

「沒興趣。」

然後是哥布林殺手。

最後一個出現在瓦礫山堆上的身影,他看起來毫不疲倦,冷靜平淡地說。

他渾身沾滿灰塵還有濺上的血漬,穿戴著廉價的鐵頭盔,髒兮兮的鎧甲。一如既往。

拄著錫杖、好不容易起身的女神官看著他的樣子,撅起嘴巴。

「……不是街的地下,真的太好了。」

「如果是街的地下,就考慮別的方法。」

真是的,即使自己鼓起臉頰,這個男人也不會在意。

哥布林殺手的,掃了一眼周圍。

他的視線掃過無奈的女神官,很愉快的蜥蜴人僧侶,喝著酒滿臉通紅的矮人術士。

哥布林殺手最後看向半眯眼的精靈弓箭手,她仿佛要射穿他似地瞪回來。

「喂。」

「……怎麼?」

「火、水也好,毒氣也好都用,也沒有爆炸。」

如何。在她聽來,他那聲音好像十分得意。

月下,精靈弓箭手露出的笑容,她的笑容澄澈乾淨,如玻璃工藝品一樣精緻。

「歐爾克博魯德?」

「什麼。」

你這混帳。哥布林殺手被精靈弓箭手一腳踹飛,滾落在瓦礫之中。

PS:發帖太快都要等30秒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