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8章
厭勝之術

劉奇一想到昨晚那事就忍不住打了個哆嗦,閉了嘴。

秋軟軟見他乖乖閉嘴,甚是好奇昨晚究竟出了什麼事,能讓這混世魔王這麼忌憚?看他氣運萎靡不佳,面色帶青黑,是撞了鬼的模樣。

被威脅一通,劉奇總算安分了一會兒,可這話癆哪裡忍得住,不過一會兒,又開始說了,他朝兩人交握的手努努嘴打趣道:“夫人怎不弄個湯婆子抱著,那玩意兒比國師的手好用。”

秋軟軟被他調侃得紅了臉,下意識抽回了手。

莫離真是忍無可忍,揪起他衣領就給他扔了出去。

秋軟軟小小驚呼一聲,她還是頭一回見莫離這麼動手。

“這麼扔下他不好吧?”秋軟軟擔心道。

“無事,我手上有分寸,不會傷著他。”說完挑簾對車夫說了聲什麼,風聲太大,秋軟軟沒有聽清楚,只覺馬車速度突然加快了不少。

沒多久又停了下來,“我去去就來。”莫離交代道。

秋軟軟好奇他去哪裡,從車簾縫隙偷偷往外看,只見他進了一家玲瓏坊的店,沒一會兒就出來了,手上多了個小東西,是湯婆子。

秋軟軟微微紅了臉,她本來有湯婆子的,昨天匆忙才忘記拿了,想起昨日他給她捂手,所以她今日是故意沒拿湯婆子的,都怪那人多嘴,真是討人厭!

劉奇不在,車間內就冷清了,秋軟軟抱著暖乎乎的湯婆子興致不高,比起湯婆子,她還是更加喜歡自家夫君的暖烘烘的手掌。

莫離此時也在糾結著要不要開口說話,可是要說什麼呢?他突然有些後悔把劉奇扔了出去,有他那話癆在,氣氛不至於這麼尷尬。

好在沒多久就到了丞相府,兩人俱是鬆了口氣,秋軟軟心中其實挺害怕他問為什麼不拿湯婆子的。

幕笠已經沒有了效果,秋軟軟盡量閉上右眼,只用左眼看東西,剛下馬車時她一時忘了,被街邊的一隻死狀淒慘的遊魂嚇了一跳,下意識就往莫離那邊躲,莫離接住她撲過來的身子,用手給她摀住眼睛,安撫道:“別怕。”

“嗯。”秋軟軟輕輕應了聲,從他懷裡出來,整了整幕笠,這才抬頭看了看眼前的丞相府。

和他們國師府差不多,只他門前多了兩座石獅子,兩隻石獅子微微泛著青光,不是凡物,按理說有這麼兩隻石獅子做鎮宅之寶,主家必定非富即貴,家宅安寧,可他府中隱隱有黑氣縈繞,宅中恐有異。

秋軟軟輕輕拉了拉莫離的袖子,將這些告訴他。

莫離伸手給她整了整幕笠,輕聲道:“丞相為人狡詐多疑,有些事提與不提你聽我的。”

秋軟軟點點頭,跟著他進了丞相府。

丞相年近不惑,如此年紀能坐上這個位置,已是祖上燒了高香,家中兩兒四女,兒子都已成親,大女,二女亦都成婚,三女四女雖是庶女,在京城貴女裡面也排的上名號,是各家爭相求娶的女兒家。

算家宅風水,流年運勢,丞相將一家老小都叫了來,因著是年初二,出嫁的兩個小姐協同他們的夫君孩子都在。

丞相沒想到國師會帶夫人同來,不過這也不妨事,介紹了家中眾人一番,捎帶著說了幾句場面話,便說出了目的。

莫離如同往常一般給他們一人贈一句話。

秋軟軟一進門便看到了黑氣問題所在,人群中一個姿色不錯的姑娘渾身黑氣縈繞,氣運極低,絕對是招惹上不干淨的東西了,聽剛剛丞相介紹,這姑娘是他家的三小姐。

這姑娘的事情並非一兩日了,莫離一觀她面相也知不對勁,手中掐算一番,招來丞相耳語,只見丞相面色一驚,看向三女。

“國師請隨老夫來。”

大家面面相覷,不知突然這般為何,紛紛看向三小姐,三小姐面色蒼白,瞧著心裡藏著事,再看其生母王姨娘也是面色不好,眾人一時面色各異,尤其是四小姐,嘴角的笑容秋軟軟隔著面紗都能瞧見。

秋軟軟可不敢一人待在這兒,趕緊跟上莫離去了三小姐院子裡。

三小姐院子在北面,院子裡梅花開得正艷,遠遠就能聞到梅花的清香。

莫離在三小姐的屋子裡走了一圈,突然臨空一跳,運氣上了房梁,在房梁角落髮現一物,是很多層蛇蛻。

丞相府有石獅鎮門,邪物輕易不能進入,唯有厭勝之術能鑽漏子,蛇性主淫,佈置得當,府中所有人都有危險,好在還算發現得及時,只是看那三小姐的面相,恐怕已經失了身子。

秋軟軟看見莫離取下那物,便已知曉是什麼情況,默默退了出去,不打擾莫離和丞相說話。

湯婆子溫度涼了些,外面風大,吹得她有些冷,秋軟軟攥緊了手中的湯婆子,突地愣住了,看來有些事情已經回天乏術了。

讓秋軟軟愣住的是一隻小小的嬰靈,躲在角落裡偷偷瞧她,看來莫離還有的忙了。

小鬼是三小姐的孩子,上月落的胎。

在丞相的逼問下,王姨娘和三小姐坦白了一切,半年前三小姐便每日做起了一些難以啟齒的春夢,夢見和許多認識不認識的男人親熱,這事羞恥,她不敢告訴別人,連生母王姨娘都不敢告訴。

雖羞恥得不行,但其中的舒爽亦是叫人捨不得,三小姐便將此事獨自悶在心裡,每回醒來褻褲都能濕透,心裡說不出的難耐空虛,她愈來愈想接近男人,想被他們像夢中一樣對待。

有一夜她半夜驚醒,心裡空虛極了,也不知腦子犯了什麼混,學著窯姐兒打扮了一番,從後門偷偷溜了出去,去了京城有名的花街。

她用帕子蒙著臉,扯亂自己的衣裳,假裝喝醉,在路上走著,沒多久便有一人來搭訕,她半推半就被他拉到了角落裡,她不記得男人的樣子了,只記得男人粗糙的手掌,不像公子哥的細皮嫩肉,揉在身上微微泛疼,卻又該死的舒服,那是她第一次被男人真正的疼愛,舒服得她頭皮發麻,她纏著男人來了一次又一次,男人滾燙的精液射了滿滿一肚子。

男人完事後便提著褲子走了,沒多久一個黑乎乎的身影摸了過來,是這條街上乞討的乞丐,他們晚上喜歡在花街蹲著,晚上花街熱鬧,有錢公子哥多,說兩句公子金槍不倒就能得不少賞錢,尤其有時候還能撿到一兩個公子哥玩過的女人解饞。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