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74章
第74章 迷失游輪(12已修)

  五分像?

  阮白聽到這裡,整個人都懵了。

  她想了想,好像確實啊,主人的模樣,真的和自己挺像的。

  如果主人是鬼怪的話,那麽他豈不是曾經也是玩家?

  那主人活著的時候,他在現實裡的身份……會和她有關係嗎?

  阮白有些好奇,不過她對自己的身世沒啥特別大的興趣。

  現在要緊的,還是趕緊把游戲通關了先。

  想到這裡,阮白便看向了捨小雪。

  「小雪,對於游輪的秘密,你有思緒嗎?」她問道,「剩下只有一天的時間了。」

  和以前的游戲不太一樣,這個游戲裡,除了主人的房間外,游輪各個地方都能搜索。

  只要肯費心思去查,就一定能有所發現。

  她們需要的,只是儘量擠出時間去搜索。

  游輪的場地大,而且雜,搜起來麻煩,還得剔除一些無意義的信息量,這些都是玩家需要做的事情,看起來輕鬆,但工程量也不小。

  也正是因爲如此,在危機解除後,越來越多的玩家傾向於組隊。

  好在阮白考慮到了游戲難度,帶上了捨小雪。

  捨小雪在搜查信息方面,實力相當强悍。

  她記憶力强,思維能力快,還有著敏銳的直覺和强大的邏輯推理能力,非常適合用來檢索文件,探索秘密。

  「我對於這裡的大致經歷,已經有所瞭解了。」

  沒有讓阮白失望,小雪在聽了她的問題後,嘴角微微一抿,露出一個自信的笑。

  不過,小雪幷沒有直接開口,反而先問了一下阮白:「軟軟,你先來說說,你覺得這裡發生過什麽?」

  「我嗎?」阮白有些驚訝地反問道。

  捨小雪點點頭:「沒錯,你先說,我想知道你瞭解的能有多少。」

  阮白見狀,也就連忙把自己的猜測說了一通。

  「我覺得,這個主人可能擁有和故事裡的人魚類似的經歷。」阮白說。

  根據主人的反應,以及第二個玩家所講的故事,阮白差不多可以推出一個大致經歷了。

  首先,主人可以帶入故事裡的「人魚」,他雖然不能在海水裡生活,但他有一艘游輪,可能家境還很不錯,經常出海航行。

  他在一次海難過後,救了幾位遭遇海難的人們,給了他們金錢珠寶,把他們送回了岸上。

  後來被他救的人多了,漸漸就有人心思不正。

  他們開始故意試圖遇上他,圖謀他的寶物,甚至傷害他。

  主人的腿,有可能就是那時候被弄傷的,所以現在才只能坐輪椅。

  最後有一次,200名學生出海游玩的時候遇上海難,主人救了他們,又用某種辦法淘汰了大部分孩子,只留下了18個孩子,把他們送去了岸上。

  那18個孩子不知爲何,在十年後都殺了人,然後拿著主人的邀請函上了游輪。

  「這就是我的猜測,」阮白說,「我個人覺得,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捨小雪聽了,神色不變,也沒有直說阮白所言是對還是錯。

  她只是輕輕點了點頭,道:「你所說的,我也想到了。」

  然而說完後,她畫風忽然一轉:「但和你的想法有點不一樣,我幷不認爲,這是主人的經歷,我更傾向於這些經歷是別人的,主人只是知道而已。」

  「我最開始覺得,那200名學生是故意深入海洋,想遇到海難被救,」見阮白迷茫,小雪於是解釋了起來,「但我後來一想,這實在不太可能,因爲海難實在太危險了,需要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如果只是圖謀利息,幾個人就可以,犧牲那麽多孩子,太得不償失了。」

  「可是這些孩子又肯定是上過主人的游輪的,因爲游戲給我們的身份,明顯和主人是舊相識。」

  「所以,我不覺得主人曾經的經歷,會和故事裡的『人魚』有關,主人應該只是碰巧,救過人而已。」

  阮白聽到這裡,楞了一下。

  她轉而一想,好像也是。

  確實沒有什麽證據說明,這個故事一定是發生在主人身上的啊。

  主人只是單純地表示了自己對那個海難人魚故事的喜好罷了。

  當初救人反被害的,或許幷非是主人。

  這個故事對主人應該挺重要,但幷非是游輪秘密的全部。

  「可是這個故事,應當是有所暗示的,」阮白想了想,又覺得不對,「那200個孩子,僅僅出海游玩,也沒必要行駛那麽遠。」

  他們會開船開那麽深,難不成是那個沿海城市的習俗?

  她可沒聽說過有哪裡的習俗是這個!

  「他們會出海那麽遠,肯定是因爲他們是有目標的,」寧柔在一旁說道,「既然目的不是遇到『人魚』,那換一種思路——他們會不會是特地開船,去某個海中小島之類的地方去玩呢?只是他們運氣不好,遇上了暴風雨。」

  「主人總不可能一直在游輪上生活,一隻船在海上漫無目的地航行,又極其容易迷失,他一定會有生活的地方,和暫時落脚的地方。」

  「這艘游輪上所有可以查到的信息,我們已經查完了,但游輪的秘密,我們還是沒有頭緒,」寧柔在最後說,「所以我們猜測,這艘游輪應該是有目的地的,而幾輪游戲結束後,目的地應該就能到了。」

  按照游戲一般設定,只要肯費心,就能根據游戲場地提供的信息,查出來全部的秘密。

  從NPC嘴裡得知的,僅僅只是一小部分而已,不會出現大部分信息都要通過NPC才能得知的情况。

  如今他們得到的信息量嚴重不足,很可能是因爲,她們還沒有把全部的游戲場地走完!

  阮白聽懂後,整個人都恍然了過來。

  「這樣的話,主人給出的提問承諾,其實是在誘騙我們。」想通後,她忍不住說道。

  只要能到達目的地,發現新的游戲場地,那她們後面還可以獲得新信息的。

  要是剛剛阮白忍不住,就把寶貴的提問機會用了,那很有可能白白浪費了一次機會。

  「就是這樣,」寧柔說,「所以,你的提問機會一定不能亂用,要留到最後才可以!」

  阮白聽了,連忙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

  而另一邊,小雪却陷入了沉思。

  她的眉頭依然緊緊蹙著,絲毫沒有放鬆。

  「游戲到目前爲止,只出現了兩個鬼怪,這實在太不正常了,」她輕聲說道,「我認爲,這裡應該藏著別的鬼怪。」

  說完後,捨小雪抬眸,認真地看向了阮白。

  「軟軟,你覺得在這個游戲裡,暫未出現的鬼怪,又或者說曾經的玩家們,還會有哪些?」

  暫未出現的鬼怪有哪些?

  阮白聽到這裡,心裡一咯噔。

  游戲的一大特點,就是「情景再現」。

  它是根據死去玩家的過去經歷,適當編改後製成的。

  而且裡面的鬼怪和NPC都會致力於把過去發生的事情,展現給玩家看。

  就像校園副本裡,會把曾經學生經歷過的一切展示,而古堡副本裡,孩子們互相殘殺的過去也會一一呈現。

  這也是爲什麽通關游戲時,會要求玩家探索這塊區域的秘密,因爲只有掌握了足够信息,知道了過去發生了什麽,玩家才能合理避開各種陷阱,找出成功逃生的辦法。

  其實之前阮白就發現了,這個主人,明顯想用游戲拖住玩家。

  這一點,相信無論是阮白還是捨小雪她們,都能看出來。

  她最開始還很困惑,爲何主人要拖延時間。

  但知道了游輪是有目的地的,知道了後面還有新的地圖後,阮白就明白了。

  如果真的如小雪寧柔所說,游戲場地還有一部分沒有暴露出來,那麽大概是要等幾輪游戲進行完畢,第一個劇情點走完後,才能迎來新的地圖和劇情點!

  主人拖延時間,就是爲了讓新地圖來得更遲一點!

  而剛剛的兩輪游戲,無論是「找凶手」,還是講故事,從布置來看,都是一種很低齡的游戲。

  就像小孩子喜歡的躲猫猫一樣,是孩子們喜歡的簡單游戲。

  如果說,他們在進入游輪後,所做過的一切,都是鬼怪生前做過的……那它們生前的身份,就很明確了。

  「……是那200名遇難的學生。」阮白沉默了片刻,回答道。

  那200個學生裡,大概就有幾個學生是玩家。

  而在十年前,他和他的同學們,很可能曾經就在這艘游輪上,無聊地等待終點。

  爲了消磨時間,他們開始在游輪上進行一些簡單好玩的小游戲。

  而等到第三個游戲結束,目的地也就到了。

  「我也是這麽想的,」捨小雪說,「除了他們以外,我想不出來這裡還有哪些死人了。」

  「所以,你一定要時刻小心,這些鬼怪要出現,可能會在第三輪游戲裡,可能會在第三輪游戲結束後,到時候,絕對會引起危機。」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