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我在逃生游戲裏做小白花》第75章
第75章 迷失游輪(13)

  和捨小雪她們再說了兩句話後,阮白就匆匆從厠所離開了。

  當然,離開之前,她把那位來自貉的女玩家的事情和她們說了,表示自己接下來會與那位女玩家組隊。

  「要是出了什麽事,記得見機行事。」阮白說。

  「我們明白的。」

  捨小雪和寧柔對視一眼,心領意會地笑了。

  於是幾人就這樣分開了。

  剩下的自由活動時間,很快就結束了。

  阮白看了看,他們大概也就休息了半個小時罷了。

  和捨小雪等人分開後,期間她還想過找顧不朝呢。

  只是她也沒有和顧不朝在游戲外做約定或者暗示,女厠所顧不朝又不能進去,所以兩人最後還是沒能有什麽交流的機會。

  至於那些貉的玩家,因爲他們也有意地互相分散了,所以阮白倒沒看出來哪幾個是的。

  她唯一確定的,就是那位女玩家是貉成員。

  以前貉的胳膊上會有狐狸形狀的文身,但那都是因爲玩家之間不怎麽聯繫,所以他們才這麽囂張,現在的貉,文身早就不流行了。

  女玩家在找到阮白後,依舊努力和她打好關係。

  阮白笑眯眯地裝出一副被忽悠的模樣,還反過來挖了不少信息走了。

  可惜的是,貉們的嘴巴都很嚴,女玩家透露出來的那點,講真遠遠比不上小雪發現的。

  不過阮白想到上一次,女玩家就無意間透露過「講故事可以討好主人」這點信息,和後面的游戲恰好對上了,所以阮白覺得,貉八成是獲得了什麽重要道具,能知道後面的游戲是什麽。

  想到這裡,阮白還有意無意地試探了一下,說自己家有個七八歲的弟弟,平時喜歡和朋友一起玩游戲什麽的,和女玩家聊了會兒。

  那名女玩家本身也不是一個非常靈通的人,她能被貉團隊推出來,八成是仗著性別優勢。

  在經過阮白的盤問後,女玩家很輕易地就露了口風:「……小孩子確實麻煩,感覺他們能想到各種可以藏起來的地方。」

  說完這句後,女玩家皺了下眉,岔開了話題。

  另一邊,阮白却若有所思。

  藏起來?

  需要人或者東西藏起來,又是小孩子們喜愛的……莫非第三個游戲,是捉迷藏?

  她觀察著女玩家,發現女玩家這一路上,確實都在有意往一些隱秘的,可以藏人的地方看。

  貉的那些人,不打算幫女玩家找藏身之處?

  阮白見狀,默不作聲地記下了那些地方。

  而等到自由活動時間結束時,大廳裡的那盞大鐘再次響了起來。

  鐺鐺鐺……一聲比一聲響,哪怕站在很遠的地方,都能聽到。

  阮白聽到這個聲音,知道第三輪游戲怕是得開始了。

  聽到了鐘聲後,玩家們連忙回到了大廳內。

  這時候,主人不在大廳裡,留下來的唯有那個管事。

  等玩家到齊後,管事便如同前兩次游戲一樣,公布了第三輪游戲的內容。

  和阮白所料的一樣,這一次的游戲,果然是捉迷藏。

  「第三輪游戲的規則很簡單,」管事說,「就是捉迷藏,你們只需要扮演躲起來的人,不被鬼抓住就可以。」

  捉迷藏這個游戲,大部分人都玩過,就是一個人扮鬼抓人,一群人藏起來。

  阮白聽著規則,也不覺得很難理解。

  不過正常的捉迷藏裡,「鬼」都是人扮演的,可這個游戲裡,「鬼」怕是真正的鬼怪。

  「每輪捉迷藏游戲,都持續一個小時,前20分鐘你們去找地方躲藏,後面的40分鐘,會有扮演『鬼』的人來抓你們,」管事簡單地說道,「你們中間有人要是被鬼抓到,那從下一輪游戲開始,你們就會成爲『鬼『去抓人。」

  「一旦成爲了鬼,你們只有抓住了人,才能重新變回人。」

  「那捉迷藏的游戲什麽時候才能停止?」有玩家問道。

  「當有一輪游戲裡,整整40分鐘,『鬼』們都沒有抓出一個人,」管事冷淡地說,「這樣的話,游戲結束。」

  雖然管事沒有直說,但阮白等人也能猜出來,要是那些玩家變成了「鬼」,又沒有抓到人,等游戲結束了,他們怕是得被淘汰,死在這裡,成爲真正的鬼怪留在游戲裡了。

  此時時間已經是早上9點了,天徹底亮起來,整個大廳內任何角落都被明亮的光綫填滿了,連一絲陰影都看不見。

  在宣布完捉迷藏的游戲規則後,管事就沒有猶豫,直接宣布游戲開始。

  「第一輪游戲,你們所有人都是人,都需要躲藏,」管事說,「會有鬼來抓你們。」

  這就是游戲最後的一條規則了,在說完後,管事就轉身離開了這裡。

  玩家們聞言,也紛紛從大廳裡走出去了。

  爲了不被隊友背叛,不少人都單獨去找地方了。

  若是發現有人一起,還會刻意躲避,免得被其他玩家抓出來。

  這艘游輪很大,可以躲藏的地方很多。

  爲了找到一個絕對安穩的地方,20分鐘的躲藏時間,竟有些不太够用了。

  之前不少玩家因爲怕死,很多地方都沒太敢去。

  如今需要找個地方躲起來了,他們都或多或少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阮白稍稍好一點,之前在抓凶手的游戲裡,她爲了確定心裡的猜測,爲了找出來游戲還有沒有別的地方有鐘,幾乎把游輪翻了個遍。

  偏僻的,隱秘的……很多地方她都記在了心裡。

  所以,在管事公布完規則後,她稍微思考了片刻,心裡就有了數。

  等其他人走得差不多後,阮白便往樓梯口走過去,準備去三樓的酒館裡看看。

  因爲之前同小雪她們聊過了,阮白知道,游戲裡尚未出現的鬼怪,八成就是之前遇難的小學生。

  鬼怪的外形會一直維持著死時候的模樣,它們死後,就不會再長大,也不會長高了。

  阮白來到酒館後,幾乎不帶猶豫,就决定躲在最上面的那排酒桶裡。

  矮小的鬼怪,應該不會爬這麽高吧?

  就像很多書店裡的裝修,會用一些空的,只有一個精緻封面的書殼子擺件來裝飾,酒館裡面其實也差不多。

  阮白去酒館的時候就發現了,這裡很多酒桶裡都是空的,就是擺起來好看的而已。

  真正的酒,大概被放在地下室或者哪裡,好好儲存起來了。

  阮白的動作很快,確認四下無人後,她就連忙用小刀把裝飾酒桶弄出個可供人進入的口子。

  然後,她就努力縮了進去。

  她本身也不高,一米六左右,身材也瘦弱。

  因此她鑽進去也輕鬆,雖然有些累,但忍一忍也能接受。

  之後,她就只需要等待了。

  這一輪捉迷藏的游戲,很可能要比第一個抓凶手的游戲進行時間還長。

  那時候,只需要一個玩家想破關鍵,抓出凶手就能結束游戲,可這一次,却得需要所有玩家都不被抓出來。

  阮白知道,這裡肯定也有某種通關的技巧,不過她現在還猜不到,得經歷一兩次游戲才可以。

  20分鐘的時間轉瞬即逝,很快,大廳的鐘聲便再次響了起來。

  鬼怪,要出來抓人了。

  阮白在聽到鐘聲響起後,就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與此同時,周圍的溫度以極快的速度冷了下來。

  沙沙……滴答……沙沙……

  人的脚步聲,從遠處隱隱約約傳了過來。

  與脚步聲一起的,還有奇怪的水滴聲音。

  她仔細傾聽了一下,發現外面行走的鬼怪,大概有十多個。

  數量很多,而它們抓人的時間,又有40分鐘這麽久。

  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發現……要是中途換個地方藏起來,這種辦法可行嗎?

  阮白漫無目的地想著。

  只是過了兩分鐘後,認真傾聽著外面脚步聲的阮白,却忽然察覺到了不對勁。

  沙沙……滴答答……沙沙……

  這些脚步聲,越來越大了。

  不是啊,按照正常情况,它們不應該先去一樓搜完,再往上面來麽?

  怎麽會這麽快就來了三樓,而且脚步聲還這麽大?

  阮白不知想到了什麽,心漸漸沉了下去。

  不對……它們,是在朝自己的方向走過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