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63章
特別篇•陰緣【三十八】(H)

不知是她的柔聲細語起了作用,抑或者是滕然的慾望多少得到了緩解,他的動作慢慢的輕緩下來。

他睜著眼,猩紅的血色略略消退,只是瞳仁中仍是滿溢了戾氣的,間或掠過一絲異樣,很快便消失不見。

如果把這次意外當做受刑,黎莘直覺自己會更痛苦,所以她有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將之集中在少的可憐的快感上。

不用看也知道身下的狼狽,兩瓣貝肉被摩擦的紅腫生疼,吃力的吞吐著他的昂揚之物。

黎莘腰肢酸軟,些許酥癢自腿間蔓延,在小腹處凝聚,逐漸替代了方才的劇烈痛楚。

她好像……有那麼點感覺了……

兩人的身體緊密貼合著,衣物都被汗液粘合在了背部,即使夜風寒涼,吹在身上竟也感受不到冷意。

她摟緊了他的脖頸,口中逸出細細的嗚咽:

「滕然,你輕,輕點。」

滕然身子一顫,瞳仁緊縮,本是空茫失焦的一片,此刻不覺泛起了星星點點的光亮。

他的身體還在機械的衝撞著,雙唇卻在小幅度的抖動,似乎想努力的說什麼。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花徑深幽,已適應了他的存在,轉而附和起他的節奏。

肉壁柔嫩緊致,如同綿軟而溫熱的綢布,緊裹著他,吸吮著他,讓他不知疲倦的在這片銷魂之地馳騁著。

黎莘的背部被樹幹刮擦的生疼,她難以忍受的挺起胸口,隔著內衣單薄的布料,不可避免的同他摩挲在一起。

乳尖挺立,頂起薄薄的凸點,被蹭觸到的每一次,都伴隨著刺痛與麻癢,欲罷不能。

只可惜滕然還是神智不清的狀態。

然而他的身體足夠誠實,在甬道中抽動的碩物已經炙熱而滿脹,黎莘能清楚的感受到他肌肉抽動的變化。

他忽而賁起,戳刺的凶狠而有力,紫紅的圓頭撞在花心的軟肉上,饒是黎莘再能忍耐,都抑制不住喉中的尖叫。

太快了,太重了。

暴風驟雨的鞭撻在最後時刻達到了頂峰,他的手掌深深陷入了她的腰肢,牙齒咬破了嘴唇,逸出一縷鮮血。

黎莘繃緊了小腹,眼前有瞬間的昏暗。

酣暢淋灕。

高潮的快感在兩人的喘息中褪去,黎莘回過神來,雙臂脫力,身子不自覺的往後仰了仰,眸中氤氳了漪漪水色,腮抹紅雲。

就在這個時刻,她對上了滕然的眼。

他直直的凝著她,似困惑,似茫然,隱隱的透著不安,幾種複雜的情緒交織在一起,唯獨散了戾氣。

黎莘如釋重負。

她軟軟的癱下來,被滕然下意識的一把撈住。

結合處「啵」的一聲響,碩物退出了她的身體,帶出幾縷濕滑的白濁。

「我……」

他徹底清醒了,啞著嗓子吐出一個字,卻怎麼也接不下去。

黎莘好不到哪兒去,壓根不能靠自己的雙腿站立,只能像個樹袋熊似的掛在他身上

她暈乎乎的被他摟在懷裡,沒有責怪他的意思,唯獨剩下無盡的疲憊:

「回去吧。」

天可憐見,她現在最想做的,就是有人幫她洗乾淨身體,讓她能夠在柔軟的床上沈沈睡去。

她太累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