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60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二】

有些絕望,是無法擺脫的。

黎莘被裝進了黑色的麻袋,像一團垃圾,被吊在鑼獸的尾巴上,一路拖行。

尖銳的石子割破了麻袋,劃開了她腿部的肌膚,滲出汩汩鮮血,留下了可怖而刺目的血色拖痕。

她痛到麻木,幾次昏厥又幾次疼醒,面前彷彿是永無止境的黑。

也就是這時候,黎莘感覺到身體內的另一個靈魂在漸漸消散。

她逐漸能掌控半邊身體,但如今的她毫無能力,只能被動的感受那些疼痛,以及屬於原身的悲慟和哀傷。

為什麼不恨呢?

為什麼不選擇恨他們,而要責怪自己呢?

感知到小女孩的情緒,黎莘不止一次的在內心發問,卻總是得不到回應。

漫長的折磨終於結束了,她的身體因失血而漸漸冰冷,她的一條腿似乎骨折了,失去了知覺。

麻袋被人打開,噴湧而出的濃郁腥味令人作嘔。

兩個身著鎧甲的侍衛捏著鼻子,其中一個,往裡頭瞥了一眼,皺了皺眉頭:

「死了?」

另一個也緊跟著看了,待瞧清那殘忍的景象時,眼中不免滑過一絲不忍:

「將軍是不是太……」

話未說完,就被另一個敲了一拳:

「別亂說話,不然回去有你罪受。」

那人抿抿嘴,不再說話了。

心腸硬些的侍衛要把黎莘的「屍體」按照命令丟進沼澤,被夥伴攔了攔:

「都已經死了,就放在這吧。」

他看著麻袋里露出的小腦袋,烏黑的發絲散在巴掌大的臉後,一雙白淒淒的眼眸瞠的滾圓,望著天,彷彿在控訴這世道的不公。

她的嘴角淌著血,一滴滴的滲入身下的土地。

他嘆了一口氣,替她闔上雙眼:

「下輩子做個普通人吧。」

他家裡也有個像她這麼大的女兒,被他和妻子捧在手心裡疼愛,活潑開朗,漂亮可愛。

「你就是心軟。」

侍衛嘟囔了一句,目光跟著同伴落在黎莘身上,下意識的別開目光。

說到底,她確實只是個小姑娘,又做錯了什麼呢?

「走吧。」

他催促著同伴一同離開了。

他們的身影伴隨著鑼獸沈重的腳步聲,逐漸消失在叢林之外。

雜草間的黎莘還靜靜的躺著,長髮和泥土糾纏在一起,鬥篷下的一條腿以詭異的姿勢扭曲著,一截白森森的骨頭從旁戳出來,露出血肉。

時間在緩緩的流逝,而她的眼瞼一動不動,彷彿徹底失去了呼吸。

不知何時,一片烏雲自天邊飄來,遮住了陽光,也讓她身上落下了陰影。

幾聲尖銳的鳥鳴由遠及近,她身體的正上方盤旋著飛下棕褐色的烏鷲,這種低等的妖獸,靠吃動物和人類的腐屍為生。

它們密密麻麻的停駐在她身上,豆粒大小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她,似乎在等她咽下最後一口微弱的呼吸,貪婪而醜陋。

快了,快了,它們豐盛而美味的食物。

烏雲密布,天色愈見黑暗。

當最後一抹陽光也消失不見之時,黎莘的呼吸也徹底停止了。

烏鷲們發出嘶啞的鳴叫,彷彿在慶祝這場美食的狂歡。

第一隻烏鷲低下頭,伸出尖銳如刀的喙,對準她脖頸處的嫩肉,就要狠狠的啄下去——

「咔!」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