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48章
痴漢小文鳥【四十二】(H)

這種感覺十分微妙,就好像黎莘明明知道要發生什麼,當白啾啾湊過來的時候,她還是有種欺負小孩的羞恥心。

畢竟這貨實在是太呆了,智商一直在欠費狀態。

白啾啾的探究之路磨難重重,忍不抓了她的手,在她手背上不輕不重的咬了一口:

「我要看!」

不看清楚怎麼交配,怎麼生崽崽!

黎莘用力夾緊腿,咬著唇道:

「你別看,直接上不行嗎?」

白啾啾堅定的搖頭,緊接著,不顧她的反對,將她的膝彎抬起來掛在肩上,一覽無余。

由於動作突然,黎莘只覺身子向後一倒,下身就涼颼颼的一片。

柔嫩的花瓣含羞半掩,薄而粉嫩,透著點淡淡的晶瑩,更似晨曦間沁出的珠露,嬌媚可愛。

白啾啾驚訝的睜大眼睛:

「咦,你這裡是粉的。」

為什麼和電影里的這麼不一樣?

黎莘捂著臉呻吟一聲,決定從此刻開始裝死,絕不回答他羞人的問題。

好在白啾啾也不過是自我感慨罷了,他更有興趣親力為之,探出指尖,在那條縫隙上按了按。

滑膩的蜜水讓手指瞬間陷入了貝肉的包裹,溫柔的如在水中一般,他緩緩的往下移動,不經意之間,探到了窄小的入口。

伸手撥開貝肉,小小圓圓的一點,裡頭隱約可見鮮嫩的粉肉。

他不敢和電影里一樣直接插進去,而是極為小心的一點一點擠入,生怕會弄疼了黎莘。

這可是他的雌性呀,絕對不能因為他受到一點傷害。

如果說方才像是被水波包裹,那麼甬道之中就像是逼仄的海浪,在感觸到異物以後,瘋狂的推擠和碾壓著,恨不能將他徹底排出去。

白啾啾趕緊抽出手,帶出一縷牽連的銀絲。

「這裡,放的下我嗎?」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又低頭望向自己胯下的小帳篷。

好有難度的樣子,明明電影里不是這樣的。

白啾啾犯了愁,自然而然的停滯下來思考方法,倒是讓姿勢尷尬的黎莘被晾了半天。

她忍著身體的酥麻和快至唇邊的吟哦,就是盼著白啾啾能給她一個痛快,沒成想,他竟然停下來了?

停!下!來!了!

黎莘一握拳,屈起膝蓋,一腳踹在他肩膀上。

「嗷!」

白啾啾一時不防,吃疼倒在沙發上,壓根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而黎莘已經極快的翻身壓上,狠狠的瞪著他:

「你是不是故意耍我?不是說都會的嗎?」

白啾啾後腦磕在沙發上,眼前直冒金星:

「我……不是……」

他想說他並不是不會,可斷斷續續的沒能接上,讓不耐煩的黎莘直接捂住了嘴。

她破罐破摔道:

「你給我看清楚了怎麼做!」

音落,極有氣勢的把小腰一扭,翹臀一抬,扒下了他的褲子,對準了高高支起的旗桿,一入到底。

「……!!!」

臥槽尼瑪疼死了!

黎莘的臉色瞬間蒼白,跨在白啾啾身側的腿不停的顫抖著,腳趾都因為疼痛蜷縮了。

二人結合處,緩緩沁出一縷血絲。

她竟然不知道,這個身體,至今為止還是個處?

坑爹的系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