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09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六十五】

夜深,殿中燭火熄了大半。

盈妃稟退了宮中所有宮人,手中舉著燈盞,獨自入了寢殿。

一燈如豆,火光幽幽,她秀美的面龐在光影下,多少顯出幾分滄桑疲態,她老了,不再是二八芳華的少女,鮮嫩的能掐出水來。

盈妃坐在妝台前,伸出保養得宜的纖纖十指,輕輕點在自己的眼尾。

那裡不可避免的多了幾道極細的紋路,若不仔細瞧,是瞧不出來的。

她一時恍惚。

逆天改命,重活一世,她本以為是上蒼憐惜,讓她得到那些她曾失去的,本該屬於她的榮光。

可是為何,要為她平添這許多磋磨呢?

盈妃垂下眸,從妝龕里取出一個精巧的玉瓶,握在手裡,又起身往里走。

越過屏風紗帳,輕輕推開一面書櫃,黑魆魆的一扇門就顯露出來,蒙了些許灰塵。

她輕車熟路的開了門往里走,鼻間嗅到一股熟悉的草木藥味,這氣味聞的多了,幾欲令她作嘔。

而暗室的盡頭,設著一張軟榻,榻上還隱約的躺著一人。

裡頭伺候的是一名醫女,見她來了,忙撩了裙擺跪下去,面色稍稍泛了白,滿眼皆是惶恐。

盈妃不曾看她,只是在榻邊坐下來,伸手輕撫榻上人的面龐:

「太子近來如何了?」

若是黎莘在場,便會發覺盈妃口中所稱的那「太子」,面容與男裝後的她有九成相似,正是她一直不曾見過的三皇子。

醫女顯然已聽慣了她這大逆不道的話語,不敢違背她,而是恭敬道:

「娘娘,太子身子已好轉了,不日便能醒來。」

盈妃聞言,神色略有舒緩:

「好生看顧著,若出了差池……」

她說著,雙眸輕輕瞥了醫女一眼,雖不曾做出猙獰姿態,那威脅之意卻如有實質。

醫女大驚,將身子伏在地上,顧不得臟污染了面頰,只道:

「婢子不敢!」

盈妃這才滿意了,隨後從玉瓶中掏出一枚丸藥,施捨似的丟在醫女面前:

「待事成之日,本宮自然會為你解毒。」

醫女忙拾起那丸藥,感激涕零的磕了幾個頭。

她如何,盈妃並不放在心上,而是極溫柔的握住了三皇子的手,輕聲道:

「母妃已為你鋪平了路,待你醒來,這天下,便是你的了。」

床上昏迷之人依舊無悲無喜,呼吸綿長,仿似熟睡。

盈妃心中一痛,眼眶漸紅。

若不是她一時疏忽,怎會讓衛國公那老匹夫得了手?

既如此,他也合該嘗嘗失去親手骨肉的滋味,先從那庶出的小賤蹄子開刀,她會一點一點的,讓他斷子絕孫。

思及此,盈妃不覺冷笑一聲,面上的柔色盡數褪去,瞧得一旁的醫女瑟瑟發抖。

她斜眼睨她:

「上回讓你做的東西,好了麼?」

醫女身子一顫,畏縮著頜首,在身上掏摸一陣,摸出個小紙包,雙手捧著遞過去。

盈妃接過,揭開一角看了看:

「事成之後,可會留下痕跡?」

醫女堅定的搖頭:

「絕無可能,便是御醫來了,也查不到一絲一毫的。」

盈妃的面色說不上滿意,只不咸不淡的應了一聲,拿著紙包就出去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