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08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六十四】

第二日,黎莘睡的晚了。

陽光落在眼上,她才半夢半醒的睜開,眼前霧蒙蒙的一片。

她下意識的拿手遮了遮眼,身子蜷縮起來,像只弓起的小蝦米似的,往身側那麼一滾——

「唔。」

想當然的,她被一具溫熱的身體阻擋住了。

那身體的主人用手托住她不安分的腰肢,緩緩壓過身子,在她臉上籠罩了一片陰影:

「平日胡來就算了,睡覺也不安分?」

嗓音還透著微微的喑啞。

黎莘用力眯了眯眼,面前模糊的畫面才逐漸清晰了一些。

寧舒曜含笑的嗓音便又響了起來:

「怎麼,不認得我了?」

說這話時,黎莘的意識才回了籠,將昨晚的事都想了起來,一時間,不免有些臉紅耳熱。

她還當這次會和上次一樣,寧舒曜早早的起了,不想他也躲了懶,兩人赤身裸體躺在一起,稍稍一動都能貼到對方溫熱的肌膚。

「瞎說什麼呢……」

黎莘蠕了蠕唇,把半張臉埋進錦被里。

寧舒曜一把捏住她下沈的臉頰,往上一抬:

「不許再睡了,起來洗漱。」

黎莘難得躲懶賴個床,聞言忍不住扭了扭身子:

「不想起。」

話語間不自覺的透出幾分嬌氣,聽的人心頭柔軟一片。

寧舒曜看著她白嫩嫩的一張小臉,聽的她軟言軟語的,唇角輕揚,壓抑不住眼中笑意:

「你若不怕人說閒話,我自然是不介意多‘陪’你一回的。」

他將‘陪’字咬的重重的,話語曖昧,黎莘幾乎是瞬間就明悟了他的意思。

她吐吐舌,對他扮了個鬼臉。

兩人笑鬧了片刻,終究還是起床洗漱,恢復到各自的身份去了。

何姑姑擔憂了一晚上沒怎麼合眼,正屋的門緊緊閉著,翠映那小賤蹄子卻跟她作對似的,將她盯的死死的

好不容易等來了黎莘,她顧不上多的,忙迎過去,垂首恭敬道:

「王爺,老奴——」

黎莘抬了抬手,止住她話語,語氣平靜道:

「去書房。」

何姑姑不敢多嘴,忙躬身應是。

翠映待她們走了,才咬了咬唇,提裙進了屋內。

寧舒曜坐在桌前,他恢復了女子打扮,一手搭在另一隻手的手腕上,正細細摩挲著手腕上的玉鐲。

翠映偷偷覷他一眼,斟酌著話語道:

「主子,家裡頭……」

「我知曉了。」

不等她說完,寧舒曜便開口打斷了她,接道,

「將東西預備好,回去一趟。」

————

書房裡,何姑姑正在與黎莘說話。

她一手支著額,一手在桌面上輕輕點著,眉眼沈沈。

而何姑姑則站在案幾前,兩只手交握在一起緊緊絞著:

「姑娘,娘娘的意思,便是這樣了。」

她很有些不安,額際滲出冷汗,面色發白。

黎莘將她的神情盡收眼底,垂眸沈吟片刻,輕笑道:

「新婚燕爾,便鬧出人命來,你讓我如何同寧家人,同父皇交待?」

何姑姑拭了拭鬢角的汗珠:

「姑娘不必擔憂,娘娘盡安排好了,只待姑娘行事了。」

黎莘並不答話,只是勾唇笑著,眼中滿是譏諷之意:

「回稟‘母妃’,她吩咐的事,我自然要盡力為之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