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438章
雙面元後X偽聖父色氣庶太子【三十一】延帝捉奸

夜間,久未出現在後宮的延帝突然出現在了鳳儀宮。

他來的匆忙,一時竟是無人能攔住他。及至他到了寢殿前,執硯捻墨心裡都翻起了驚天巨浪。

皇后和太子還在裡頭,若是,若是見延帝瞧見了,豈不是……

可惜她們甚至來不及出口預警,延帝身後的兩個太監便上了來,一人拖了一個,捂著嘴帶到了最後。延帝鐵青著臉,見兩個宮女面色駭的發白,心裡就篤定了幾分。

他冷笑一聲,含著怒意道:

「朕倒要瞧瞧,朕的好皇后都做了甚!」

說著,便一腳踹開了門。

宮門砰的一聲彈開,重重的砸在了牆壁上,那動靜叫整個鳳儀宮的人皆是一凜。延帝也不含糊,直接推了外頭的屏風,大步就往床榻邊走。

那帳幔遮的朦朦朧朧的,只見裡頭人影略動了動,還不等延帝掀起,黎莘便先行挑開了。

延帝一愣,正與她對上了視線。

黎莘一副睡夢中叫人驚醒的模樣,雙頰還帶著嫣紅,眼中有些茫然。她望著延帝,似乎有些不明所以:

「皇上?緣何這會兒過來了?」

延帝往她床榻上一掃,那錦被疊的好好的,怎麼也不像是兩人躺過的。她雖拿被子掩著身子,可下頭平平坦坦,根本不像是能藏人的模樣。

延帝已經覺著不妙,卻仍舊繃著臉讓人在寢殿搜了一圈。

可惜的是,那些個太監連床底下都瞧了,別說是這麼大個活人,便是蟲子也沒見一隻。

延帝這才尷尬起來,恰逢外頭又有一太監來報,在他耳邊輕言了幾句:

「皇上,外頭來了消息,說太子與承恩伯飲酒醉了,已歇在伯府上了。」

延帝聽了這話,又恨又惱:

「那蠢婦!」

雖說的輕,黎莘還是聽了進去。她微一思量,心裡就有了底。

延帝這氣勢洶洶的作態,想是來捉奸的呢!

「皇上?」

黎莘輕聲喚了延帝一句,她這會兒清醒了,看著似是反應了過來。延帝有些訕訕,若是明著說出來只怕不好,便胡亂說是尋刺客,也不等她反應,帶了人又走了出去。

這場捉奸行動來勢浩大,去時卻悄無聲息。

那些個宮人也被放了,黎莘寬慰了執硯與捻墨幾句,又賞了她們好一些東西,這才叫她們先歇去了。

她回到安安靜靜的寢殿里,又坐回床榻上。

床邊的帳幔動了動,元延君從後頭走了出來,身上只一件錦袍,顯出勻稱的胸膛來。他見黎莘蹙著眉,便俯下身將她攬在懷中:

「怎的了,他嚇著你了?」

承恩伯是他的人,說些無傷大雅的謊話,又有誰去追究真假。延帝有他的消息渠道,他便來一出將計就計。

黎莘搖了搖頭,順著他動作倚在他懷裡:

「我在想,是不是梁氏洩的密,若是,她又是如何知曉的?」

延帝來的蹊蹺,實在叫人生疑。

元延君點了點她的鼻尖,笑道:

「往日那般聰慧,今日卻犯了糊塗。梁氏到底是個女人,我遠了她,又常來你這兒,她自然奇怪。」

他頓了頓,又附在她耳畔輕聲道:

「更何況,你生的年輕貌美,難免叫人多想。只是讓她當真知曉的,恐怕是你這宮里的人了。」

內賊。

黎莘悟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