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272章
冷宮皇后X美艷宦官【三十八】葉翩之死

安宗帝被灌了幾劑猛藥,勉強能睜開了眼。只是他能說話的第一時間,就是吩咐了人,將葉翩禁足宮中。

彼時黎莘還在一邊,見他這般,就有些不明所以。

安宗帝咳了兩聲,眼裡的陰鬱深濃的彷彿能滿溢出來,他瞥了黎莘一眼,沈吟片刻,開口道:

「你先回罷。」

他明白,這事和黎莘無關。那麼他自然不會怪責於她,只是兩世將死時都看見她,難免心裡不適。

黎莘垂下頭,柔順的應了。

天氣轉了涼,似乎現在都陰沈了下來。黎莘出門時只覺得一陣冷風刮過,刺得她遍體生寒。

她忍不住抱住了肩膀。

「娘娘。」

宮女見她不對,連忙攙扶住她。黎莘穩住了身子後,微搖了搖頭,示意她讓開一些。

「無妨,回宮。」

她不想待在這裡,莫名的讓她不安。

————

一杯鳩酒,一段白綾。

葉翩的結局那樣簡單而淒慘。

她不可置信的跪坐在地上,她不明白,分明圍獵時還是好好的。安宗帝情迷於她無法自拔,她即將懷上龍嗣,日後便能徹底擊垮黎莘,登上後位。

可是才半月的工夫,安宗帝竟是只剩了一口氣,而現今,還讓人來將她賜死?!

燕瑾居高臨下的瞧著她,他著了墨色的錦衫,發髻束冠,鳳眼斜飛,艷美無儔卻又攜著一股戾氣。織了金線的靴子,衣襟,袖口,無不華貴。

「娘娘,可別讓小臣難做。」

燕瑾淺淺一笑,似妖般的紅唇,勾的人神魂俱失。

葉翩鼓脹著一雙眼,墨色的瞳仁幾乎要脫出來,那眼白處繞著血絲,哪還有往日的囂張跋扈。要旁人看來,她就是強撐著一口氣罷了。

「你放肆!皇上不可能這麼對待本宮!」

葉翩心裡如亂麻般慌亂成一團,她急促的喘息著,胸口起起伏伏,彷彿在昭示著她的不安。

不可能的,皇上明明最是愛她,又如何捨得,如何捨得……

「娘娘,這聖旨,可不是小臣敢慌傳的。」

燕瑾撫了撫小指的指套,悠然的笑容和葉翩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

葉翩的發絲散落了下來,她被幾個粗壯的宮女壓在了地上,臉頰貼著冰涼的地面,嘴裡頭被塞了不知是何物的布帕,還泛著一股酸臭味。

她試圖掙扎,喉間逸出破碎的尖銳嚎叫。

燕瑾緩緩蹲在她面前,托起了她的面頰:

「娘娘,世有輪回,因果報應。」

他微微用力,指套的尖銳處便刺破了她的皮膚,滲出血珠來。

「三月二日,你在皇后娘娘的飯食里下了渙神散。三月十日,你改下了絕育丸。四月八日,你添了一味紅椿丹。五月……」

燕瑾樁樁件件的數著,葉翩從一開始的震驚,到後來,她的背上都沁滿了冷汗,有些甚至沿著她的臉側滑落下來,合著脂粉落在地上。

渙神散使人神智不清,終至痴呆。絕育丸顧名思義,使人不孕,至於紅椿,則是損女子身子的至毒之物,服此一月,下身便血流不止。

這些都是些害人的東西,每一樣拿出來,都足以害死一個女子。葉翩不僅全用了,還變著花樣來。

若不是他留了一手,只怕黎莘早已沒命。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