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26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六十八】

這是一朵花。

雖然只有一朵,卻比一片花海還要來的耀眼。

薄如蟬翼的花瓣幾近透明,每一層都暈染著淺淺的光華,它舒展著身姿,亭亭玉立,彷彿夜色中的明珠,美的令人窒息。

黎莘小心翼翼的屏住了呼吸,生怕用力就會弄破它的花瓣。

深淵卻拉過她的手,將這朵花扣在她掌心上:

「把那束該死的醜花忘了,我能給你最好的。」

嬌花入手,奇異的帶來了一絲清涼,近距離的觀看,就黎莘被那近乎綺麗的色彩吸引住了。

這是語言難以形容的美。

深淵在一旁觀察著她的神情,待從她眼中看到驚嘆與驚艷時,嘴角忍不住得意的往上翹了翹。

雖然找這東西廢了點工夫,不過現在看來,還算值得。

這小跳蚤都呆了。

「這真的是花嗎?」

黎莘不敢置信的用手碰了碰絲滑的花瓣,花瓣輕顫,抖落了細碎星塵。

深淵揚著下頜哼了一聲:

「當然,我說了,我給你的,才是最好的。」

沒有人能超越他。

聽到這熟悉的,臭屁的語調,黎莘忍不住笑了。

笑著笑著,偏偏心頭情緒湧動,好不容易憋回去的淚意又有回轉的趨勢。

這條該死的臭屁蛇為什麼突然對她這麼好,是不是打算解開封印後吃了她,給她一點最後的施捨?

所以說,女人心,海底針。

尤其此時的黎莘,被莫名的複雜情緒衝擊,很難有先前的克制力,簡直算得上陰晴不定。

「你——」

不過是一眼不注意,她又落了淚,深淵實在是無法理解,

「你又怎麼了?」

這小跳蚤不過這麼大一點,哪來那麼多眼淚。

黎莘搖搖頭,抽噎道:

「太好看了,我感動。」

直直白白的一擊,撞在深淵軟肋上,面部的每一寸肌膚都舒展了。

「嘖,人類就是麻煩。」

他故作嫌棄,眸中的笑意和滿足卻暴露了他的真實想法,

「你不必太感謝我,我……」

深淵說著就坐下來,打算好好感受一下她的贊美。

然而,黎莘的贊美比他想象的熱烈的多。

她放下了那朵不知名的花兒,一手攀住了他的肩膀,嬌小軟綿的身子湊上去,將唇輕輕印在他唇上。

吞下了他的下半句話。

女孩的嘴唇還沾著淚水,嘗起來有些苦咸,不過她身上的氣息是甜蜜而濃郁的,恍若那朵正盛放的綺夢堇,叫人目眩神迷,沈淪其中。

深淵只在呆愣片刻後,就主動出手攬住她纖細的腰肢,加深了這個吻。

唇齒纏綿。

他咬著她的唇肉,舌尖抵入了她口中,攫取,佔有,不容置疑。

黎莘的面頰微醺,塗抹了一層極漂亮的淡色紅暈。

他翻了個身,就把她輕輕鬆松的壓在身下。

「這可是你主動邀請我的。」

深淵捏住她的下頜,嗓音低沈喑啞。

黎莘癟了癟嘴:

「這只是一個感謝的吻,我可沒說要以身相許。」

深淵眯了眯眼:

「你再說一遍?」

黎莘迅速感知到男人身上傳遞來的危險信號,慫的十分徹底。

「我覺得,其實以身相許,也挺好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