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95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五十二】

次日晨,黎莘腰酸背痛的醒過來。

身上雖被人清洗過,卻還赤條條的紅紫斑駁著,下身又疼又腫,幸好尚在忍受範圍內。

她呆愣愣的,抱著被子怔然許久。

珠簾輕響,有人推了門進來,腳步輕輕,香風襲面。

黎莘抬起頭,對上寧舒曜的視線。

他做女子打扮,神采飛揚,比她好了不知多少。

兩人俱是無言。

半晌過後,正當寧舒曜忍受不了這等沈默,打算開口說話之時,床上的黎莘忽的叫了一聲。

這一聲,堵住了寧舒曜的嘴。

「瞧瞧我,定是昨晚醉的糊塗了,撞的身上這一身傷。」

黎莘訕訕笑著,故意不去看寧舒曜驚詫的表情,

「我這是吐了罷,還好有你幫我將衣裳換了,不然今日醒來,只怕要被自己熏暈過去。」

她說著,末了還加一句,

「多謝姐姐了。」

寧舒曜:……

他不知她是真蠢還是裝傻,只是從她這般的狀況來說,她或許是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或許是——她不想提。

口中登時泛起苦澀,心間五味陳雜,他攥了攥手中的托盤,那裡擺著給她的藥與潤喉的蜜水,未免她身份外洩,他才親自取回來。

如今……

他咬緊牙關,將托盤往桌上一放,甩了衣袖,頭也不回的走了。

只留下黎莘獨坐床榻。

聽見關門的聲音,她才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既而又升起濃濃的悔意,悔的並不是將寧舒曜氣走,而是昨晚那個胡作非為的自己。

沒錯,她記得,記得清清楚楚的。

可她不敢認。

如今捅破窗戶紙,二人身份尷尬,她不知寧舒曜目的為何,要怎樣和他相處下去,又該以什麼身份同他相處?

倒不如壓下這一筆糊塗賬,且先等她摸清了當中關節,再認不遲。

黎莘心緒煩亂,伸手就想抓頭髮,然而甫一抬起胳膊,手中就掉下一縷烏黑的青絲,悠悠落在身前。

她愣了愣,將發絲拾起來。

不是她的頭髮,依稀記著,這是她從寧舒曜頭上扯下來的。

黎莘捂了捂臉,長嘆一聲。

想不到有朝一日,她也成了所謂的薄情郎負心漢,睡了男人就翻臉不認賬,方才那蹩腳的藉口,她自己都聽不下去。

想必身為當事人的寧舒曜,更要火冒三丈了。

但是,細細想來。

這一晚她真的不虧。

畢竟是藉著酒意睡了人,又是自己主動,怨不得寧舒曜把持不住。

再者說了,這等極品美人,不睡白不睡,誰知道日後還會不會與他再有交集,佔了便宜再說。

盤算一圈下來,黎莘反而舒心了一些,那縷頭髮也捨不得扔了,找了個荷包將它裝進去。

她想,她現在大抵確認了寧舒曜的身份了。

這許久的懷疑與試探,應驗了她的想法。

就是這男人睡了一個,所謂的小說世界「女主角」還是杳無音信,系統沒有動靜,也不給絲毫提示。

只有任務進度條緩慢的前進著,給了她一丟丟的安慰。

黎莘從床榻上爬起來,忍著酸疼換上衣衫,寧舒曜倒真是個仔細妥帖的,連她的男裝都備好了。

她想起他方才拿來的托盤,直起身去看,面色不由一紅。

虧心。

某亙:

這邊是想負責的大佬和不想負責的阿莘。

大佬:……呵呵。

阿莘:我不是我沒有別亂說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