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64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二十三】

黎莘回過神,忙往臉上一摸。

長舒一口氣。

幸好她想的多,每回透氣都會把面巾遮上去,如今自己的臉被好好遮擋著。

「你夜半三更來這處,我若喊一聲,立時就有人來逮你。」

黎莘輕哼一聲,嚇唬他。

面具人又笑了,這回能瞧清他下半張臉,菱唇一翹,素齒鮮白,兩種色彩相交映,煞是好看。

「你喚人來,我便說你與我私通,拉你下去做對苦命鴛鴦,倒也不枉此生。」

他說的玩笑一般,半個身子撐在窗邊,牢牢將她周圍的空間給佔據了。

黎莘呸呸呸三聲,伸手就要打他:

「誰要同你私通做鴛鴦?!」

面具人反應極快,一把就將她手腕攥住了。

他只扯著她輕輕一拉,黎莘纖瘦的身子就不自覺往他的方向撲過去。

她連連穩住都遲了一步。

面具人膽大包天的將手搭在她腰上,細細的一把楚腰,往常她還要往裡頭塞東西,才能做出男子的身段。

而晚間已換了衾衣,薄薄一層料,觸手就細膩柔軟,全然是女子的裊娜窈窕。

面具人的動作也滯了滯,不過黎莘正掰扯他的手,並不曾注意道。

「我同你素昧平生的,你常來招惹我又是為何?」

黎莘羞惱道。

他手鉗的緊,黎莘掰不開,只能不甘不願的靠著他,說話時呼吸起伏,吹的面巾都一上一下。

不得不說,這姿勢著實曖昧了。

「你當真不記得我?」

面具人側了側頭,從黎莘的位置,能見到他瞳仁,但還是無法拼湊出全貌。

「你將自己遮成這樣,誰能瞧出來?!」

她氣急敗壞道。

面具人聞言,並未因她的態度著惱,反而禁不住笑出聲。

他攬著她的腰,往外一帶。

「欸,欸欸欸!」

黎莘半個身體都凌空了,事發突然,她沒按捺住一連串驚呼。

天旋地轉間,她已經被帶出了窗子,一腳踩在草地上。

前一天正下過雨,地上濕軟泥濘,這些倒也罷了,可問題是,她壓根沒有穿鞋。

一雙羅襪直接浸滿了泥水,初春的冷依然刺骨,涼的她身子一顫,咬著唇用力推他一把:

「瘋子!」

面具人也未曾料到這般狀況,愣愣半晌,方才無奈道:

「這一遭,我也只能賠罪了,是我的不是。」

誰想到她竟未著鞋履。

黎莘氣的把小金雀砸在他身上:

「日後再來煩我,我一剪子戳了你的脖子!」

說罷就要抬腿離開。

面具人趕忙一把攥住她手腕。

「你莫要太過……!放開我!」

黎莘忍無可忍,正要吼出聲,猝不及防他托著她的腰,忽然又將她抬了起來,安置在窗台上。

她伸腿踢他,被他抓住了腳踝。

緊接著,他在她瞠大的雙目中,解開了她足上濕粘的襪子。

男人單膝跪下來,她一隻赤裸的腳就踩在他乾淨的外衫上,他手掌修長瑩白,對比著黎莘染了淤泥的腳掌,著實鮮明。

她自己都不忍看。

「知錯就改,方是君子所為。」

他輕笑一聲,從懷裡掏出素帕,緩緩的按在她冰涼的玉足上。

冷熱交替,黎莘不由得縮了縮腿,咬緊下唇。

怎麼,怎麼感覺這麼奇怪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