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63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二十二】

黎莘「病癒」後,倒是得來了不少艷福。

且不說原身之前的侍妾,新進的兩位美人,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的把她盼出來。

兩人像是說好了似的,輪流著獻殷勤,讓黎莘有些難以消受美人恩,其中尤以柳氏最甚。

她真的將東坊街的馬蹄糕帶了來,親手要服侍著黎莘吃下去,那白糯綿軟的糕點入了口,她身子便一同倚過來。

黎莘並未推拒,反手就搭住她的腰。

彼時的英娘也在殿中,見二人親暱,忍不住揪了揪帕子,面上的笑意也透出幾分勉強。

「殿下,這點心滋味如何?」

柳氏怯怯的縮在她懷中,香腮暈紅,不勝嬌羞。

黎莘拿出了風流情種的撩妹實力,握了她柔夷,輕輕揉搓一回:

「美人親手奉上的,自然口有餘香。」

只說的柳氏赧然紅了玉面。

英娘咬咬唇,有心湊上去討好,卻沒那打岔的話頭,乾巴巴瞧著,心裡酸的直冒泡。

三人在殿中說了一會兒話,何姑姑就敲響了門,言說有事通稟。

黎莘了悟,立時遣了兩位美人下去。

她們很是乖覺,不必多言,兀自走了。

只離開殿中時,那柳氏回眸望一眼,似有深意。

英娘在一旁陰陽怪氣:

「姐姐好福氣,得了殿下歡心。」

柳氏伸手扶正釵環,神色不變,平靜道:

「妹妹言重了。」

多的,卻不說了。

本就是個表面姐妹,誰還要真當她知心去了?

比起這個,還是先將消息遞出去要緊。

————

黎莘的婚事在一場早朝後便昭告了天下,她早有準備,恰到好處的露出喜悅之色。

衛國公的次女,自然比不得嫡長女來的名聲遠揚,據何姑姑說,這一位還是個記在嫡母名下的庶女。

當然,外人是不知的,她們卻都打探清楚了。

黎莘很難理解盈妃的想法,既然要捧著自己的孩子,如何就尋了這門親事?不管如何想,都是不相配的。

然而她又不能當面質問盈妃,只得忍耐下來,權且過了眼前的關卡再說。

婚期定在三個月過後,相對其他來說,稍顯急促了。

黎莘卻覺著這三個月,能讓她做許多事。

她從何姑姑處旁敲側擊了一些原身的信息,固然,她不會說東坊街那府邸的事,可有關原身的性子,喜好,她總會在不經意間提點出來。

黎莘逐漸能拼湊起小姑娘的形象,值得可憐的是,興許在她穿來之前,原身已近瘋魔了。

而這一切的源頭,與盈妃是脫不了干系的。

又是一夜,黎莘解了束縛,打開了後窗。

面具人許久不曾出現,她偶爾想起,便拿出那一隻小小的金雀,猜測他的身份與用意。

夜風習習,拂動她的發絲,帶來萬物初生的細碎聲響。

「夜深了,你這小宮女緣何又獨自在這兒?」

正當黎莘抓著小金雀發呆時,那熟悉的嗓音再度出現,正正好湊在她耳際,近的她都能感知到那一股熱意。

她下意識的一側頭,以為自己會對上那張鬼面。

「你——」

面前之人卻讓她怔忪了。

猙獰鬼面已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半張紋路精美的銀制面具。

他唇角輕揚,笑意淺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