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56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十五】

何姑姑絮絮叨叨的說了些,無非是娘娘心焦不已,親自陪護了她三晚,復又去皇上面前哭訴,要懲治那些宮人們。

黎莘只半信半疑。

能想出李代桃僵計謀的盈妃,本已將她的生死置之不顧,真當會如此關切她麼?

不過在何姑姑面前,她並未多言,而是擠出幾滴眼淚,同她一起誇贊盈妃。

心裡絲毫沒有感情起伏。

何姑姑說夠了,見她面上疲乏之態,忙住了嘴,幫著她緩緩靠下去,又掖好錦被。

黎莘半闔上門,卻有種孤立無援的淒涼感。

這宮中,處處危機,步步陷阱,獨獨沒有一人,是她能真正信任的。哪怕是看似忠心的何姑姑,話里話外,依舊是盈妃娘娘。

她該如何做呢?

身子疲累交加,不知是不是藥效作用,黎莘沒能思考多久,就闔上眼,慢慢睡去了。

在床上一躺便是半月。

因太醫說她寒邪入體,須得好生養著,這段時間下來,黎莘連出門都不被允許。

倒是有幸,得了便宜父皇瞧她一回,那位傳說中冠絕後宮的盈妃娘娘,也隨著皇帝過來了。

可笑的是,這是她頭一回來見她,也是最後一次。

盈妃甚美,容色艷絕,如洛神臨世,且眉眼間同原身有七分相似。

只她絲毫感受不到自己對她的親暱,甚至在原身少的可憐的記憶中,這位母妃的身影都寥寥無幾。

在皇帝面前,盈妃做足了母親的樣子,哭的梨花帶雨,楚楚可憐,若她是男人,想也是不願這樣的美人垂淚的。

黎莘不得不佩服這位的演技,果不其然,要在後宮里混到如今的地位,樣貌手段,一絲一毫都少不了。

一群人轟轟烈烈的來了,臨走時便宜父皇正摟著她名義上的母親,一口一個愛妃的哄著。

黎莘漠然望著他們離去背影,唇角輕勾,露出個譏諷的笑容。

不過這倒不是沒有好處,先前他們一直不來,黎莘日日要裝扮起來,現下他們走了,她才終於能除下偽裝。

何姑姑被盈妃喚走,她稟退宮女太監,只留下自己在殿中。

束胸的布條被她扔到一旁,她用素帕浸濕了藥水,將面上的薄粉,黛螺一一擦了。

洗淨臉後,她拆了發冠,揉了揉被扯疼的頭皮。

渾身上下瞬間一松。

出不了殿,也能在窗邊透透氣。

黎莘踩在軟榻上,爬上了桌子,將後方的窗子支了起來。

窗外正下著雨。

淅淅瀝瀝的雨聲,伴隨著沁著涼意的輕風,拂在面上,幾乎將連日的煩擾都帶走了。

這個位置是個後院,平素無人路過,算是給了她一絲喘息的餘地。

她摸了摸喉間的假喉結,撕下來,隨手把玩著,整個人陷入了一種空茫的狀態,腦中清空,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做。

「啪嗒。」

忽的頭頂一聲響,一塊石子砸在她支起的窗子上,同時也驚醒了正在發呆的黎莘。

她趕忙收起了喉結,塞進懷裡,整個人就勢往下一滾,躲在床榻上,只探出半個腦袋,露出一雙黑仁明睞的眸子。

「我瞧見你了。」

有人在窗沿上叩了叩,語含笑意。

某亙:

這一天,大佬決定採取迂迴戰術。

然後,他成了舔狗,不,顏狗。

大佬:????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