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14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六十九】

寧舒曜的確是心軟了,軟的一塌糊塗。

他想,大抵是被掐住了命脈,獨獨捨不下她。

他不爭氣的紅了耳根,為了掩飾,將她打橫抱起來,塞進柔軟的被褥之中,邊邊角角都掖好了。

黎莘被裹的像蠶蛹,哭笑不得道:

「這回凍不著了,要悶死在裡頭。」

寧舒曜剜她一眼:

「鼻子嘴都露在外頭,如何能將你悶著了,快些歇息,也不瞧瞧甚時辰了。」

黎莘不滿的撅了撅唇:

「我來便是來找你的,你還要我獨守空房不成?」

她說的大膽,聽的寧舒曜心口發熱,面皮微燙,只得強壓下嘴角道:

「我還有些事……」

話至一半,見她可憐巴巴的耷拉下臉來,就把‘今夜暫不歇息’咽了下去,只道:

「一會兒再來陪你。」

黎莘這才滿意了,乖巧閉上嘴,只露出一雙濕漉漉的美眸望著他。

寧舒曜怕自己再瞧下去又要心軟,趕緊挪開目光,逃也似的走了。

說是走,不過是在同一間屋中。

黎莘被熟悉的氣息包裹,不多時就困頓了,也沒再等到寧舒曜過來,自己美美的入了夢鄉。

寧舒曜則是把下頭遞上來的密信一一看了,再燒成灰燼,心中多少有了幾許成算。

若無意外,這次圍獵便要一決成敗了。

他淨了雙手,眉心仍緊蹙著,就那麼來到了床榻前,靜靜望著黎莘。

她睡的極香甜,面色嫣紅,粉潤的像撲了層細細的胭脂,讓人不忍心驚動她分毫。

寧舒曜俯下身子,指尖細細柔柔的拂過她瓷白的面頰。

睡夢中的黎莘彷彿察覺到什麼,蠕了蠕唇,不待寧舒曜反應,竟自動滾了一圈,讓出個捂的暖烘烘的位置來。

寧舒曜怔怔片刻,旋即笑開了。

他上了榻,鑽進被褥里,把軟香的小姑娘滿滿摟緊懷裡,只覺心中的空蕩都被填滿了。

他吻了吻她額心,低低絮語:

「我定會護住你的。」

他曾以為自己無所掛戀,現下卻不同了。

————

圍獵啓程之日,浩浩蕩蕩的一行隊伍。

黎莘一大早就被何姑姑喚起來,穿戴好一身裝備,睡的還迷迷糊糊的,生靠著涼水讓自個兒清醒。

為了避免意外,前一晚她宿在廂房裡,沒怎麼睡好。

行裝是早已整理好的,她原該同其他臣子一般,騎馬前行。

然而深秋的風已冷的蕭瑟,她又困又累,就隨意尋了個身子不適的由頭,鑽進馬車里,和寧舒曜擠在一起去了。

即便何姑姑不停的對她使眼色,她也當自己是瞎了眼,只做不見。

寧舒曜笑她:

「還沒入冬,就要貓起來了?」

嘴上這般說,身體卻還誠實的摟抱住她,眼底一片溫柔之色。

黎莘望著他,提到正事:

「前些日子那東西,可有解?」

她將盈妃的藥給了寧舒曜,自然不是只為警醒他,而是想著,能否配出解藥來,以防不測。

盈妃為人縝密,說她單靠黎莘這一關卡,黎莘是決計不信的。

說不得還要在其他地方做手腳。

寧舒曜面色也凝重起來,沈吟片刻道:

「應當……只能算半成。」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