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93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三十五】

深淵沈著臉,一言不發的回到黎莘面前,將她從草地上橫抱了起來。

「不如跟我們去療傷吧,我們隊裡有很好的治療師。」

蘇姬試圖輓留他們兩人。

不過這一次,還不等黎莘說話,深淵就不耐道:

「滾。」

沒有殺了所有人,已經是他能給予的最大寬容了,接下來的時間,他一點都不想浪費在這群廢物身上。

蘇姬被吼的一愣,面上血色迅速褪去。

她身邊的同伴看不過去,想要起身反駁,卻被傑德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扯到一邊。

黎莘偷偷擰了深淵一把,得到他怒目以視後,才淺淺笑著和蘇姬道別:

「我哥哥脾氣不好,我替他道歉,姐姐再見哦。」

謝謝你的慷慨了。

她在心裡默念道。

沒有了黑水湖妖獸的龍骨森林危險度大大降低,深淵把黎莘帶到了更深一些的位置,將她放在了地上。

當然,他的本意是想將她扔下去的。

「為什麼不讓我殺了他們?」

深淵眯起眼,不悅道。

黎莘忍耐著後背的疼痛,齜牙咧嘴的抽著涼氣:

「當然是有比殺人更重要的事。」

她說著,伸出了一直緊攥的右手,伸到了深淵面前:

「給。」

深淵不理會:

「我拒絕。」

誰知道她又弄了什麼奇怪的東西過來,他一點都不想知道。

黎莘聞言,眉心一擰:

「這可是我拼了命才拿回來的東西。」

深淵嗤笑一聲,不屑一顧。

黎莘忍不住要上火,剛想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就牽動了後背的傷口,疼的她雙唇發白,支撐不住摔回地上。

深淵這時才發覺她狀態比剛才還要糟糕,就按住她肩膀不許她亂動,自己走到了她身後。

黑色的鬥篷被拉扯出一個貫穿脊背的豁口,一道猙獰的傷痕自她肩膀蜿蜒至腰間,皮肉翻卷,邊緣已經被水泡的發了白。

被她纖細單薄的後背一襯,愈發怵目驚心。

深淵緊抿著唇,眉目沈沈:

「那個該死的人類迷了你的心智?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如果傷口再深一點,她恐怕就活不到現在了。

黎莘眨了眨眼,坤著脖子要往後看:

「傷口很深嗎?會不會留疤?」

竟然沒什麼害怕的意思。

深淵只覺得心頭燒起了一股無名之火,他忍氣吞聲,費盡心思把她保下來,她卻為了一個區區的,認識了不到一天的人類,罔顧協議,以身犯險。

那還不如他親手殺了她!

望著她細長白皙的脖頸,深淵幾乎要忍不住扭斷它的慾望:

「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他冷厲的嗓音自她後背傳來,激的黎莘顫了顫,身上起了一層細密的疙瘩。

他是認真的。

黎莘心口一跳,再不敢逗他了,連忙攤開手心,把那塊黑色的晶體遞過去:

「我不是為了鞭子,是這個。」

她小小聲的辯解道。

熟悉的氣息自她掌心傳來,深淵目光下移,定在黑色的晶體上,一時怔然。

方才的怒火忽然消散了。

這是……他在妖獸身上找不到的另一半碎片。

「還是我聰明,知道那條鞭子有問題,你不知道,把它摳下來花了多大的力氣——」

黎莘得意的絮叨著。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