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28章
痴漢小文鳥【二十五】(微H)

黎莘太過熟悉這觸感了。

戳在她大腿根上,堅硬滾燙,讓人想忽視都沒有辦法。

那麼問題來了,她當初明明看過白啾啾的裸體,知道他少了一根【嗶——】,別告訴她這玩意兒還會自己長出來。

恰逢這尷尬的時刻,外頭傳來「啪」的一聲,非常清脆。

黎莘的注意力被吸引了過去。

小三的頭偏向一邊,半邊臉頰上清晰的五指印,而將晴舉著手,還沒放下:

「你他媽的別跟我提他,你不配!」

黎莘頭一次見將晴這麼失控,整張臉都擰在了一起,額頭撐的鼓鼓的,依稀能看見賁起的青筋。

淚水在她眼眶里打轉,只是強忍著不讓它掉落下來。

這讓黎莘一度很想破門而出,好好安撫這個倔強的姑娘。

可現在這種狀況,她出去並不合適,倒不如讓將晴好好發洩,出了這一口怨氣。

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黎莘還不清楚,而將晴一次又一次閃婚閃離的原因,她多少摸到了一些。

她在找影子。

從這些男人身上,隱約能拼湊出一個完整的個體,將晴在找「他」的替代品,一個對她而言很重要的男人。

黎莘緊抿了嘴,從白啾啾身上下來。

她就當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吧。

黎莘本身就有些恍惚,因為將晴的事陷入了思考,所以當她坐在更衣室的圓墊上,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她和白啾啾的體位有些不對。

他站著,她坐著,而且圓墊幾乎與地面平行。

所以她一抬起頭,就能看見某人高高支起的小帳篷。

這狀態,和方才電腦屏幕上的幾乎重合了。

白啾啾眼裡充滿了夾雜著慾望的困惑:

「為什麼身上會長食物?」

黎莘:「……」

感情他還沒忘了這茬。

她並不想在狹窄的更衣室里跟他介紹人體的生殖器,只輕聲敷衍道:

「不是食物,回去再和你說。」

同時,她又站了起來,避免再和小小啾「深情對視」。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將晴那頭並沒有結束,而白啾啾的小小啾依舊精神抖擻,一點都沒有平復的意思。

他的臉漸漸被紅暈蔓延,攻城掠地,最後連耳根都紅透了。

為了不發出聲音,他忍得很辛苦。

黎莘煩躁的抓了抓頭髮,不知該拿他怎麼辦。

她身上也沒有多餘的衣服,一會兒總不能讓他這麼翹著出去吧?

可是她也犯不著為了這點事獻身。

思慮良久,黎莘還是定了定心,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你跟著我做。」

她邊說,邊把他的手擺弄好形狀,挪開視線,緩緩的把他的手按在小帳篷上。

白啾啾長長的喘了一口氣。

這種感覺十分奇怪,她需要握住他的手,幫著他上上下下的套弄,空氣里瀰漫著淺淺的氣味,像是從他身上散髮出來的。

說不出是什麼味道,但是很香,彷彿濃郁醇厚的巧克力,讓人想咬一口。

她不經意間瞥到一眼,粉粉嫩嫩的玉柱撐的鼓脹,鈴口一翹一翹的,不停的滲出粘稠的清液。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黎莘慌亂的閉上雙眼,按捺住心底的悸動。

奇了怪了,為什麼她也會有感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