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68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二十七】

次日,黎莘先寧姝窈一步醒轉。

束胸勒的她腰背酸疼,面上的妝撐了一晚也一塌糊塗,她顧不上許多,躡手躡腳的爬下去,匆匆趕往偏殿。

洗漱一新後,方覺自己松快了一些。

然而昨晚睡的不好,面上神色還差了些,眼下一片青黑,說不定外頭要怎麼說她「沈淪」美人鄉了。

今日要去請安,何姑姑單進來與她交待了一些話,包括在成婚前,一件一直瞞著黎莘的事。

寧姝窈是個啞女。

初聞此事,黎莘是震驚的。

昨晚寧姝窈一言不發,她只當她是初為人婦的羞赧,不想內里還有這等隱情。

可身為皇子妃,如何要尋一個啞女呢?這合該是萬萬不能的。

然而何姑姑並未多言,只說盈妃娘娘自有安排,讓她不必擔憂,她自會替她想好出路。

黎莘可不信盈妃的鬼話。

雖面上釋然應了,心裡還是揪成一團。

再見到寧姝窈,撇開她絕色容貌不談,倒是莫名多了幾分可惜。

果真,世無十全十美。

「你昨晚不勝酒力,睡過去,我便沒有打攪你。」

她露出了難得的溫柔,當著宮人的面,待她細聲軟語的,極是體貼,難免是女性之間的惺惺相惜罷了。

她是不得脫身,那麼寧姝窈呢?

她究竟是被牽扯進來的,還是有所圖謀呢?

黎莘望著寧姝窈的眸,清澈見底,比甘冽泉水還要來的純淨,彷彿不染俗世污穢。

她羞澀的抿著嘴笑,指了指黎莘,又指了指自己,搖搖頭,比了幾個手勢。

黎莘不明所以,側目瞧她身邊婢女。

「殿下,皇子妃的意思是,這都是她的不是,殿下不惱她便好。」

如今黎莘的身份還是皇子,封王的聖旨已下了,卻還沒分出去,因此宮人還如此稱呼她。

待今日面見了皇帝,其餘事便要提上日程了。

黎莘還不知自己會留下來,還是如二皇子一般分去封地,以盈妃的預謀,哪一個都有可能。

留下來,約莫是要圖謀皇位,分出去,便是將她支開,好少露些馬腳。

但要再召回來,想是有些難度的。

她心有憂慮,沒有和寧姝窈說太多的話,她自然不會多言,而是靜靜的任由宮女們為她梳妝打扮。

在她身邊,黎莘不由自主的平靜下來。

有些人就是有些獨特的魅力,好比寧姝窈,她口不能言,看起來也是個嫻靜的性子,比起外頭的紛擾,她身邊就格外清淨。

給了黎莘一絲喘息的餘地。

隨後二人無話,唯有釵環碰撞之聲,寧姝窈從鏡中瞥到黎莘盯著她,眉眼一彎,露出個清淺的笑靨。

黎莘不自覺的跟著嘴角上揚。

算上茶樓一瞥,也不過第三次見面,黎莘竟有種與她故交已久的熟悉感,當真是奇特極了。

不過,在不清楚她的立場時,黎莘對她依舊有防備之心。

那婢女站在一邊,觀察著二人動靜,神色一時古怪。

她蠕了蠕唇,似乎想說什麼,等寧姝窈不經意瞥一眼過來時,立刻識相的閉緊了嘴,低眉順眼。

快的讓黎莘都不曾發覺。

打扮停當,寧姝窈被攙扶起身,對著黎莘盈盈一拜。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