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47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六】

黎莘這回出門,沒有攪出太大的動靜。

她還以整理儀容為由讓人送了鏡子上來,頭一回好好瞧清了自己的樣貌,與此同時,不免為古人的智慧拍手稱絕。

那改變嗓音的藥就足夠厲害了,再看面上妝容,豈是一個精妙可言的。

膚色沒有刻意的染黑了去,只略黃一些,一雙眉勾的濃黑鋒銳,頗顯威嚴。至於面頰,也不知怎麼修的,愣將一張柔美的鵝蛋臉刻出了輪廓。

唇色淡了,喉結粘了。

乍一看過去,真像是個翩翩的俊美少年郎,只是有些雌雄莫辨。

所以說,怪不得是小說世界,什麼牛批的技術都有。

黎莘對著鏡子欣賞一會兒,若不是明知這身體是女兒身,她都要忍不住愛上自己了。

而等她蹬上靴子,踩到裡頭的玄機時,心裡噗嗤就笑開了。

古,古代版內增高?

有點意思。

這一身錦衣華服,長身玉立,可謂是龍鳳之姿,碾壓了大半的真男人了。

當她騎著馬,出了宮,踏上街道時,這種感覺就愈發強烈了。

如今民風尚可,對女子的拘束也不算苛刻,已婚婦人且不必說,年輕的姑娘們也有三五成群的。

每每她走過,就能招惹來不少或羞怯,或好奇,或探詢的目光。

秋波也被送了不少,路上也掉了不少帕子,她愣是一塊都沒拾。

若是她不是一人一馬一隨從的出街,真能得到那所謂的「擲果盈車」的美名也說不成。

不過此次出行,還是為了原身的身份。

她隱約記得記憶中的府邸,卻不能明說,只能順著模糊的路線尋過去,還得裝作無意,不能惹了侍衛疑心。

那一片的位置,在繁華的東坊街,多是達官貴人,皇親國戚的住所,她越往那頭去,瞧見的車馬行人就越不同。

將將路過一處茶樓,黎莘嗅到四溢茶香,便放慢了步子。

這地方,有些熟悉。

她側目望去,見是三層小樓,門前一張匾額,上書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張狂不羈:

茗品樓。

那一樓已擁擠了密密人群,看衣著打扮,多是家底小豐的,幾個幾個的聚在一起吃茶談話。

二樓是雅座,外頭只有零星幾扇窗開著,裡頭人影綽綽,瞧的並不明晰。

黎莘眯了眯眼,細細去看。

冷不防頭頂一扇窗恰好讓人支起來,露出一角翠色紗袖。

黎莘往上,窗里的人往下,兩個人便正正好將眼對上,俱是怔愣。

那翠色紗袖是個俏美小丫鬟的,她身邊還有一倚窗顧盼的女子,唇鼻處讓面巾掩了,只露出半張臉。

就是那半張臉將黎莘驚艷了。

她略偏了視線,一雙眉細秀而纖長,如朝春柳葉,盈盈青黛。

眼若桃瓣,寐含秋水,那眸往人身上輕忽一掃,便似霧裡看花一般,迷的人五迷三道去了。

她和黎莘同時挪開目光。

小丫鬟也知不好,忙將窗子放下來,隔了外頭的喧鬧:

「姑娘,可要換個座去?」

寧姝窈搖了搖頭,鬢發上簪的步搖清脆幾聲響,她撫了撫,懶懶倚在了軟墊上。

翠映見她不語,又看著半扣的門扉,立時心知肚明,忙去闔上了。

「姑……公子,好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